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非典型花藝師凌宗湧:找不到想要的美感 我就自己去創造

2017-06-28 22:41經濟日報 文/袁世珮 採訪/錢欽青、袁世珮

外界看凌宗湧或CN,多等於「極簡」,其實真正極簡在於他的初心,進入花藝界的核心思想再簡單不過,就是取之並順應自然,當市場上沒有時,就自己去做。

凌宗湧藉CN flower傳達他對美學的觀點。 記者徐兆玄/攝影
凌宗湧藉CN flower傳達他對美學的觀點。 記者徐兆玄/攝影

美學核心 自然中找到自在

如果今日外界認識的凌宗湧,是從富春山居開始,那麼接到通知的那通電話,彷彿是某種啟示。當時他還住汐止山上,接到電話時,正站在一個大石頭上指揮怪手作業,「我很清楚的是,我是在大自然裡接到富春這個任務。」

凌宗湧說:「為什麼我可以在沒有材料的情況下做出作品?因為我本來就活在山裡面。」他在家請客,就撿山裡的蕨類做餐桌花,大家一樣讚歎,「我從以前就覺得,花藝就不只是花。」

「如果問我CN的風格,我覺得不是用『極簡』來框住,應該是跟著自然去體會。用大自然去表達我當下的感覺,那就是CN的樣子。」他說,富春有竹子,他就把竹子弄進富春山居,這樣就變東方?在台灣用姑婆芋,就變熱帶?「我沒有變啊,只是順應這個地方的自然。」

這樣的堅持,有時會撞牆。凌宗湧在哈爾濱遇到飯店業主希望做成「富春山居那種」,現在講起來也好笑:「這真是考倒我了,要花很多的錢把竹子弄過來、還不一定得到同樣效果。」

幸好對方接受他的提案,他到零下36度的大興安嶺找到當地的松、白樺,一堆枯掉的東西。「這就是我的邏輯。我不可能在那裡找南方的東西,我看到枯掉的東西,覺得枯得好美,這是南方看不見的北方之美。」

凌宗湧當然聽過質疑:「這不是很常見?」他會回:「你們常見,但你們不覺得它美啊。」他也聽過很多人說「這個很簡單,我也會做,去掉包裝就好」,但凌宗湧說:「怎麼讓這麼簡單、這麼貴,還這麼多人喜歡?因為我選很好的東西去陪襯。」打個比方,比起用在普通民居裡,富春的竹子讓人覺得好厲害,不是竹子厲害,是富春不一樣。

凌宗湧不習慣貴氣、堆疊,因為大自然裡沒有,那也是一種美學,可他就是不自在,「你要有一雙看見美麗的眼睛,不是去找稀有外來品種,而是日常看到的,再一次找到它的美,但不是去改變面貌來證明可以超越眼睛所見的。」

入行之初 只想找美的工作

凌宗湧回想,小時候爸媽會帶他去採咸豐草煮青草茶、採龍葵、爸爸會吃苦楝樹皮。如果要說童年和現在有什麼連結,這大概是和自然、花草接觸的最鮮明記憶。

學的是冷硬的科學機械,但他退伍後一心想找與「美」相關的工作,先花店送花,這是和花藝發生的第一個關係。3個月後,有同事到他的租屋,讚歎:「你房間比花店還漂亮,你該去學花藝。」沒錢去上課,就從當助理學起。

後來,他到當年天母誠品裡的花店應徵花藝師。前一晚先觀察店裡有什麼花,再去書店找書,準備好做花束、做插花的預備題,果然隔天面試就要臨場考試。準備周全的他,從那一天起,當上花藝師了。

凌宗湧也曾跟一位景觀系畢業的同事一起工作,因此把台北的行道樹都背了起來,還動念插大考植物系,「我到現在還是這樣,別人問我什麼花,我也叫不出來,重要的是我知道它美。」他叫學員先去跟別的老師學技術,他這裡沒有。

突破傳統 開自己想要的店

凌宗湧就是這樣非典型的花藝師。也許更小的時候就有跡象,讀書時送女生花,不懂為什麼要用五顏六色的玻璃紙、為什麼還要加滿天星?他就買牛皮紙來,簡簡單單包起花束。他說:「這種美感好像是天生的,我就是知道。」沒有他要的,就自己變出來。

