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中國古建築博物館 王浩一細說山西晉祠之美

經濟日報 文/摘自王浩一《哲學樹之旅:漫漫走過千年之路》 2020-02-06 01:47

山西太原晉祠內最著名的建築聖母殿。 中新社
山西太原晉祠內最著名的建築聖母殿。 中新社

山西,是文物大省,僅宋遼金以前的木建築即占中國同期的七成多。其中,晉祠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皇家園林,集中國古代祭祀建築、園林、雕塑、壁畫、碑刻藝術為一體,建築群包括正殿、魚沼飛梁、獻殿、金人臺、牌樓等,享有「中國古建築博物館」美譽。

雖不是同一朝代時期所建,但是殿、堂、樓、閣、亭、臺、橋、榭等近百座建築物卻相融一致,布局緊湊,錯落有致,是唯一而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

其中最古老的主殿「聖母殿」更是北宋建築,木結構原物,比蘇東坡還多了五十三歲。

著名建築史學家梁思成當年讚譽「布置得又像廟觀的院落,又像華麗的宮苑,全部兼有開敞堂皇的局面和曲折深邃雅趣,大殿樓閣在古樹婆娑池流映帶之間,實像個開放的私家園亭」。

聖母殿木結構建築,為北宋太平興國九年(西元984年)所建,原是祭祀唐叔虞的大殿堂,天聖年間改奉「聖母」(周武王之后,唐叔虞的母親邑姜,也是姜子牙之女),至今殿內仍保存完整宋代彩色泥塑,中間一尊是邑姜主像,頭戴鳳冠,身披蟒袍,霞帔珠瓔,凝神端坐在鳳椅之上;左右有四十二侍從彩塑,也是宋代之物,其中四尊衣著男裝的女官、五尊宦官、三十三尊珍貴的侍女像,儀態不同,仔細觀察她們顧盼生姿,臉龐的清秀與圓潤也因年齡或個性,各自不同,模樣靈鮮。這些宋代作品,頗受歷朝歷代珍惜與推崇。

聖母殿是宋仁宗追封唐叔虞為「汾東王」,並為唐叔虞的母親邑姜改建此規模宏大的殿宇,...
聖母殿是宋仁宗追封唐叔虞為「汾東王」,並為唐叔虞的母親邑姜改建此規模宏大的殿宇,迄今近千年,為晉祠建築群裡最珍貴的宋代傑出典範作品。 繪圖/王浩一

聖母殿的四周有迴廊,屋頂為重檐歇山頂,通高十九米,面闊七間,進深六間,黃綠琉璃瓦剪邊,雕花脊獸。聖母殿的建築形式可以追溯到宋代的建築典籍《營造法式》,而且是宋代建築現存的代表作品。

此外,殿前的廊柱上八條木雕盤龍,也是中國現存年代最早的盤龍柱雕,柱上尚存有宋元祐二年(西元1087年),墨書題記,記載木雕盤龍的製作年分與匠師姓名。

我閒走在寬敞的前廊,細細端詳木柱上的八隻盤龍,姿態不一,怒目利爪,鱗甲鬚髯,生氣勃勃,宛若風卷雲起,意欲騰騰飛動。

殿上的廊柱雕龍皆是北宋原物,且都留下雕刻木匠職人姓名,極為少見。 繪圖/王浩一
殿上的廊柱雕龍皆是北宋原物,且都留下雕刻木匠職人姓名,極為少見。 繪圖/王浩一

迴廊兩側,各侍立有一尊站殿將軍彩塑,皆宋代原物,約四米高,睜眼怒視,模樣震懾。根據《封神演義》,他們是傳說中商紂王的鎮殿將軍,執斧鉞、滿腮飽鬚的是「方弼」,執金鉤、面如敷粉的是「方相」。

