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我工時實質薪資成長輸南韓 勞動份額下降影響

中央銀行報告指出,不論2015年或2019年以來,台灣累積經濟成長率均高於南韓、美國與日本,但每工時實質薪資累積成長率低於南韓,而高於美國、日本。記者余承翰/攝影
中央銀行報告指出,不論2015年或2019年以來,台灣累積經濟成長率均高於南韓、美國與日本,但每工時實質薪資累積成長率低於南韓,而高於美國、日本。記者余承翰/攝影

本文共1049字

經濟日報 記者陳美君╱台北報導

台灣低薪窘境如何改善?中央銀行報告指出,不論2015年或2019年以來,台灣累積經濟成長率均高於南韓、美國與日本,但每工時實質薪資累積成長率低於南韓,而高於美國、日本,主要是因台灣勞動份額下降,而南韓勞動份額上升所致。

所謂「勞動份額」是指,工資或報酬在國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央行資料指出,相較於2015年或2019年,2022年台灣勞動份額均下滑,主要反映營業盈餘占GDP比重上升;南韓勞動份額均上升,則是反映營業盈餘占GDP比重下降。

央行認為,可能原因有三,第一,以兩國產值占比較高的服務業而言,台灣服務業多屬中小型,2022年台灣中小型服務業銷售額占全體服務業銷售額比重逾50%、達64.4%,且遠高於南韓的13.6%,使台灣服務業薪酬制度不如以大企業為主的南韓完善。

第二,自2015年以來,台灣基本工資(時薪)調幅大多低於南韓,尤以2018至2019年南韓調幅均逾10%,台灣累積調幅與南韓差距擴大;而2021年以來台灣每年調幅雖與南韓相近,但自2015年以來累積調幅為59.1%,尚低於南韓的89.3%。

第三,金融活動日益頻繁,公司治理追求股東價值極大化,企業提高利潤的壓力增加,迫使部分企業採取壓低成本的經營策略,影響企業對於薪資調整的決策。

央行分析,以近年台、韓製造業及服務業別的勞動份額及每工時實質薪資變動,以製造業而言,台、韓電子資通訊業勞動份額均下降,但因台灣電子資通訊業產值占GDP比重19.3%,明顯高於南韓的7.2%,使製造業平均勞動份額下降,進而使台灣整體產業平均勞動份額不易上升。

以服務業而言,南韓產值占比較高的專業科學及技術支援等勞動份額均提升,且藝術娛樂、休閒及其他服務與出版影音製作、傳播及資通訊亦明顯上升,進而帶動其服務業平均勞動份額上升。而台灣則因運輸倉儲等業勞動份額下降,致服務業平均勞動份額下降。

央行表示,台灣製造業、批發零售業、住宿餐飲業的每工時實質薪資成長遠低於南韓。拿製造業相比,在2023年,台灣製造業名目總薪資年增率-1.31%,低於南韓的3.32%,台灣服務業薪資年增率1.93%,低於南韓的2.46%。

在政策建議上,央行表示,首先,為提升我國勞動份額,仍宜適時合理提高基本工資;並透過租稅優惠,鼓勵中小企業加薪。依2022年台灣廠商調薪調查資料,近四成將「基本工資調升」列為首要考慮因素,足見適度提高基本工資,可促進企業調薪。

第二,為加速提升服務業與傳產製造業的薪資成長,應持續推動促進產業創新,以及科技轉型之政策措施,以提升企業的加薪能力。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上市櫃女性董事逐年成長 十年增861人
下一篇
半導體大廠紛紛進駐 商辦帶看人潮增加逾二成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