同樣的,從送花到開花店,不過兩年,主因是他工作的花店不缺他,而他想要的花店,市場上沒有,「因為我找不到我要的,所以我就自己去創造了。」

CN Flower最初的風格更現代、更極簡,網站還是漫畫式的小網站,像「清新溫暖的太陽」,正是「Clear-Nule」,店名的由來。

當初3個年輕人合夥,思考為什麼傳統花店就要這麼傳統、吸引這麼傳統的客人?工作室生意很好,但為什麼只是工作室?像Joyce這樣的好花店為什麼這麼貴?「為什麼沒有我可以自在走進去,就買一枝鬱金香,簡單包裝, 不要滿天星?」

他們就自己開了,一開就是50坪,空間俐落。而3位合夥人,一起走過20年,又是因為「相信」的力量,「當初會合夥的原因是互相欣賞,20年來,這個原點沒有變,我20年前想做的事,只是變得更大了、更多人了。」

他們也合夥開家具店。那是在花店開了4年後,他們發現沒有好的花器、生活用品可搭配花藝,市場上現有的都太頂級,CN的客人還不到那個階層。可惜當時並不成功,「喜歡的人還是買不起,而買得起的人所喜歡的,又不是我們想賣的。」

花店倒是很順利,凌宗湧在鐵三角的組合中,負責專心創作就好,但他想法太多,夥伴要幫忙踩煞車、守住底線,三年之後,公司就止虧轉盈,「那時大家會彼此鼓勵,我們要等,等喜歡我們風格的人到30歲,等他們有經濟條件,市場就是我們的了。」也是等市場能成熟到不再制式地一定要將玫瑰花配滿天星。

當然,還是有客人要加滿天星。凌宗湧說:「我們是服務業,還是會讓客人開心,但會加得很辛苦,因為做得沒把握、客人也覺得怪怪的,所以我還是希望同事拒絕。」他的合夥人也曾挑戰他,看能不能把他嫌棄很「土」的花束加小熊,做出CN的品味來。

CN也有發財樹,但凌宗湧不會給綁上紅線;對於「扭來扭去」很不CN的開運竹,他會換位思考,想像自己是沒有文化包袱的歐洲花藝師,應該可以把開運竹弄得很漂亮,「重點就是,要有看見美的眼睛。」

數樹,是凌宗湧對生活的品味。 圖/摘自數樹臉書專頁
數樹,是凌宗湧對生活的品味。 圖/摘自數樹臉書專頁

民宿數樹 九分沒有的房子

「數樹」也是另一個「市場上沒有,那我自己來」的實踐。

那是凌宗湧又想搬回山上住的時候,找找找,在九份不那麼熱鬧、商業的地方,找到水墨畫家李承宗隱居山林30多年所住的老房子。老婆大人了解他:「就裝修成你想要的、你覺得九份沒有的房子。」

於是「數樹」成為花藝師想要的私宅,卻未私心收藏,也開放成民宿。

是什麼樣子的房子呢?凌宗湧順勢而為,藝術家原本就留下了東方味的痕跡,他再添上自己喜歡的美,可能工業、可能日式,也有「阿嬤家」的老台灣味道。

屋裡散置著他從各地蒐羅來的物件,可能是轉角一張老桌、或是來自印尼的木床,連全銅浴缸都是法國來的,成為「數樹」最搶眼的招牌焦點,映襯窗外九份一片綠,泡著澡、數著樹,還有主人大方供應的香氛蠟燭、一些他自己也愛的書,正是完美生活。

數樹裡的家俱,不少是主人自世界各地親自蒐羅回來的。 圖/摘自數樹臉書專頁
數樹裡的家俱,不少是主人自世界各地親自蒐羅回來的。 圖/摘自數樹臉書專頁

A- A+

相關新聞

張裕能建小美術館 追求進步的收藏家2017-07-12
三問春宮表 藏在表盤下的秘密2017-07-20
北美館「空間行板」 打造新體驗2017-07-12
療癒系空間大師 吳森基的呼吸建築美學2017-08-09
「建築就是賣生活」 李彥良探討人的所有關係2017-07-26
北美館視覺展 穿梭七Ο年代2017-08-09
忠泰美術館 為空間訂做藝術2017-07-26
黃金傘柄裝時鐘?Tiffany古典珍藏展 認識有錢人的日常2017-08-21
花藝師凌宗湧 頂級飯店空間點睛人2017-06-28
非典型花藝師凌宗湧:找不到想要的美感 我就自己去創造2017-06-28
藝術是門好投資!精品贊助上威尼斯雙年展2017-07-02

熱門文章

誠品生活挺創業 助年輕頭家圓夢2017-09-25
戶外用品設計 融入社會責任2017-09-25
老餅舖玩創意 推廣月老文化2017-09-25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