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建築就是賣生活」 李彥良探討人的所有關係

2017-07-26 23:01經濟日報 採訪/錢欽青、袁世珮 文/袁世珮

「建築就是賣生活。」忠泰集團副董事長李彥良為忠泰異於一般開發商的多元事業內容下註解:「我們專注在提升城市和建築的品質上。」

當其他建設公司的多角化經營鎖定飯店、樂園時,忠泰做的一直都和都市、建築有關,如果別人是做「廣」、忠泰就要做「深」,美學和品味是持續的工作,他還想探討「關係」。

什麼關係?就像集團接待廳有組藝術品,像個客廳,人要進去坐下來,與之發生了關係,這個觀念藝術才算完成。

忠泰建設副董事長李彥良 。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忠泰建設副董事長李彥良 。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完善「關係」 觸動正向改變

李彥良表示,忠泰現在做的已經不是建築的開發,而是都市的開發,如果有機會拿到一大片土地,他有自信造的鎮會完全不一樣,不只是蓋房子。但在那之前,李彥良先在都市開發中經營「一個人在生活中的所有關係」。

那些關係包括與自己(讓自己好看、健康、有品味)、與周遭(人與人)、與環境,更良善建立起這些關係,讓都市裡不好的區變成好的區,「我們希望建立一個跟台北平行的忠泰城市。」

忠泰做的事,不只超越一般建商,甚至堪比公部門,有人質疑、卻也有國外學術單位認同,邀他去分享,他不理會「文化美容」、「藝術美容」的批評。

「很多人會覺得開發商只考慮利潤,開發商在全世界常被貼上不好的形象,但我們做的事,對整個城市有很大的影響。」李彥良說:「如果在營利與非營利之間有新的配合,不影響到本業,用社會性的角度和方法,更前瞻、更公義地去探討這些事情時,可以幫助社會和人的生活產生正向的改變。」

忠泰不採取一般企業的作法,不是靠捐錢了結社會責任,「我想結合本業資源,產生更好的社會影響,因為擁有最多資源的是我們,為什麼不自己來做呢?」

李彥良笑說,忠泰做的這些事和形象無關,有些很學術,民眾也不一定了解,「我們做的事情好像很不合理,不賺錢、還花錢的,到底為什麼?這就轉換為企業的社會責任。」

舉例來說,有些同業做的事,就像放煙火、辦演唱會,而他自認是在做下水道基礎工程,「我們選擇了一條不是很多人知道、但很扎實的路。我自己也很喜歡做這樣的事。」

不過房地產不再如過去十年那般景氣,李彥良要更小心面對各種投入,終究不能影響本業,但他笑說:「只是想而已,還沒有開始省啦。」他務實說:「要生存當然要賺錢,可是我不一定要賺那麼多錢,足夠就好、但多做一些事情。」

忠泰美術館的展覽「不存在的地方」。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忠泰美術館的展覽「不存在的地方」。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運動瘦身 聽身體的聲音

李彥良也算某個程度在經營與自己身體的關係,「過去20年都認真吃飯喝酒」的人,去年開始認真運動,買了一書櫃的運動書,前三個月都自主訓練,後來擔心易受傷,轉去健身房。

認真起來很可怕,前三個月至少一周五天、每天早上5點半起來做一個小時的運動,李彥良也體會到,不同於小夥子時喜愛的團隊運動,現在的一個人運動,除了讓身體健康外,更是面對自己的時候。

「重複做動作時,是在感受自己、感受身體各部位不同的反應,每個身體感受都非常真實。」他形容,一個伏地挺身下去,就會感受到為什麼輕鬆、什麼時候開始累、痠痛、快扭到,怎麼喘氣、汗從哪邊冒出來,「也許是年齡到了,年輕時只想和別人拼,現在是挑戰自己,在面對自己的衰老、與自己的身體對話。」

李彥良還因此發想:「要不要投入運動這個行業?」

他思考的是,如今談的「老人長照」其實是相對悲觀消極,為何不想辦法讓老人在最後時光活得健康、有品質,只要能讓健身、健康變成一股風氣,就可以省下去做長照的錢。

李彥良舉例:「就像我吃便當,會把最好的留到最後,人生最後那一段應該是最好的,怎麼可以是最慘的?」衍生的想法是,教練為何一定要小鮮肉小美女?國外就有各年齡層的教練,配合各年齡層的身體狀況。

而且台灣沒有非常好的運動建築,他理想中,要蓋一座木構造的運動空間,挑高、通透、空氣流動,不是那種窩在地下室的健身房,「我們做任何事情都必須環繞在建築和空間,要和城市產生關係。」

