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孽子舞台劇全紀錄 白先勇細說角色層次與心路

本文共1000字

中央社 記者邱祖胤台北19日電

今年是白先勇小說「孽子」出版40週年,這些年來,改編「孽子」的相關電影、電視劇及舞台劇陸續推出,近期出版的「孽子舞台劇二○二○全紀錄」一書,記錄了製作及演出的精采歷程。

「孽子」舞台劇先於2014年推出,2020年又重新上演,白先勇在書序中提到2020年演出盛況,衛武營歌劇院兩千多座位,兩場賣座都9成以上,「有大批的年輕觀眾,因為同婚去年剛通過,有不少一對對青年同志昂然而入,一付理直氣壯的模樣。」台北場4場則全數滿坐。

推薦

白先勇也提到最後一場演出結束,大幕緩緩落地,演員們一聲歡呼,接著各個互相擁抱哭泣,飾演阿鳳的張逸軍跟飾演龍子的周孝安相擁,難分難捨,劇中生離死別延續到後台,白先勇說:「好像一剎那間大家卸掉隔閡,融成一家人了」。

白先勇在書中詳細說明舞台劇版本的來龍去脈,從劇本、製作、選角、排練過程,均細膩陳述,甚至針對每一位演員的表現加以剖析,重新反芻原著劇情及角色性格,為「孽子」注入新生命。

白先勇表示,當年寫「孽子」的初衷是「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獨自徬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描寫孽子們被逐出原生家庭之後尋找精神之父,重建家園、尋找皈依、尋找救贖的崎嶇旅程,其實是一部刻畫孽子「尋父記」的小說。

序中提到,一開始探討舞台劇的形式時,白先勇和導演曹瑞原、編舞家吳素君就決定把舞蹈跟歌曲融入劇中,這一決定,成為這齣戲的一大特色。其中的「龍鳳血戀」段落,傳統話劇很難表現,「我們決定阿鳳這個角色純粹用舞蹈,任由這隻鳳凰鳥恣意放縱,舞出他不甘受拘,飛向天涯的野性」。

關於選角方面,白先勇說,阿鳳必須是一位優秀的舞者,又要具有這隻不死鳥的野性,後來由北藝大舞蹈系畢業、曾在太陽馬戲團歷練的張逸軍擔綱;「龍子」是這齣戲的台柱,外型除了有幾分俊秀與貴氣之外,還要隱含著幾許哀傷與滄桑,後來由周孝安擔綱。

白先勇提到龍子刺殺阿鳳後瘋掉那一場戲,「孝安呼天搶地痛徹肺腑的嚎哭,那一刻,好像孝安真的被龍子附身了,是龍子在向上天哭訴告白」,結束上半場時,觀眾才如夢初醒,爆出了掌聲,白先勇自己看到這一幕,竟也止不住掉下眼淚。

根據允晨文化發布的新聞稿,「孽子舞台劇二○二○全紀錄」將精采劇照影像搭配劇本情節推進,讓錯過現場的觀眾得以在紙上觀賞,也讓看過劇的戲迷可以重新回味。書中除了劇本之外,更邀請董陽孜、奚淞、王童、童子賢、王安祈、陳小霞等學者、專家及藝文界人士,解讀舞台上的「孽子」。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悠遊懷舊夢境 台中國家歌劇院古早味柑仔店開張
下一篇
台股震盪 國安基金警戒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