邱德夫專欄/為什麼日本威士忌這麼貴?

本文共2536字

經濟日報 專欄作家 / 邱德夫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約莫在4、5年前,網路上傳來一陣撻伐某日威品牌的聲音,而且不分中西、罵聲一致,原因是這間酒造在平成27年(2015年)才拿到威士忌製造免許,卻已經推出了8年、12年以及18年的裝瓶,酒標上大大的漢字寫著品牌名稱,並註記Made in Japan。

有趣的是,幾個國際烈酒競賽都曾頒予它不同的獎項,《威士忌聖經》甚至在2021年將「年度日本最佳單一桶」頒發給它,顯然風味上確有其不凡之處,那麼眾口批判又為了哪樁?

綜觀全球,台灣絕對是極度成熟的威士忌市場,不過一般人對威士忌的認知卻也極度偏狹,例如我們熟悉並喜愛的威士忌主要產自蘇格蘭,其中又以單一麥芽威士忌為最大宗,以致一提到威士忌,可能立即腦補成「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而後以蘇格蘭的規範定義去評論。

但由於各國發展威士忌的歷程不一、環境有別,法規上自然有其差異。以「日本威士忌」而言,現行規定源自於稅法,又處處保護燒酎地酒,因此不像蘇格蘭有許多製作上的規定而顯得較為寬鬆,甚至只要在無色無味的中性酒精中加入10%我們認知裡的威士忌,便可以標上「日本威士忌」等字樣。

因此純粹就「法」而言,那個被口誅筆伐的品牌其實一點問題也沒有,但問題在於,由於日本威士忌在近10年價格飛漲,所以拿不是100%日本生產的威士忌,假「日本威士忌」之名來銷售,雖然合法,但並不是每一位消費者都能從風味上去判別何者為日本威士忌、何者又不是,再怎麼辯解都有欺瞞之嫌。

確實,近年來日威的知名度達到巔峰,日威的價格也讓人瞠目結舌,不過在10年前大概沒有人能夠預料。回顧歷史,當全球威士忌產業於1970、80年代進入大蕭條的時候,日威同樣受到牽累,國內的銷售量在1983年後巨幅下滑並一路探底,到了2007年,平均銷售量僅及高峰期的1/5左右。面臨這種長達24年的淒慘景況,酒廠只能一方面減少產量來樽節開支,一方面則是想辦法賣掉手中存酒,假如底子不夠深厚,就只能關燈熄火,打烊出局。因此在這段時期,只剩下三得利和日果兩家公司維持生產,不過據說在2002、2003兩年間也只有在星期一生產,其他時間員工大概只能放無薪假吧!

日本威士忌大蕭條。 圖/邱德夫提供
日本威士忌大蕭條。 圖/邱德夫提供

既然國內賣不動,就必往國外推,只是當時無人識得日本威士忌,唯一的辦法就是送去參加國際烈酒競賽,與其他國家的威士忌一較高下。最早是余市10年,2001年獲得《威士忌雜誌》頒發的Best of the Best,而後是輕井澤12年,在2002年獲得「國際葡萄酒及烈酒競賽IWSC」的金牌,接著響30年、山崎18年、竹鶴21年等,不斷的在各大烈酒競賽中斬獲大獎,逐漸的打響了知名度。

隨著全球威士忌產業的復甦,日威的銷售量從2007年觸底反彈,但也不是V型反轉,而是緩步上升。我的好朋友告訴我,當時台灣的消費者根本不認識日本威士忌,不到千元的山崎12年乏人問津,他必須挨家挨戶的推銷。但威士忌是一種很特殊的產品,蒸餾完成後仍須靜心等待橡木桶熟成,並無法立即銷售,因此在景氣下探近1/4個世紀之後,本來就不多的庫存逐漸被消耗,很快的面臨無酒可裝的窘境,等到有遠見的酒專好意提醒我山崎12年、余市20年等酒款都快要停產時,由於四處依舊可見,我絲毫不在意,結果扼腕至今,因為今日山崎12年的價格已飆漲5倍之多。

已經消失的日本威士忌酒廠。 圖/邱德夫提供
已經消失的日本威士忌酒廠。 圖/邱德夫提供

以後知之明來看,日威最大的轉折應該發生在2014年9月,當時日本NHK的晨間劇《阿政與愛莉》開播了!突然之間,全日本都認識了「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效先生,感動於異國戀情之餘,也忙著將貨架上的余市年份款,無論是10年、12年、15年或是20年全部掃下,接下來宮城峽、山崎、白州等有酒齡標示的日本威士忌通通消失不見,日本威士忌正式進入有錢也買不到的戰國時期。

