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2024全球名家瞭望/懦夫賽局之年,誰是贏家?

普林斯頓大學歷史與國際事務教授詹姆斯(網路照片)
普林斯頓大學歷史與國際事務教授詹姆斯(網路照片)

本文共1307字

經濟日報 詹姆斯

在2023年以無趣而陰鬱的基調結束後,2024年即將到來的各國選舉加劇了人們對民主和全球秩序命運的憂慮。除了3月的俄羅斯總統「選舉」,6月還有歐洲議會選舉,美國11月將舉行總統選舉,英國將在2025年1月前舉行大選。隨著俄羅斯獨裁者篤定連任、以及大西洋兩岸民粹浪潮可能再起,我們有諸多理由擔心民主的未來。

當然,民粹主義者未必總能贏得選舉,而且即使民粹主義者成為國會最大黨,也不一定就將掌控政府,就像去年秋季波蘭和荷蘭的情況。真正讓人們輾轉難眠的是,在美國總統拜登必須獲勝的州中,前總統川普的民調支持度一直領先。

詹姆斯小檔案
詹姆斯小檔案
這類在大選前一年進行的民調往往會激發焦慮,讓人更加認知到川普的支持動能。但若我們後退一步,可能會發現實情更為複雜。

美國的政治發展正沿著「懦夫賽局」(game of chicken)路線推進,這是賽局理論的一個經典命題,樣板來自詹姆斯狄恩主演電影《養子不教誰之過》中的「誰先落跑」(Chicken Run),兩名幫派領袖開著偷來的車朝懸崖奔去,看誰先逃。美國民主和世界正在體驗同樣可怕的經歷。

美國兩大政黨都準備提名沒有勝出把握的候選人,共同點之一是年事已高。若拜登再次當選,就職典禮當天將年滿82歲,川普將滿78歲。

拜登常被錯誤且不公平地描繪為衰老形象。事實上,他的思緒依舊敏銳,只是受限於新冠疫情遺留的財政和經濟包袱,雖然通膨持續消退,即使經濟強勁,許多選民仍對通膨感到不安。作為現任總統,拜登都須承擔責難。

今年選舉的關鍵將是雙方都認為對方候選人是弱者。拜登之前在民主黨的號召力,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他2020年擊敗川普,換成其他人可能早就輸了。但現在,人們會開始思考年輕領袖是否更能有效動員選民,尤其是可能不投票的年輕人。

這正是能應用懦夫賽局之處:兩個老人開車朝懸崖奔去,雙方都需要讓自己的弱勢候選人奔向懸崖,讓另一方的弱勢候選人繼續比賽。若有包袱更少且更有活力的候選人在最後一刻參賽,將有很高的勝算,但若對方也有換上更強候選人的時間,結果將難以預料。

奇怪的是,川普強大的民調支持率可能會改變這種動態。若共和黨被迫視川普為可能贏家,就更可能讓他繼續參賽。

此時支持者從川普花車「叛逃」(用賽局理論的術語)也很合理,我們已開始看到海利(Nikki Haley)崛起為可行的替代人選。若共和黨的動態改變,將向民主黨傳遞強烈訊號:必須轉向更年輕的候選人。

這場美國大選邏輯很重要,因為牽動另一場懦夫賽局。

俄羅斯正面臨經濟和軍事精疲力竭、通膨升高,但總統普亭一直在押注,如果他能堅持夠久,西方將放棄並減少對烏克蘭的支持。若美國不再堅定,歐洲更加分裂,可能會帶給普亭亟需的美歐民粹選舉海嘯。若川普11月勝選,就代表普亭的押注獲得回報,將贏得國際懦夫賽局。

但第二場賽局取決於第一場賽局。若共和黨與民主黨選舉算計的複雜相互影響,排除川普再次擔任總統的可能性,那麼烏克蘭被拋棄的陰影將逐漸消失。更好的是,人們普遍認知到魯莽賽局留給好萊塢去演就好,從而有望開啟政治理智的新時代。

(作者Harold James是普林斯頓大學歷史與國際事務教授、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編譯簡國帆)

本系列專欄由富邦金控獨家贊助

富邦金控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詹姆斯(Harold James)是普林斯頓大學歷史與國際事務教授、國際治理創新中心高級研究員、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

上一篇
2024全球名家瞭望/AI還不會導致就業末日…
下一篇
2024全球名家瞭望/中國大陸淨零減碳的省思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