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解決貧富落差 對症下藥了嗎?

貧富差距擴大憂慮,是個超過百年歷史的老問題。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貧富差距擴大憂慮,是個超過百年歷史的老問題。示意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本文共1380字

經濟日報 社論

行政院主計總處發布2021年家庭財富差距統計,台灣最富有前20%家庭每戶平均財富,是最貧窮家庭財富的66.9倍,這則報導勾起了許多市井小民心中的痛楚:自己會不會因為全球化、科技化浪潮逐漸淪為社會底層的貧窮階級。

貧富差距擴大憂慮,是個超過百年歷史的老問題。馬克思在157年前發表資本論時即預言:資本主義經濟將造成巨富與赤貧;可是百年過去,全球經濟發達國家中產階級,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只是每當社會與經濟發生重大轉折時刻,這個鬼魅議題就會再度成為一般人對於未來的主要隱憂。

2006年大前研一出書警示M型社會即將到來,當時引起很大回響,但經濟發展與開放,是不是造成台灣所得財富M分配元凶,迄今未見客觀與廣泛探討。

首先澄清,所謂貧富差距,指的應該是財富不均而非固定所得差異。否則,一位擁有億萬資產但不工作的富翁,可能被解釋為赤貧階級,再者,經濟發展與成長並非財富分配不均的充分條件。瑞士經濟富裕,但國民間貧富差距程度並不顯著;反之,印度落後貧窮,其財富懸殊卻是世人皆知。

財富累積可能來自勞務初始所得,也受投資盈虧等二次分配影響;換言之,財富改變與不均化,並非完全起因於初始所得分配不均,更有可能受重分配機制的影響。所得分配決定於貢獻價值可取代性,重分配則較可被制度設計關係人操控,產生不符合公平正義法則之財富移轉。我們大膽假設:不公平的財富重分配制度,可能才是台灣貧富差距惡化的主要元凶。

什麼是最常見的不公平財富重分配機制?不完善的稅賦制度設計、房地產增值的不勞而獲、股市投資為資訊明顯不對稱(俗稱內線交易)、金主集體坑殺散戶,都是典型且常見的財富重分配殺手。此外特定事業(金融保險、砂石開採)持續寡占暴利,更是造就少數巨富階級的幫兇。

最近十餘年來政府因應貧富差距惡化,不知開過多少次會議研商,提出多少解決構想。究其內容不外乎兩項:調整產業結構、擴大內需市場。惟如前所述,貧富差距原因並非一定來自初始所得多寡,關鍵可能在於重分配機制不公正。所涉影響不僅是經濟成長與分配議題;更嚴重的是,重分配機制已經扭曲社會公平與正義。近年來,非因個人貢獻所獲取之經濟利益,如土地增值緣自都市發展與環境優化,其財富增加須繳稅賦,卻相對個人綜合所得稅為低,難道不是貧富落差的主要元凶?

談到產業結構轉型,台灣當然需要創新與知識加值的產業結構,但創新與競爭力背後,代表著生產力與競爭力提高;換言之,如果台灣需要發展具國際競爭力產業,就該採用高效率化經營理念,但那意味著:同樣的經濟成果與產出,我們可能擇優聘僱更少的員工,初入職場的一般年輕職工也可能獲取較低薪資,但這個產業科技化與菁英化的議題卻經常為政治社會學者所詬病。難道為了解決短期失業問題,台灣真的要回到勞力密集的產業發展政策嗎?

這個問題答案顯而易見:唯有獎勵高效率與高生產力企業,提升產業長期競爭力,才是社會發展之正解;否則台灣社會最終只會得到均貧的下場。但如何抗拒短期高失業政治壓力,堅持高產出效率、具國際競爭力產業政策,考驗政府最高階層道德勇氣。

解決貧富差距惡化,絕對不是經濟與勞工部門單一的問題,徹底消除社會上存在已久、不公不義、優惠少數既得利益集團的財富二次分配制度,才是台灣長期發展關鍵所在。在此一面向之上,國發會、財政部、內政部、金管會、公平會、中央銀行,應該擁有更重的社會責任,主動提出抑制財富重分配不公之有效政策。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強化稽核 防杜私法人買房亂象
下一篇
金融機構整併應走正道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