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獲國家文藝獎 布拉瑞揚:把獎獻給相信我的人

本文共1085字

中央社 記者趙靜瑜台北12日電

新科國家文藝獎得主布拉瑞揚回鄉創立布拉瑞揚舞團,探索原住民身體文化與舞蹈的交融。他首度發表感言說,謝謝一路上支持過他、相信他的每個人,感謝舞者與行政團隊不離不棄。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10日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他特別要將獎獻給已故現代舞老師羅斯‧帕克斯(Ross Parkes),「如果不是他1984年受林懷民老師邀請來台,擔任北藝大舞蹈系現代舞教師,指導現代舞技巧,台灣現代舞不會這樣蓬勃發展。」

推薦

布拉瑞揚.帕格勒法出身排灣族,回部落前是雲門舞集舞者及編舞家,隨團在世界巡演。歷經多年自我身分認同的追尋,2015年返回家鄉台東創立布拉瑞揚舞團,深耕部落,勇敢觸碰當代原住民的敏感議題,經年不輟的創作建構獨特身體美學,創造了原民舞蹈與時代並行的當代性。

布拉瑞揚說,羅斯‧帕克斯動作講解清晰,親自示範,同時也為學生建立排練、演出、展演等幕前幕後的工作規範和觀念,建立起台灣現代舞蹈發展的系統,影響深遠,「我覺得他最有資格拿到這個獎,但他不是中華民國籍,後來我思考很久,同意被推薦,心想如果拿到獎,我要把這個獎獻給他。」

去年12月國家文藝獎宣布當天,布拉瑞揚正在舞團排練,連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專人報喜訊的電話都沒有接到,「排練中間休息,我看到手機有數十通未接來電,內心突然慌了,不知道要跟大家說什麼,立刻按下飛航模式。」布拉瑞揚的父母親還是幾天後台東縣政府到家裡來「貼紅榜」,才知道兒子得了獎。

布拉瑞揚說,「舞團回家跳舞這件事,最大的影響是讓更多人欣賞演出,開發了不同於劇院的觀眾,這些舞者功不可沒。」

回想以前在台北生活,布拉瑞揚多多少少都有物質上的追尋,「回到部落之後,我只要有咖啡就可以滿足。」布拉瑞揚如果不是要出去巡演,每天的生活都很一致,「每天在宿舍起床後,到附近2家其中1家店吃早午餐,下午1時30分準時到排練場,結束後去健身房,接著咖啡廳,再回宿舍。」

布拉瑞揚說,「創作上的豐富,生活上的簡單,這是我的生活現狀,也許是因為資源很少,所有的事情都會讓我心存感謝,正向思考。」

今年布拉瑞揚舞團將為北藝中心做開幕演出,將以泰雅文化為主,深化身體跟原住民演出的發展;2023年也將首度以自己的排灣文化為核心,為兩廳院台灣國際藝術節創作新作。

布拉瑞揚表示,回部落之前,因知道自己有創作瓶頸,「我知道西方編舞技術是我的養成,那些對音樂的觸動產生的創作,不是我真正的內心世界。」直到回家創立布拉瑞揚舞團之後,「原住民的文化成為我創作上最大的收穫,我想起過去我因為原住民而被歧視,而逃避:但現在我有說不盡的感謝,我可以在這個接近半百的階段,仍然有不斷學習的機會。」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訪宜蘭遭質疑 侯友宜:將去雲林了解營養午餐契作
下一篇
CNN專訪 無懼中共軍演報復 吳釗燮:台灣不會被嚇到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