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看四川樂山大佛三水交匯 體悟蘇軾兄弟教我們的一課

經濟日報 文/摘自衣若芬《陪你去看蘇東坡》 2020-04-23 16:17

四川樂山大佛蘇軾字。 圖/衣若芬攝於2009年
四川樂山大佛蘇軾字。 圖/衣若芬攝於2009年

佛是一座山;山是一尊佛。岷江、青衣江和大渡河三江交匯於樂山大佛腳下,三水竟然青、綠、碧,三色分明。我站在船頭,經年日曬雨淋的大佛在鏡頭裡無喜無悲。要參透「是非成敗轉頭空」,得付出人生的代價,也許,即使人生盡處,還是紅塵滾滾。

看著這流水逝去的,還有一雙神采暗淡的凹陷眼。他長於拉弓射箭的手,現在記記稅務的帳目,可能還撥撥算盤珠子。

四川樂山大佛。 圖/衣若芬攝於2009年
四川樂山大佛。 圖/衣若芬攝於2009年

沒有人在乎他曾經馳騁沙場立下的汗馬功勞,有功不賞,讓他沒有旅費還鄉,無奈淪落至此。他對著兩個青年過客訴說當年勇,不禁涕淚縱橫。青年驚異好奇,義憤填膺,用他的名字為題,寫下了詩篇——〈郭綸〉。

東坡寫的是七言詩:

河西猛士無人識,日暮津亭閱過船。路人但覺驄馬瘦,不知鐵槊大如椽。因言西方久不戰,截髮願作萬騎先。我當憑軾與寓目,看君飛矢射蠻氈。

元趙孟頫所繪的蘇東坡畫像。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元趙孟頫所繪的蘇東坡畫像。 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蘇轍的詩序交代了郭綸的背景:「綸本河西弓箭手,屢戰有功,不賞。自黎州都監官滿,貧不能歸,權嘉州監稅。」他洋洋灑灑的五言古詩激昂慷慨地記錄一場場出生入死的戰役,為郭綸鳴不平:

郭綸本蕃種,騎鬥雄西戎。流落初無罪,因循遂龍鍾。嘉州已經歲,見我涕無窮。自言將家子,少小學彎弓。長遇西鄙亂,走馬救邊烽。手挑丈八矛,所往如投空。平生事苦戰,數與大寇逢。……

眼前落魄的郭綸在人生的谷底徘徊,蘇家兄弟都非常積極地推崇這位英雄人物,期許他重振威風。兄弟倆的樂觀投射自己準備去京師參加制科考試,為朝廷建功立業的鴻圖指日可待的壯心。

他們用詩歌為郭綸立傳,也許還拿了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來鼓舞郭綸。郭綸後來怎麼了?萍水相逢,故事沒有進行到結尾,但也可能,兄弟倆見到的郭綸就已經在故事的尾聲。

以大文豪蘇洵、蘇軾、蘇轍父子三人故居地聞名於世的三蘇祠,位於四川省眉山市城西,距...
以大文豪蘇洵、蘇軾、蘇轍父子三人故居地聞名於世的三蘇祠,位於四川省眉山市城西,距樂山大佛不遠。 本報系資料照

〈郭綸〉是目前所見東坡兄弟最早的同題詩作,我們很容易從文字的風格和敘事的筆法推衍印證他們的文學特色——東坡善於小中見大,以烘托、對比的方式刻畫人物的特徵。子由善於發表議論,事理層次分明,正氣凜然。

蘇轍認為郭綸的失意歸因於「有功不賞」,他在詩的序文和內文裡一再提到,這應該也是郭綸心裡的糾葛,出自郭綸個人的判斷。

過去我也同情這位末路英雄,年歲漸長,見識多了辦公室政治,我在自己的日記裡寫下:「要緊的不是你的自我感覺良好,是人家怎麼看你,在人家的眼裡,你到底值多少?」朝廷將郭綸安插到嘉州擔任監稅,就是朝廷給予的「賞」,郭綸看不上這「人才垃圾場」似的「賞」,於是期待落空,悶悶不樂。

四川樂山大佛景區。 本報系資料照
四川樂山大佛景區。 本報系資料照

要說郭綸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嗎?所有自認懷才不遇、沉寂下僚的人都會指陳「正義」沒有在「正確」的位置。

我這麼說或許很殘酷,但是經過切膚之痛才領悟。我們都像郭綸努力過、奮勇過,可惜得到的回報讓我們感到卑微。郭綸「不幸」嗎?當然不是!他的「不幸」感動兩位青年才俊,他的名字列在兩大詩人的詩篇首章,難道不是一種「幸運」嗎?蘇轍不知道,郭綸不甘心擔任的監稅小官,後來他因兄長的「烏臺詩案」牽連,一樣被扔進「人才垃圾場」,被貶為筠州監酒稅。「資源回收」的概念和做法還是好的,只要不銷磨志氣,蘇轍最終官拜門下侍郎(副宰相,正二品),安享終老。

有鹿文化《陪你去看蘇東坡》‧衣若芬著。 圖/有鹿文化提供
有鹿文化《陪你去看蘇東坡》‧衣若芬著。 圖/有鹿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衣若芬所著《陪你去看蘇東坡》,由有鹿文化授權刊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