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親愛的用戶 您好:

謝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及勉勵,是我們最珍視的優質會員。

經濟日報網全新改版,推出「數位訂閱」服務,特別獻上專屬4折優惠。

期許更多具脈絡的深度內容,為您梳理碎片化的財經資訊。

下次再說

機場另類舉牌員 大專防疫人員為境外生帶路

本文共1580字

中央社 記者許秩維台北19日電

穿著防護衣全副武裝,即使汗如雨下,仍舉牌守候在機場,帶領一批又一批境外生報到、搭車前往檢疫場所,這群大專防疫人員肩負起高風險任務,也是境外生能順利來台就學的引路人。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一年多來,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因應疫情變化,數度宣布暫停非本國籍人士入境,也讓許多境外生無法來台就學。

推薦

各大專校院負責境外生事務的人員,在解禁前忙著安撫還無法來台的境外生,解答各種疑惑外;在政府宣布解禁後,還要規劃一系列境外生入境的檢疫和安置等事務,也是幫助境外生能順利回歸校園的重要功臣。

台灣師範大學國際事務處成員許慈芳說,在境外生入境解封前,國際處人員每天都收到雪片般飛來的電子郵件,境外生提出的問題包羅萬象,國際處人員就得化身客服,除了幫忙解惑,還要適時安撫學生心情。

在政府宣布開放境外生入境後,安排學生入台和後續檢疫相關事宜又是一場大工程。

許慈芳提到,國際處得先將資料報到教育部,取得入學許可後,學生才能辦簽證,另外還得協助洽談防疫旅館,規劃時間安排境外生入境,之後再將航班回報教育部。

「牽一髮而動全身」,只要一個環節延誤,後續就會受影響,國際處人員得同時聯繫學生和教育部,還要處理許多行政作業,更是忙得不可開交。

待教育部同意境外生入境後,大學除了得派人輪班前往機場接機,還得輪流到教育部設置於機場的櫃台輪值,針對境外生一一核對資料,以確認學生入境後能順利銜接到防疫旅館,避免境外生四散,造成防疫破口。

回想首次接機時,許慈芳說,當時國外疫情嚴峻,雖然總務處已準備口罩、護目鏡、防護衣等物資,接機人員個個全副武裝,但境外生健康狀況難以預料,加上在機場容易接觸其他返台者,大家難免忐忑不安。

除了心理上的壓力,生理上也面臨一大挑戰。

許慈芳表示,即使機場有冷氣,但穿上防護衣後仍像洗三溫暖一般,便服被大量汗水浸溼,防護衣一穿就是大半天,一忙起來,連喝口水、上洗手間的時間都沒有。

為了避免染疫風險,清潔消毒更是不可少,大家時不時就得噴酒精,最後離開機場前更是全身上下、正反面都「噴好、噴滿」,整天都泡在濃濃酒精味中。

每當航班抵達時,各校接機人員就像導遊一樣排排站,舉著學校名牌守在入境大廳,等候境外生前來相認,之後帶領學生到教育部櫃台核對資料後,再帶去搭乘防疫計程車前往防疫旅館,所有資料都須完備並回報,以便後續追蹤。

受疫情影響,航班延誤也變成常態,許慈芳提到,有時上一航班跟下一航班的境外生會在差不多時間抵達,擠得大廳水洩不通,教育部櫃台也大排長龍,她更生怕漏接,只能把學校名牌「舉好、舉滿、舉高」;有時航班抵達了,學生卻久久未出現,只能在大廳乾著急。

許慈芳記得,有一次等候許久,眼看航班早已抵達,入境者幾乎都走光了,她卻遲遲沒等到一名學生,即使抓著在教育部櫃台前的排隊人龍一一詢問,仍沒找到人,她擔心學生自己搭車去防疫旅館,但詢問旅館並無消息,後來請第一線聯繫學生的國際處內勤人員詢問,學生也沒回復。

急得如熱鍋上螞蟻的她,一度想借用廣播系統,所幸最後在現場再次大聲呼喊,這名學生才緩緩推著一車行李出現在身後。

執行首次接機任務時,許慈芳表示,她和同事相約中午1時從學校前往機場,直到晚上10時多才結束,完成接機任務後,終於卸下心中一塊大石,整個人癱軟無力。

快半夜回到家中的她,原以為爸媽會很關心地慰問,但第一時間只得到「快去洗澡」的指令,她只能乖乖遵命,火速狂奔到浴室。

雖然接機過程很辛苦,還有許多驚心動魄的經驗,但能夠協助境外生順利抵台,許慈芳覺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她也提到,除了事先聯繫境外生、負責接機和即時支援突發狀況的國際處人員外,準備防疫物資的總務處、協助接機和追蹤學生健康狀況與輔導的學務處(含護理師、專責導師、學生輔導中心)等校內各單位集體總動員,透過大家齊心協力才能順利完成任務,讓境外生重返校園。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民進黨:朱立倫喊捍衛中華民國 遇到中國即消失
下一篇
換臉犯罪猖獗 鬆綁線上股東會有難度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