山崎55年。 圖/邱德夫提供
山崎55年。 圖/邱德夫提供

這就是日威價格飛漲的主要原因,純粹是供需失衡。我手中一瓶山崎單一桶The Owner's Cask,2007年的售價是1,800元,2022年羅芙奧春拍的落槌價加上傭金,買家必須付出154,700元才能將這支酒請回去,也就是我10多年前買價的85倍!變本加厲的是,輕井澤、羽生這幾間關廠酒廠所剩無幾的存酒,也進入拍賣市場,常常是當期拍賣會的最高峰,輕輕鬆鬆的就能破百萬;而稀有的高年份款更不得了,一支山崎55年在2020年的香港邦瀚斯拍賣會上拍出了620萬港元的天價,約合新台幣2,300多萬,叫人無法置信。

羅芙奧拍賣結果。 圖/摘自羅芙奧官網
羅芙奧拍賣結果。 圖/摘自羅芙奧官網

漲翻天的Owners Cask。 圖/邱德夫提供
漲翻天的Owners Cask。 圖/邱德夫提供

在此種時代背景下,許多陌生的酒款紛紛冒出,最大的特徵便是酒標上的漢字或日本意象圖案,讓嚮往神秘東方的西方人產生幻想,甚至也誤導某些不熟悉日威的酒友。但如果詳細查考,便能夠發現這些酒廠若不是不具蒸餾執照,便是剛剛取得,顯然瓶中物並非由酒廠所製作。由於這些裝瓶完全合法,因此問題的癥結明顯指向法規不足,而釜底抽薪之計就是修訂法規。

為了反轉被人口誅筆伐的「偽日本威士忌」現象,「日本洋酒酒造組合」於2018年起開始檢討日本威士忌的定義,而後在2021年訂定了新規範,從當年的4月1日開始實施,但對於已經上市的品牌給予3年緩衝期,也就是到了今年的4月1日,所有加入酒造組合的酒廠都必須遵循新規範。基本上,新規範從原料到製作方式大多依循蘇格蘭法規,但是在熟成階段使用的是「木桶」而非「橡木桶」,這一來就多了許多彈性,因此就我所知,栗木、櫻花木、相思木等各類木種都有酒廠在實驗,未來的成果很令人期待。

雖然「日本洋酒酒造組合」不是官方機構,不過三得利、日果、富士御殿場和信州等幾間喊水會結凍的大廠都在組織內,具有一定的公信力,如果能如傳言一般修訂成法,那麼將更能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了。根據《日本威士忌年鑑2023》,裡面刊載的蒸餾所已有76間,而日本國稅廳發出的製造免許更多達160餘張,顯然日威產業正蓬勃發展。不過這2年剛好面臨經濟不景氣,缺工缺料問題全球蔓延,威士忌不算民生必需品,為了搶食大餅,未來很可能形成淘汰賽,是不是因此而有機會買到價格親民的日威呢?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圖/邱德夫提供
圖/邱德夫提供

邱德夫

蘇格蘭雙耳小酒杯執持者(Keeper)、威士忌專業作家,著有《新版威士忌學》、《酒徒之書》及《美國威士忌全書》,並長期於《財訊》《威士忌雜誌》撰寫專欄,主持Podcast《酒徒之聲》及擁有Youtube頻道《威士忌鎮長》。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相關

news image

不走尋常路 葡萄酒無極限

By 羅芙奧藝術集團
news image

米其林三星名廚掌杓 頂級粵菜餐廳「雋 GEN」極致美味冇得頂

By TASTE 品味誌
news image

連續五年獲得國際威士忌大賽年度最佳首席調酒師 Stephanie Macleod 以玻美侯紅酒桶、裸麥威士忌桶創作限量酒款獨獻台灣

By Prestige Taiwan
news image

保樂力加珍奢極限量鉅獻斯貝賽秘境 揭秘神秘酒廠傳奇原酒首現

By 名門薈
news image

遊日必吃拉麵名店重返台灣!「銀座篝拉麵」招牌雞白湯SOBA 今年6月台北中山區就能吃到

By 欣傳媒 XinMedia

看更多

熱門

news image

曾士昕專欄/全球矚目盛事 2024瑞士日內瓦「鐘表與奇蹟」表展五大趨勢觀察

news image

住客限定!虹夕諾雅 谷關推全新「翠樂」春夏會席料理 體驗舌尖的盛夏滋味

news image

絢麗夜景與美食的天堂 「OMO5 東京五反田by 星野集團」正式開幕

news image

純粹跑車靈魂、專為駕馭而生!全新 Aston Martin Vantage 正式發表

news image

林澧竣專欄/舊世界與新世界 葡萄酒風味持續變動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