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頂抹茶山解鎖 賞螢火蟲成群飛舞

經濟日報 文/陳志光、游慧君 2022/05/25 21:10:20
美哉抹茶山,需要一定勞累才能賞得此景,並非唾手可得。圖/陳志光、游慧君
美哉抹茶山,需要一定勞累才能賞得此景,並非唾手可得。圖/陳志光、游慧君

礁溪抹茶山之美名聞遐邇,但聽說不好爬,反骨的我,幾個月前在合歡山摘下兩枚百岳後,登頂抹茶山成了下一個目標。

抹茶山素有「礁溪老爺後山」的美稱,許多出不了國的旅人,會計畫一早爬抹茶山,欣賞壯麗美景、吸收滿滿的芬多精後,下午再入住礁溪老爺酒店泡湯、吃美食。

當疲累至極的身軀泡進美人湯,那種酣暢淋漓的快感,哪怕外頭的疫情再怎麼風聲鶴唳,這時待在礁溪老爺,就像把自己放進一個安心泡泡中,可以不再畏懼疫情、恣意享受眼前的清新乾淨與舒適優雅,即使不出國,也能擁有如置身日本頂級度假勝地般的愉悅與快意。

我是個行動派,或稱靜不下來的靈魂,既然攻頂抹茶山已計畫好一陣子,加上5月間正好可以和山中精靈-螢火蟲來場邂逅,於是,儘管連著兩個禮拜的氣象預報天天是雷雨,還是決定賭上我的人品跟礁溪老爺胡雅婷妹子的晴天娃娃,抱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傻勁,下雨也要上山。

聖母山莊旁雲霧嬝繞,風景壯麗。圖/陳志光、游慧君
聖母山莊旁雲霧嬝繞,風景壯麗。圖/陳志光、游慧君

「一定要走一遭,才能寫得有溫度。不管,編務計劃訂在那邊,就算雨下個不停,也一定要成行!」這片用心,抹茶山似乎也心領神會,在我們攻頂時的一片白牆中硬是網開一面,擠出5分鐘的清楚。眾人就這麼噼哩啪啦狂拍了5分鐘,這時,雨又落下來了。

我們居然能戰勝礁溪連日來的霪雨、一償宿願,很神奇、幸運地依偎在抹茶山的懷裡,再一次人生解鎖。

抹茶山硬不硬,其實見仁見智。有我認為是厲害的練家子吃了苦頭,也有我眼中的弱雞全身而退,個人當下的體能狀態與天公是否作美,很有關係。

很慶幸,兩位礁溪老爺酒店員工充當導遊帶著我們上山,對於初來乍到、第一次爬抹茶山的人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他們除了沿途解說五峰旗豐富的生態,為兩位都市鄉巴佬解惑,上山已不下百趟的他們,身手矯健,很盡責地隨時等在一旁,提供心靈上的雞湯、甚或肢體上的給力。

五峰旗瀑布的上頭就是這樣,邊爬步道可邊欣賞。圖/陳志光、游慧君
五峰旗瀑布的上頭就是這樣,邊爬步道可邊欣賞。圖/陳志光、游慧君

嚮導程哥一派輕鬆地說,每次遇到下雨或白牆,煮咖啡就對了,常常可以露出曙光。圖/陳...
嚮導程哥一派輕鬆地說,每次遇到下雨或白牆,煮咖啡就對了,常常可以露出曙光。圖/陳志光、游慧君

這一趟,為了一次掌握抹茶山與螢火蟲,我們設定下午1點半從山下的五峰旗瀑布風景區出發,途經海拔168公尺的聖母朝聖地,往標高884公尺的聖母山莊前進。走過約莫4公里還算友善的山路後,會先抵達通天橋,這地方既是聖母登山步道的起點,也是入夜後螢火蟲漫天飛舞纏綿的地方。

解鎖前先小解,在稍事休息後,考驗才剛開始。你接下來面對的,是1.6公里的陡坡,之所以陡,在於走完這1.6公里,你已陡升海拔500公尺了。

面對一路上綿延不斷的陡坡,有人開始喘了、步伐慢了下來,但最叫人難受的,當屬目的地前的1.2~1.4公里處,可謂陡中之陡、讓人更喘;而最後的200公尺,在夏天因為沒有樹蔭,聽說會曬得小姐罵三字經。最後,踉踉蹌蹌地終於登上傳說中的聖母山莊;到了那邊,你再沿著石階躍上一座小山頭,如果沒有白牆,風姿綽約的抹茶山就出現在你眼前。當然,這已經是3個小時後的事了。

