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不到30歲,靠「這能力」加薪30%!從工程師到創業,半導體老總的關鍵心法

提要

有目的轉換不同公司:主動爭取機會,學習如何創業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共2969字

天下文化 《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

每一份工作都在為創業之路扎根

畢業後,他在當地找工作,一口氣拿到三個聘書,一個是研究室工作,一個是非半導體行業,另外一個則是與半導體相關的工作。研究室提供的薪資較高,半導體的薪水較低,但他選擇進入半導體業工作,因為他是帶著創業目的去學習。

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在台灣找工作,企業很重視學歷與成績單,總會優先僱用學歷好的人,但在美國,面試問的都是跟專業技術相關。

推薦

例如,他第一次面談,面試官就拿了一個晶片,指著上面的氧化層,問他如何判定它的厚度,因為不同厚度,有不同反光顏色,主要在考一個人的專業能力,這個經驗也影響他日後選用人才,只看能力,以及在學校參加過什麼社團,不看成績。

由於抱定創業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他在工作職涯上,總是刻意讓自己多轉換不同公司,才能多觀察、多學習。他先到矽谷一家較傳統的半導體公司矽尼克斯擔任製程開發工程師,學習動手做的經驗;不久就轉職到規模較大的洛克威爾公司,學習不同的東西,繼續擔任製程開發工程師,並升任為副理。

一九七九年,他進入英特爾工作,擔任製程開發工程師,學習先進製程技術。雖然他的職務以研發為主,但是對於籌辦工廠及拓展業務等其他項目,只要有機會,他就會讓自己多方面接觸學習,他深知,理工出身的他,想要創業成功,不能僅憑技術,工廠蓋好後,如何銷售產品,也是一門學問。

他認為做一件事情,準備工夫很重要。第一份工作在矽尼克斯擔任製程開發工程師,當時他才二十七、八歲,同事每天早上九點來上班,他堅持比別人早一個小時,八點就到公司。到公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勤讀各種專業技術雜誌與論文期刊。因為美國公司都放有各類技術性雜誌,甚至可以寫信去雜誌社申請免費贈閱。

他透過每天上班前一小時的閱讀時光,在無人打擾下,拚命吸收美國當時半導體的各種製程及設備知識,看到好的論文就影印下來,藉此了解在這個領域裡,大家正在做什麼?有哪些新的觀念出來?這個技術正往哪個方向去?因為大量閱讀最新論文與期刊,讓他可以將不同領域的技術連結在一起,培養了他預測未來專業發展的能力,面對客戶時,他立刻就知道對方正在進行什麼產品,加上他的動手能力非常強,而美國公司的好處就是自由度大,他的個性又勇於創新,經常主動進行新實驗,累積了許多實戰經驗。

碰到問題,一定找出解方

此外,吳敏求找問題的能力非常強,這個特殊的觀察力,讓他在美國企業擔任工程師時,經常因為善於洞察別人無法發現的問題,改善了製程,提高了生產率,一再受到公司重用。

例如,他在矽尼克斯工作時,當時公司有一個困難的技術交給他研究,別人都採傳統方法,用水跟氧氣去實驗,但都不成功,吳敏求則想到一個方法,將不同比例的氧氣與氫氣同時在管子裡燒,最後成功做出來。他事後想想,如果次序弄得不對,是會爆炸的,但這就是他的個性,碰到問題,一定會找出路解決,從不放棄。

後來他進入洛克威爾公司,當時公司遇到兩個製程問題,其中一個製程因為有問題找不到而延宕,沒有人願意待在那個計畫中,都跑到另外一個製程去,只有他一個人被分派到這組。於是他開始研究這個難題,努力找出問題所在,自己找測試工程師幫他做輸入及輸出的電壓測試,把做好的晶圓與壞的晶圓做比較,結果肉眼看不出問題來,他乾脆大膽假設,應該是晶片在高速甩乾時,產生化學汙染所致,結果這個理論被證實是對的,後來另一組晶圓計畫仍未找到問題,而他依舊很快就找出問題。

這種找問題的能力不但為公司省了許多錢,也讓他在進入洛克威爾公司不到一年就加薪超過三○%,相較於一般人頂多加薪三%,可見他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多強。

他在英特爾也表現優異,當時有一家新公司做了一個離子注入器,拿到英特爾來試,那時他是研發團隊的一員,就拿來試試看,看到數據他立刻覺得不對勁,重新再做測試後,發現裡面含有鋁離子,會造成分配不均勻,他於是建議這家公司要改成SiC,果然,改過之後就沒問題了。

