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正在改寫你我所認識的葡萄酒

本文共2531字

羅芙奧藝術集團 文/唐維怡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2021年開春以來,法國葡萄酒產區壞消息不斷,從嚴重的春霜、冰雹、到黴害,一整年接連不斷的氣候災難讓法國各產區產量大減,總產量來到僅次2017年的新低;全球前三大的葡萄酒產國—義大利、西班牙、法國—2021年加總的產量也較2020年減少2,200萬公石。

圖/羅芙奧提供
圖/羅芙奧提供

極端氣候正在成為日常

儘管作為有著超過千年歷史的農業,葡萄酒農已經練就一身經驗和功夫,能夠在每一次自然災害發生的時候有所應對。例如,當葡萄藤正值發芽時節的冬春交接之際不幸出現春霜,有的葡萄農會在葡萄園裡點上火爐拉高地面溫度,或是出動直升機來製造空氣對流;若遇上多雨的年份(像是2007年的勃根地),為防止濕氣過重而產生發霉的現象、或是葡萄葉因為過於充足的水分生長太快導致果實內部的糖分快速累積,也會投入人力來增加葉子的修剪頻率,或是噴灑硫酸銅製劑以抑制黴菌侵襲;若不幸遭遇冰雹,導致葡萄果實被打壞打傷,則會在採收時間出動更多的人力進行果實的篩撿,確保進入發酵釀製過程的葡萄是完整的;倘若遇上較為炎熱的一年(例如2003年的波爾多),則會提早採收的時間,讓葡萄果實的酸度與糖分維持均衡的比例。越來越多新科技的發明更讓許多問題有了全新的解決方案。

然而,過去十年來,葡萄酒農所遭受的天氣變化遠比過去一兩百年來得更為激烈,過去偶爾出現一次的冰雹,近年來在歐洲地區成了每年都要面對的問題。平均溫度上的變化更是劇烈,過去三十年來,法國香檳區的採收時間逐漸從九月末十月初提前到2020年的八月中旬,然而越來越炎熱的平均氣溫導致葡萄藤發芽時間提早,春霜問題開始成為常態;同時,即便提前採收,葡萄果實的酸度也逐年在下降,幾個香檳大廠更開始提前佈局,擁抱無氣泡靜態酒(Coteaux Champenois)的生產。

法國波爾多更意識到其種植面積最大的葡萄品種-梅洛(Merlot)已經在逐漸暖化的氣候下越來越早成熟,從而導致新鮮水果風味的減少和成品酒精濃度的不斷提升,因此更在2019年由國家原產地命名與質量監控院(簡稱IANO)宣布新增七個產地法定品種。德國Mosel產區過去以酸度極佳的雷司令(Riesling)聞名全球,如今已經未雨綢繆地開始種植來自葡萄牙的品種,對不可預期的未來作出準備。

除了美國西岸和澳洲,義大利南部和南法普羅旺斯的粉紅酒產區也都在近年遭受多次熱浪的猛烈侵襲,熱浪帶來的大火除了讓澳洲阿德雷德丘產區失去超過1/3的葡萄園,加州許多葡萄酒老饕所追尋的老藤更在旦夕間消失,周邊倖存的葡萄園也飽受煙霧污染(smoke taint);即便未導致大火,極端高溫也會讓葡萄為求生存而暫停果實的熟成,也可能因為過大的陽光導致葡萄曬傷或脫水,進而影響葡萄酒的風味。不斷攀升的氣溫也讓原本靠著安地斯山雪水灌溉的阿根廷葡萄酒產區,竟也在這幾年面對了前所未見的缺水問題,產量逐年下降。

國際葡萄酒與葡萄酒組織(OIV)秘書長Pau Roca表示,近年來惡劣天氣越來越頻繁,令人憂心的是,氣候變遷沒有疫苗可打,葡萄酒產業正面臨著比疫情更加嚴峻的問題。

全球暖化下,沒有人可以倖免於難,也沒有人是無辜的受害者

圖/羅芙奧提供
圖/羅芙奧提供

葡萄酒農確實是全球暖化之下的受害者,然而,釀酒過程大量的用水和包裝運輸所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量遠超乎想像,根據UC Davis化學工程教授Roger Boulton的研究,釀造葡萄酒的碳排放濃度遠比飛機或是汽車高出五倍之多。