從通天橋出發攻頂前的1.6公里是陡坡,有一定難度。圖/陳志光、游慧君
從通天橋出發攻頂前的1.6公里是陡坡,有一定難度。圖/陳志光、游慧君

坦白說,上山不算難,也許最後那1.6公里的陡坡算得上考驗,但在滂沱雨勢中下山,才真正辛苦。既然上山陡,下山也絕不會讓你好過,因為陡,你的膝蓋需承受極大壓力,即使有登山杖,但使用不當的我,還是吃足了苦頭。

而且,由於稍早的雨勢不小,每一塊凹下的石階都有積水,你的腳根本找不到乾的著力點,就這麼閃著、踩著,鞋也濕了、人也被折騰夠了。還沒回到山下,我兩隻腳已經不像自己的,半夜還抽筋痛醒,過了大半天還像殘廢著。不過,一切都值了。

往抹茶山的路上,也有遍地的油桐花相伴。圖/陳志光、游慧君
往抹茶山的路上,也有遍地的油桐花相伴。圖/陳志光、游慧君

山友們在聖母山莊等待白牆褪去,揭開抹茶山美麗面紗。圖/陳志光、游慧君
山友們在聖母山莊等待白牆褪去,揭開抹茶山美麗面紗。圖/陳志光、游慧君

解鎖之餘,還有彩蛋。通過下山那1.6公里如地獄般的磨難後,我們在入夜的通天橋邊,靜靜體會到這片山林十年來的復育有成。即使下著雨,螢火蟲的蟲況仍出奇精彩,我們下山時的辛苦彷彿得到回報,大自然再一次不合邏輯的賞賜了我們奇異恩典,生平頭一遭有那麼多螢火蟲在身邊閃亮飛舞經過,衣服濕透、活像隻落湯雞,鞋子也沾滿爛泥巴,但再怎麼疲累邋遢,還是成就了這趟難忘的奇幻旅程。

同行的旅伴游慧君也滿是感動:終於一償爬抹茶山的宿願,即便全程雨神同行、白霧裊裊,還是幸運的在短暫的雲開霧散時,親睹了她的丰采。

入夜後的通天橋附近,螢火蟲成群飛舞下的光影。圖/陳志光、游慧君
入夜後的通天橋附近,螢火蟲成群飛舞下的光影。圖/陳志光、游慧君

她說,5月是螢火蟲季,回程順道在聖母登山步道起點、通天橋附近撿了一幅夢幻朦朧景致。

通天橋附近是觀賞螢火蟲最佳位置,離山腳4公里。也就是說,拍完螢火蟲,得在雨下不停、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只靠一盞頭燈,走上4公里的路才能回到人間。還好有兩位礁溪老爺嚮導的安全引領,讓我們能透過這段難忘的歷程,看到嶄新的自己。可見天時地利永遠比不上人和。

拍攝螢火蟲需要單眼、腳架、和快門線,說穿了就是長曝。游慧君的鏡頭是35mm f/4,ios 12800,曝光約90秒,下次記得帶快門線,會拍得更好。

爬完抹茶山,回礁溪老爺酒店泡湯、吃美食,不出國也能有置身日本頂級度假勝地般享受。...
爬完抹茶山,回礁溪老爺酒店泡湯、吃美食,不出國也能有置身日本頂級度假勝地般享受。圖/陳志光、游慧君

是的,這趟抹茶山解鎖,第一個要謝謝礁溪老爺的程哥、王哥兩位嚮導。當我們上山遇到白牆時,經驗、人品俱佳的程哥,立馬好整以暇煮起咖啡來,就在衣衫濕透的我們輕啜著咖啡時,那道白牆竟神奇地褪去,讓抹茶山的美貌不再只是傳說。

還有,一路帶著我們上山、下山的他們,也給足了我們信心與無所畏懼。

說真的,在滂沱雨勢中、昏暗的下山陡坡上,光是白天就讓人心驚,何況是入夜後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林。尤其,為了欣賞成群的螢火蟲,我們難得在天候惡劣、四下無人的山林間,營造了一個完全沒有光害的地方。這時,全世界只有我們跟螢火蟲,就讓我們盡情群聚,去他的社交距離,不會染疫的。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