主動爭取外派,嘗試小型創業

此外,他在英特爾更曾經因為提高十倍以上良率的製程,替公司賺了不少錢,連英特爾的高階主管都大驚:「這個人是如何做到的?」當時他進入業界才四年,英特爾破紀錄拔擢他,但是升遷時,他與另一個印度人競爭經理位置,結果印度人勝出,原因是英語能力不如印度人,公司給他另外一個經理位置,但他對那項工作沒興趣,決定離開,也更加堅定他的創業路。

做困難、但有價值的事

返台創業後,他也不選擇當時半導體業盛行的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模式,也就是參考國外產品結構及規格,再複製出相同功能的產品。他選擇在台灣的半導體產業自創品牌,將美國IC設計模式帶回台灣,從零開始,堅持走一條無人走過的路,因為他認為,無論是代工或是抄襲別人的方式,都很容易被取代,只有將設計、研發、生產、行銷,掌握在自己手裡,靠自己的力量做出技術,才能與其他國際企業平起平坐談生意。

當時台灣幾個半導體大廠,包括聯電、台積電、華邦電子等,不是由工研院所成立,就是有財團在背後支持。他只是一個窮工程師,靠的是自己的技術與團隊。他說:「我走的就是我自己的一條路,不管它好,還是不好。」這條路雖然寂寞,但他相信自己朝對的方向前進。他沒有錢,但他用技術換現金,取得客戶認同,對他來說,客戶認同最重要,別人怎麼看他,不重要。

他承認自己有點難搞,但他看事情看得很遠,只是很多人以為他不受控,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尤其是他將大筆的錢投資在研發上,短期看不出成果,不懂他為何繼續堅持。但吳敏求表示,做為一個新創公司,太短視近利就會產生問題,不投入研發,長久以後就沒有新產品。

跟在他身邊一起打拚長達三十年的旺宏產品設計及工程開發中心副總經理洪俊雄表示,企業的天職是賺錢,但是吳敏求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創辦人,有興趣的是提供市場有價值的產品,所以通常會做高規格的東西。

他說:「我們研發產品,如果給他兩個選擇,一個是成本較低,但價值也較低;另一個是成本高,價值也高,他一定選第二個。」

旺宏的客戶跟他合作久了,都變成他的大客戶,從任天堂、松下到飛利浦、惠普〈HP〉,都是美日一級大廠。吳敏求說,客戶尊敬旺宏,是因為客戶都是技術導向,所以感激旺宏不斷精進技術,彼此受益。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出版的《吳敏求傳:從零到卓越的識與謀》

作者:吳敏求

美國史丹佛大學材料科學工程碩士,1989年創辦旺宏電子,現為旺宏電子董事長暨執行長。三十三年前,以過人的膽識及魄力,帶領數十位科技人士由矽谷返台創業,扭轉當時高科技人才流向海外的風氣,1995年,更為了協助台灣高科技產業獲得足夠的資源進行研發,促使政府成立了以高科技產業為投資標的「第三類股」。創業之初,吳敏求即堅持自主研發,不走代工之路,在他的帶領下,旺宏如今已是世界級的非揮發性記憶體領導公司,在唯讀記憶體上更是全球第一大企業。

其傑出表現不僅為台灣首位躍登《富比士》雜誌封面人物的企業家,亦曾榮獲《Electronic Business Asia》「亞洲最佳經理人」(1996年)、美國電子買家新聞「全球25位創新企業總裁」(1997年)、台灣電子材料與元件協會「傑出貢獻獎」(2000年)、美國《商業週刊》評選為「亞洲之星」之50大企業家(2001年),以及清華大學、成功大學、交通大學三校名譽博士(2011年、2016年、2020年)和工研院院士(2021年), 2022年更榮獲國家最高榮譽第五屆總統創新獎。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1982年成立來,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理念。出版超過4,000種書籍,發行超過3,800萬冊,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天下文化每年約出版120種新書,涵蓋翻譯書及華文作品。2015年全年發行書籍超過150萬冊,換算可推砌59座台北101的驚人高度。

延伸閱讀

上一篇
田馥甄:你爬多少山,就會經歷多少不同的風景
下一篇
40歲還靠媽媽每月匯錢!連15年,她月領3萬只為「一個理想」,但啃老算那門子的修行?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