日本藝術家Susumu Shingu,以風、水等自然元素為設計,同樣形成風動自轉...
日本藝術家Susumu Shingu,以風、水等自然元素為設計,同樣形成風動自轉、公轉,彷彿連接到大自然、甚至更大的宇宙。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他,愛書的男人

李彥良,愛看書,家裡滿滿的書,他藉閱讀平衡壓力、找到自我。

1.「里山資本主義」談的是日本的高齡化問題,導致城鄉差距愈來愈大,地域型的產業艱困。但鄉下有其固有價值,這本書就在講日本的案例,如何運用被看扁的、被認為不再能產生價值的事,重新產生價值,過程對環境友善。

2.「與珍雅各邊走邊聊城市經濟學」談的是都市學者以不同角度看經濟。很嚴肅的書,李彥良不怕:「因為上班已經很煩了,要跳到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才會醒過來。」

3.「一個人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正熱衷運動的人在看這本書,說的是一位業餘運動愛好者挑戰學習各項奧運項目。李彥良的感想是:「人去設定自己的方向和目標,用自己的邏輯和方法去追求。」

他,愛玩的男人

愛讀書的男人,專長卻號稱是夾娃娃機,愛辦派對,投資過三家夜店,但自己愛請客又愛喝,沒賺到錢之外,「每個路口都睡過」。

李彥良說:「我喜歡人多,喜歡人在一個空間裡頭很快樂,喜歡節慶的感覺。」夜店是一種方式外,基金會後來還辦「光祭」,連3年在微風廣場對面廣場,聯合店家,從市民大道到八德路辦一個夜晚派對,有吃有喝、有各種表演、演唱會。

第一年就吸引到一萬人,後來都有兩萬人以上,人都溢到路上。李彥良想申請封街,「一個晚上的城市節慶,應該比一個晚上經過那裡的車子重要吧?台北沒有好的城市節慶,我沒有要政府付錢,你只要讓我封街。」但市府考量封主要幹道會造成民怨,不准,他也不敢再辦。

除了酒,李彥良也喜歡茶、咖啡,卻不再當成學問研究,「因為發現,有那個學問,我也幫不了人、產生不了價值。」研究過幾年的紅酒,現在只要能喝醉就好,那種品味也可以留到老的時候再去慢慢研究,「現在如果我花很多時間去研究,就會少很多時間去看書、做別的事。」

不急著學,對他來說是種進步,「以前聚焦在工作,例如酒這件事,我會焦慮我跟別人無法談酒,無法樂在其中,那是資訊焦慮的學習,現在比較能判斷我學這個東西能怎麼用,比較能樂在學習。」

資訊清爽,人也更清簡,李彥良不追求名牌華服,常穿弟弟的衣服,和平價的T恤、牛仔褲。

李彥良經營出與自己的最佳關係,要帶著一家不只蓋房子的開發商往前走,和城市發生最好的關係。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圖/陳立凱攝影、忠泰美術館提供

他,想當檳榔攤大亨

這位開發集團副董事長還有另一個奇想,李彥良想當全台檳榔攤大亨。

「檳榔攤到處都有,就是一個小的資訊中心。」他說:「我想改良檳榔攤,做成全台灣最大的檳榔連鎖。」先評比出最好的檳榔攤設計,再量產、銷售;若全台有500間檳榔攤,那旗下就有1000位檳榔西施,又可以辦服裝設計比賽;最後還可延伸到改良有機檳榔、再跨入水土保持等議題。

儼然又是一個完整的事業線,也還是建築與都市的關係、也涉及環境議題,非常忠泰、非常李彥良風格的事情。

A- A+

相關新聞

張裕能建小美術館 追求進步的收藏家2017-07-12
三問春宮表 藏在表盤下的秘密2017-07-20
北美館「空間行板」 打造新體驗2017-07-12
療癒系空間大師 吳森基的呼吸建築美學2017-08-09
「建築就是賣生活」 李彥良探討人的所有關係2017-07-26
北美館視覺展 穿梭七Ο年代2017-08-09
忠泰美術館 為空間訂做藝術2017-07-26
黃金傘柄裝時鐘?Tiffany古典珍藏展 認識有錢人的日常2017-08-21
花藝師凌宗湧 頂級飯店空間點睛人2017-06-28
非典型花藝師凌宗湧:找不到想要的美感 我就自己去創造2017-06-28
藝術是門好投資!精品贊助上威尼斯雙年展2017-07-02

熱門文章

誠品生活挺創業 助年輕頭家圓夢2017-09-25
戶外用品設計 融入社會責任2017-09-25
老餅舖玩創意 推廣月老文化2017-09-25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