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沉默香港2/外商本地員工不能瀏覽國際資料庫?經濟學家不能唱衰?羅奇直言:香港玩完

從香港的經濟數據,可以知道曾經戴著「中心」桂冠的城市,遭受多大壓力。根據香港海運港口局最新數據,去年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達1440萬個TEU(20呎標準櫃),較前年下跌14%,這是2009年以來最大跌幅。 中新社
從香港的經濟數據,可以知道曾經戴著「中心」桂冠的城市,遭受多大壓力。根據香港海運港口局最新數據,去年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達1440萬個TEU(20呎標準櫃),較前年下跌14%,這是2009年以來最大跌幅。 中新社

本文共2836字

經濟日報 記者劉秀珍/台北報導

經濟VIP文章限時開放

過去有很多詞彙可以用來描繪香港,像是:國際金融中心、航運中心、貿易中心…,但近幾年香港經濟陷入困局,大陸網民給了它「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戲謔稱號;曾是「中國樂觀論」支持者的摩根利士丹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甚至斷言,受到本土政治、中國經濟和美中因素夾擊,「香港已經玩完」(Hong Kong is over.)。

沉默香港1/國安條例再一擊 香港宛如進入獵巫社會 非香港人犯法天涯海角也可追

沉默香港3/當台灣人不敢去香港 一半港人不認同台灣 港澳條例該廢止了嗎?

長期駐港、熟悉陸港財經金融情況的羅奇,今年2月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的香港OVER論調,引發關注,香港政府急忙滅火。專家分析,港府推動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可能是羅奇這番言論的導火線。那麼,在上周港府以加速度,三讀通過23條的國家安全立法後,香港經濟情勢將出現怎樣變化?  

三年前,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興起一股香港移民潮,近60萬港人奔赴異鄉。去年港府開始推動23條立法,「消費能力高的人都跑了!餐廳生意不好,很多都已倒閉。」香港資深媒體人描述當地景象;一位在港工作的台灣人也說,過去幾個熱鬧地點如中環、尖沙咀等,仍可見到人潮,但是其他地方顯得冷清。

從香港的經濟數據,可以知道曾經戴著「中心」桂冠的城市,遭受多大壓力。根據香港海運港口局最新數據,去年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達1440萬個TEU(20呎標準櫃),較前年下跌14%,這是2009年以來最大跌幅。

貨櫃跌外商減 港經濟數據臉綠 

這幾年,外資也紛紛撤離香港,香港政府統計處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境外公司以香港作為地區總部的家數為1,336家,較2009年減少了13%,這是2012年以來家數最少的一年,創下11年來新低。其他如財政儲備下降、政府發債增加,都造成經濟持續放緩。

文化大學政治系兼任助理教授蕭督圜指出,2月間港府開始廣泛諮詢各界有關23條草案意見,美國商會與歐洲商會都發布評估報告,美國商會認為,雖然擔憂香港環境可能發生變化,但應不致於無法繼續經商,因此仍願意留下,繼續投資。相形之下,歐洲商會走了不少會員,原先有2,500家業者,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少到剩下1,800家。

蕭督圜說:「對於外商而言,中小型企業都跑了,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承擔『國安法』可能帶來的困擾,或因此增加的成本,還有高度不確定性。」但對中大型企業來說,他們或許認與香港政府間有較高的談判價碼,而北京或香港對他們的需求也大些,「所以會繼續留下來」。

他說,從當時情況來說,差不多有一半以上的公司都會保持不變。

但那已是2月的報告,三讀立法後的法規內容,「與他們當時受訪時的概念不同」,規定更嚴格。蕭督圜舉例,新法之下,非政府組織(NGO)或外商協會都屬境外勢力定義範圍,如歐洲或美國商會,假設一家美商公司被指與這些機構有不正當往來,就可能觸法。

又假設,如果企業與香港政府做生意,雙方也有書信往來,一旦不小心內容被轉出去給不相干人等,而內容被視為重要機密,也屬觸法。此外,新法完全禁止吹哨者行為,竊取機密罪定義廣,這些對公司營運都會產生較大負擔,要花較多成本符合新規定。

外電報導,對許多在國際銀行工作的經濟學家而言,最大風險是「越來越不知道紅線在哪」。由於銀行、企業和投資人常需透過研究、經濟數據完成盡職調查報告,這些資料很可能都被歸類到「國家機密」範圍,將令企業無所適從。

