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學者抓病灶:受僱薪資低 翻身不易

本文共949字

經濟日報 記者陳怡慈╱專題報導

國內有兩、三百萬人一周內籌不出10萬元,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張晉芬認為推估的數字合理,而這麼多人籌不出應急金的原因出在,國內的製造業與服務業能夠提供的好工作不多,以致國人的受僱薪資太低。

「收入低不是能力不好,或不願意認真工作,而是沒有好的工作機會。」專門研究勞動社會學及女性勞動的張晉芬指出,常聽到社會上相對富有的一方會說,營建業缺工多,為什麼不去工作,意指貧窮是自己造成的;問題是工地並非常態性職缺,而且這類工作職業傷害多,健保、勞保往往不夠支付醫藥費。

推薦

國內的工業與服務業,受僱員工合計817萬人,行政院主計總處最新公布統計,2019年全年總薪資中位數,男性53萬元、女性46.5萬,顯示有一半的男性,月薪不超過4.4萬;一半的女性,月薪不超過3.9萬。

張晉芬說,這樣的薪資水準,支付日常生活開支後所剩不多,很難有儲蓄,根本不用進一步去討論買不買得起房子。民眾只能保佑自己不要發生任何事情,摩托車不要常常壞掉、身體不要出現毛病,而因為幾乎沒辦法儲蓄了,怎麼可能一個禮拜湊到10萬元?

主計總處的2019年家庭收支調查也顯示,台灣有174.7萬戶人家,其平均一年家庭所得總額僅44.7萬元,一整個家庭,平均每月收入只有3.7萬元,這個最低所得組大約有297萬人。張晉芬說,有錢的家庭可能雙薪,貧窮家庭通常靠一個人,想要翻身更加不易。

台灣有368個鄉鎮市區,最能感受到地方窮困的,應該是南投縣國姓鄉與花蓮縣豐濱鄉了。財政部最新公布的申報戶綜合所得總額中位數排名,這兩地分別為倒數第一與第二名,國姓鄉2016與2017年,全鄉有一半的家戶,申報的上一年全年綜合所得總額不超過48萬元;豐濱鄉則是2016年有一半不超過48.7萬,2017年進一步下滑至48.3萬。

豐濱鄉位於花東海岸40公里,沿途盡是美麗海景,原本伴隨暑假遊客人潮要展開7月部落豐年祭,卻因全國三級警戒而喊停。鄉長江莉婷說,豐濱鄉迄今零確診,但受到疫情很大的影響,觀光客不進來,餐廳、民宿都自動歇業;更嚴重的是,鄉民多為臨時工,屬於未納入農保、漁保的弱勢族群。

江莉婷指出,紓困4.0方案用家戶過去一年的財稅資料在衡量家庭的收入,但這波疫情今年5月才爆發,不少鄉民明明經濟陷入困境,申請紓困要獲得通過卻是非常不容易,亟需中央伸出援手。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減碳限時賽/減排頭關 19萬企業須碳盤查
下一篇
減碳限時賽/台中精機 打造零碳生態系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