演義故事裡,妲己迷惑紂王,欲殺害兩位皇子,將他們綁在大殿角落。方弼、方相很是氣憤,闖入大殿救了皇子兄弟,他們自此流落街頭,最後投在姜子牙麾下。

《封神演義》裡,方弼被封為顯道神,方相則被封為開路神。他倆也是西北民間傳統門神。我從台灣來,對祂們陌生,卻是印象深刻。

其實在宋代聖母殿建築之前,原地已經有「更古老的初創建築」(可惜沒有留下史料紀錄),那是三千年前的「唐叔虞祠」。但是,從白居易〈和裴令公新開龍泉晉水二池〉詩句「舊有橫汙泊,今為白水塘;笙歌聞四面,閣樓在中間」中可以想像,這個晉祠周遭空間,三千年來時廢時興。

在聖母殿北側,有兩株「周柏」古樹,一立一臥,臥者樹分兩叉,樹幹乾裂,虬枝如龍,與地面成四十五度斜角橫撲向聖母殿屋頂之上,有一株直立古柏,則力扛其間(此株比較年輕)。

據考證臥者種植年代較早,是西周時所植,我推論應是「晉侯燮」親手所栽,當是紀念父親唐叔虞。最早祠堂左右,各有周柏一株,另一株在聖母殿南側,清道光年間被砍伐,現存者已有三千多年歷史,因為斜臥,稱之「臥龍柏」。

晉祠創建於西周初年,當初即設定為祠堂功能,所以主殿左右各植有柏樹。後宋仁宗於原址...
晉祠創建於西周初年,當初即設定為祠堂功能,所以主殿左右各植有柏樹。後宋仁宗於原址改建成「聖母殿」,但是古柏依舊長青。 繪圖/王浩一

歐陽脩〈晉祠〉詩句,說得更詳細,多了一些景色描繪和心情抒發,其中一段:

古城南出十里間,鳴渠夾路何潺潺。

行人望祠下馬謁,退即祠下窺水源。

地靈草木得餘潤,鬱鬱古柏含蒼煙。

並兒自古事豪俠,戰争五代幾百年。

這首詩,是歐陽脩在慶曆四年(西元1044年)所作,在九百多年前,他就如此讚歎「臥龍柏」的鬱鬱古老了,至今它依然蒼勁挺拔。古柏與長流不息的「難老泉」和精美的「宋塑侍女像」,三者被譽為「晉祠三絕」。我離開同行的眾人,獨自靠近「臥龍柏」,觀看粗裂而美麗的樹幹,那個充滿歷史紋理的大農耕時期,我以手輕輕碰觸樹幹,張望《詩經》年代的古樹。或許是我來自海島,對於這樣的歷史沉厚土地,總多了私人的浪漫旅夢與先人緬懷。

西周,是會在朝廷、祠堂或墳陵前種樹的朝代。

關於「周公」,當時他的墓前種有「模樹」,傳說此樹神奇,葉子顏色四季都不同,春綠、夏紅、秋白、冬玄,符合五行變化,可惜此樹已絕跡。至於萬世師表「孔子」,則由其弟子子貢種下第一株楷木後,孔林如今楷木古樹群數量驚人。

楷木也稱「黃連木」,「其幹枝疏而不屈」,意指其樹枝不易彎曲,稱得上樹中之模範。這兩位聖人的墳前樹「楷木」與「模樹」,合稱「楷模」,這就是此詞彙的由來,兩個字都是木部首,懂了,下次就不會寫錯了,也能理解晉祠聖母殿為何有此「齊年柏」。

在晉祠園區亦有其他古樹,在東嶽祠前,有一株西周「長齡柏」,約有三千歲,高17米,胸徑粗約5.2米,樹冠面積300平方米。古樹北側已經枯乾,但是南側部分依然生機盎然,枝葉蒼翠茂盛。

園區還有十多餘株老槐樹,其中以關帝廟內的「隋槐」約一千四百多歲,是太原最老的槐樹。另外,在奉聖寺的過殿本來有四株古樹,分別是松、柏、杄、楸四種,取「松柏千秋」的吉祥意,厲害的是它們為唐朝尉遲恭所種,可惜松、柏枯死於金元時期,杄樹也死於五十年前,僅剩30米高的「唐楸」,目前松、柏、杄樹為近代補植。

本文摘自王浩一《哲學樹之旅:漫漫走過千年之路》,有鹿文化出版

建築 文化遺產 藝術 文物 壁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