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恐慌症發作透不過氣 蔡明亮1週跑4次急診室

本文共1649字

中央社 記者張若瑤台北28日電

導演蔡明亮在飽受疫情困擾的2年中罹患恐慌症,會突然間不能呼吸,感覺好像快中風,一週曾有4次,在半夜打電話叫製片接他去急診室。蔡明亮錄製中央社Podcast節目「空中小客廳」,分享疫情如何改變他的生活。

COVID-19肆虐的2年,蔡明亮的生活處於徬徨狀態,對事物越來越冷淡,「我有很多美術館的安排,包括美國、法國,還要拍《行者》系列第9部,都停滯下來,疫情把人改變了。」而這段期間,蔡明亮一直在等待,「基本上,我沒有太大的創作。」

推薦

蔡明亮在等新夥伴寮國的演員亞儂弘尚希(AnongHoungheuangsy)能飛來台灣,也在等老朋友李康生從中國拍完片返家,「他這幾年不太需要我,以前我會擔心如果不拍戲,李康生的生活怎麼辦?」心底的牽掛未止,他卻發現身體出了狀況。

「每次發作都蠻嚴重的,會忽然間不能呼吸,身體告訴你快死了,好像要中風。」因為頻率越來越高,蔡明亮才知道自己罹患「恐慌症」,一週內有4天,在半夜打電話叫製片送他去急診室,「坐病床上等醫生的空檔,我又覺得沒事了。」另外一次則是製片載著蔡明亮前往活動現場,他在高速公路上又產生瀕死的感受,路途好像永無止境般遙遠,「我說快查最近的急診室在哪,我要去。」

經過吃藥與定期看醫生,蔡明亮的病況有逐漸好轉,「這幾年如果有什麼成績,就是畫了十幾幅畫。」畫畫讓蔡明亮心情安定下來,單純且專注的投入。

久居山間卻只會騎摩托車,蔡明亮出遠門都必須仰賴周遭的朋友,「我學過開車,但過程中出了意外。」他練習開李康生的車到朋友家,停車時卻將路邊的汽車撞到好幾公尺外,「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下車逃走,小康在副座愣住問我去哪,我說我不要被看到就跑了。」留下李康生在現場,雖然後來沒出大事,但蔡明亮也因此不敢再碰方向盤。

由劇場走向電視圈,蔡明亮的電影之途始於1992年的《青少年哪吒》,一轉眼30年過去,他從電影院踏進美術館,再把美術館帶回電影院,「我是看武俠片、歌舞片、瓊瑤和好萊塢電影長大的,有時候也很納悶,我幹嘛不拍這樣的電影?」

約10多年前,蔡明亮曾透過朋友接觸瓊瑤,希望能翻拍她的小說,「我猜瓊瑤可能因此去看了我的電影,就不敢了。」蔡明亮覺得通俗的題材,碰上好導演也能拍出好電影,「如果有機會,我願意拍瓊瑤,希望她能聽到。」

人的宿命是被註定的,蔡明亮認為自己被作品帶著走,年輕時因為有力量,才會拍《青少年哪吒》、《愛情萬歲》、《河流》或《天邊一朵雲》,「情色與慾望,是在自我表達。」等到年齡漸長、速度變慢,快樂便不建立在以往的想望上,「你的眼睛花了看不清楚,想要的可能是平靜。」

不把電影當商品,而將其視為記錄心境的工具,蔡明亮坦言正走向人生另外一個階段的生活,「我不會怕老,這很自然。」受訪的前一天,蔡明亮才拍完知名導演的咖啡機廣告,「我跟助理說,你和導演講,我不擔心被拍到皺紋,不用幫我掩飾掉黑斑。」

哪怕法國龐畢度的展覽還在等待疫情遠離,宜蘭壯圍沙丘卻已經重啟曾自2018年起,一連展出3年,以「塵」、「風」、「海」、「雨」、「潮」及「月光」為主題,由黃聲遠建築師團隊設計空間,結合導演蔡明亮8部「行者」系列作品的「行者:蔡明亮大展」。蔡明亮認為,人與作品也講機緣,有緣份才能看到最好的表現,他暫時不考慮在網路平台策展。

李康生如何走出行者姿態?侯孝賢的《海上花》為何能讓法國人排隊競相爭看?蔡明亮的《洞》卻只上映一場就下片?永和與西門町怎麼老是出現在蔡明亮的電影中,這當中具備什麼意涵?這些內容將在28日「空中小客廳」節目播出(https://reurl.cc/9O4OxV)。

中央社Podcast頻道「中央社好Pod」(https://reurl.cc/ve73EL),除了文化性節目「文化普拉斯」由邱祖胤主持;「特派談新事」由廖漢原和周永捷主持,邀請中央社30名特派輪流談國際新鮮事;「空中小客廳」由張若瑤主持,以人物故事為主軸,讓聽眾貼近公眾人物檯面下有血有肉的真實面貌。

更多內容請搜尋「中央社好Pod」,或上各大Podcast平台收聽。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藍擬全面調查染疫死亡案 綠:毫不遮掩護航侯友宜
下一篇
天氣不穩定連7天 全台防大雨沿海小心長浪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