許多人直覺問題出在耕種和釀造方式,確實,根據研究顯示,酒莊在進行葡萄發酵作業時,一公升的果汁會釋放出60公升的二氧化碳,過程中大量的用水和廢水產生也對環境帶來莫大的壓力。同時,採用有機農耕法的土壤從大氣中吸收的碳含量是採用傳統農耕方式的八倍;因此有越來越多的葡萄酒農開始在葡萄園裡放牧牛羊家畜,一方面控制雜草並增加土壤肥力,一方面停止拖拉機等耕種機械的使用,既減少柴油的使用與溫室氣體的排放,同時也讓葡萄園中的土壤更有生命力,吸收封存更多大氣中的碳,達到減碳的目的。西班牙Torres酒莊更進一步捕捉發酵時所釋放的二氧化碳,轉化為不同的應用,例如油漆產業所需的一項產品。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根據香檳協會(Comité Champagne)針對香檳產區的碳排分析,超過30%的碳排來自葡萄酒的包裝環節,近20%來自運輸分銷,10%來自農耕方式,位於西班牙的Grupo ARCE公司也以一瓶典型的西班牙白葡萄酒作為基準,運用英國標準協會(BSI)的碳足跡評價方法學(PAS 2050),計算出一瓶750毫升的白葡萄酒從生產到酒瓶回收,約莫會產生1.21公斤的碳排放,相當於轎車在正常速度下行駛五公里的排放量。其中,玻璃瓶所產生的碳足跡占一整瓶酒的56.1%,紙箱和軟木塞合計也產生近10%的碳排量,顯示包裝環節確實較釀造過程的20%還要關鍵。

圖/羅芙奧提供
圖/羅芙奧提供

過去酒類產業選擇採用玻璃瓶裝,主要是因為玻璃的密度較高,能有效阻絕氧氣與二氧化碳的進入,從而延長產品的保存期限。然而,一個玻璃酒瓶從燒製到包裝前的巴氏殺菌,需要耗費大量能源;玻璃瓶的重量更造成後續運輸上的碳排放量增加;其易碎的特性也造成較高的破損率和額外的包材耗廢。更重要的是,由於回收獎勵不高、再利用也非常麻煩,實際生活中有超過60%的玻璃瓶無法回收再利用,而這樣的掩埋分解需要至少100萬年的時間。目前已將自家酒瓶改為扁平長方形PET塑膠瓶的Garçon Wines總裁Santiago Navarro表示:「儘管很多人反對塑膠瓶,但眼下最大的危機是全球暖化,若不立即做出改變,我們可能會先被熱死而不是被塑膠瓶淹沒。」

很難想像二三十多後的將來,我們可能再也喝不到來自勃根地優雅的黑皮諾(Pinot Noir),代表著甜美與新鮮果香的梅洛(Merlot)將從波爾多的葡萄園中被拔除,原先冷涼的德國產區生產的竟將是原先生長於法國南部的格納西(Grenache),氣泡酒將從香檳產區消失⋯⋯,全球暖化為葡萄酒產業帶來的危機並非僅是眼前的春霜、熱浪與冰雹,更是全球生產版圖的改寫,產區風土的重新定義和葡萄酒傳統與文化歷史的挑戰。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本文由《羅芙奧藝術集團》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羅芙奧藝術集團

羅芙奧藝術集團成立於1999年,為跨國經營藝術拍賣公司。為推動華人藝術於國際舞台,藉由國際拍賣會與私人洽購等多元方式為全球各國企業、收藏家與基金會,建立其專屬的收藏。台北為集團總部並在亞洲設立服務據點,包含香港、北京、上海,熱絡藝術市場投資脈絡。

相關

news image

管風琴嚇人嗎? 巴赫D小調觸技與賦格的「魔力」何來?

By MUZIK閱聽古典樂
news image

設計大師「山本耀司。給未來的信」特展 5月起米蘭登場

news image

大收藏家傳承之作 博物館等級絕世好時計將登富藝斯

news image

專家指南:收藏中國瓷器十大要點

By 佳士得
news image

宋瓷收藏

By 佳士得

看更多

熱門

news image

純粹跑車靈魂、專為駕馭而生!全新 Aston Martin Vantage 正式發表

news image

曾士昕專欄/全球矚目盛事 2024瑞士日內瓦「鐘表與奇蹟」表展五大趨勢觀察

news image

住客限定!虹夕諾雅 谷關推全新「翠樂」春夏會席料理 體驗舌尖的盛夏滋味

news image

林澧竣專欄/舊世界與新世界 葡萄酒風味持續變動

news image

強強聯手!佐藤伸一攜手葡萄酒藏家陳泰銘與當代建築大師隈研吾 打造夢幻餐廳 Blanc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