曾是「中國樂觀論」支持者的摩根利士丹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甚至斷言,受到本土政治、中...
曾是「中國樂觀論」支持者的摩根利士丹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奇甚至斷言,受到本土政治、中國經濟和美中因素夾擊,「香港已經玩完」(Hong Kong is over.)。 新華社

條例管更細 外商風險增

蕭督圜指出,港府1月底公布諮詢文件的內容,讓外商可能還不致覺得那麼敏感,但後來保安局提出修正內容,使外界突然發現規範極其細緻,如何定罪、要不要定罪,權力都在港府身上。他說:「接下來要等一段時間再看看,有沒有最新的香港外商調查,才能了解他們最新的評估。」

國安條例對於香港經商環境還可能帶來哪些影響,蕭督圜認為,有一點值得留意,即外商為了要留在當地經營,可能得跟著香港民眾一樣學習「自我審查」,這一定不合歐美這種自由主義的思維;萬一有些員工對公司不滿,把企業內部資料外傳,這就是大問題。

往下推演,這些外商很可能就縮小香港當地員工人數,或減少母國派出的員工,避免日後因觸犯國安條例釀成國際糾糾;有些乾脆降低在香港投資,有些企業可能認為,如果香港與大陸的環境沒有差異,那就選擇去大陸經商好了,「說不定在大陸碰到的麻煩,還沒有在香港多,」

蕭督圜說,這一定會讓很多企業重新思考在香港設立企業的必要性,或透過香港進到大陸。

一則英國金融報報導顯示,位於香港的瑞生律師事務所已向內部員工宣布,香港員工從本月開始,除非獲得特別授權,否則不能瀏覽公司的國際數據庫,表示香港律師將不能自由瀏覽公司在美國、歐洲、中東、亞洲的資料。這麼做在防止香港的執法人員搜查辦公室時,讀取其國際數據,屬於一種預防性的避險措施。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兩岸商務與稅務服務會計師段士良認為,新的國安條例對媒體管制變嚴,但和在大陸做生意一樣,企業如果不牽扯政治,應該沒有影響,雖然香港已經成為中國大陸而非世界的香港,但是商業環境與法規並未改變,在香港的台商,大部分都是衝著香港提供的免稅條件而在當發展,加上香港未與台灣交換金融資訊,一般台商不會太在意新的國安修法情況。

相較下,歐美企業較重視避險,總會先想到最壞狀況,而且較崇尚自由,以及對中共政權有既定立場,感受到的衝擊也會大些。段士良說。

香港盛事經濟 救得了經濟? 

全國中小企業總會副理事長陳萬來分析,香港新實施的國安條例,可能會使企業面臨更多法律風險,例如有關國家安全方面的指控或調查,會使企業增加相應的法律合規成本,並影響到企業的聲譽和形象。

此外,當地的政策風險、市場信心、以及部分國際合作受阻,都會對中小型台商造成實質影響,業者也應採取相應的應對措施,以降低風險維護自身安全。  

反觀香港政府早已啟動救經濟計畫,兩大行動包括從去年底開跑的「盛事經濟」活動,以及從前年底啟動的香港搶人才計畫。廣東話的「盛事」,就是辦很多熱鬧活動的意思,港府透過舉辦整年度的大活動,希望吸引大批遊客到香港,觀光消費,重塑「盛事之都」;而搶人才是為了彌補前兩年大批移往海外港人的人力空缺。

「不過國際客不多,反而大陸客為大宗,他們看完煙火就走了,」香港的媒體人吳小姐說,連本來面向全球招攬的人才,來的主力也是大陸人,使得香港城市面貌更加大陸化。

不可否認,香港經濟籠罩在陰霾中,與大陸經濟脫離不了關係。就在羅奇發表「香港玩完」文章後,24日一連在北京舉行兩天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竟邀羅奇以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身分出席,未將他列為拒絕往來戶,讓外界吃驚。

羅奇2月發表文章後,曾告訴外媒,除非中國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否則香港就玩完了;如果中國想讓香港未來更好,應該「讓香港自己管理自己」。這一次,中國大陸會多聽些羅奇的建言,以後會少管點香港嗎?

延伸閱讀 》

沉默香港1/國安條例再一擊 香港宛如進入獵巫社會 非香港人犯法天涯海角也可追

沉默香港3/當台灣人不敢去香港 一半港人不認同台灣 港澳條例該廢止了嗎?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台灣人超有錢2/竹科催生台灣新富階級 先有高收入比較容易成為富豪
下一篇
上半年總經報告2/服務業商品銷售不算好 國旅平淡出國熱爆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