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大摩前亞洲區主席指「香港玩完」 史美倫:不同意

本文共1216字

聯合報 記者謝守真/即時報導

由於港股表現疲軟,摩根士丹利(大摩)前亞洲區主席羅奇近期撰文《我很痛心地說,香港已玩完》(It pains me to say Hong Kong is over)指,香港因政治因素、大陸因素及中美關係等影響之下「已經玩完」。對此,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14日回應稱,過去30年來,經常有不少人多次看淡香港市場,但每次香港都可以再創高峰,不同意「香港已玩完」的說法。

綜合香港經濟日報、明報報導,14日為港股農曆新年開市首日,史美倫出席其開幕式並就羅奇「香港已玩完」一文表示,過去三十年經常有人預測香港市場「已玩完」,但每一次香港均能證明實力和韌力,以及回升及創出新高峰。

她認為,香港市場基本面依然強勁,並相信宏觀環境改善將令投資者回流。「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沒有變,如果我們看見這些優勢,如法治精神、透明度、公開(市場),令到投資者對我們有信心,這些因素都是存在的。」目前挑戰為大環境因素,有信心香港能隨中國經濟回好,同時港交所亦會多元化香港的投資者。

與此之前,由於港股表現不濟,羅奇近日在英媒撰文《我很痛心地說,香港已玩完》(It pains me to say Hong Kong is over)指出,經濟活力比股市更重要,但對香港來說,股市一直是成功的象徵,長期以來一直是世界第四大交易所,「我很痛苦地承認,香港現在已經玩完」。

羅奇寫到,香港曾經被他稱之為家、並視之為活力堡壘的城市,在過去的四分之一個世紀裡,是世界上表現最差的主要股市,自1997年移交給大陸以來,恒指基本持平,僅上漲約5%,同一時期,標普500指數飆升了四倍多;滬指也遠遠超越香港指數。

羅奇分析,香港的終結是受到三個因素的共同作用,首先是香港本地政治,港府在2019年推動《送中條例》修訂,引發大規模示威,其後中共中央實施新國家安全法,削弱香港自治。再來,長期以來大陸槓桿港股,由於種種原因,大陸經濟陷入困境,結構性問題包括「三個D」,即債務、通貨緊縮和人口,還有新冠疫情影響,以及房地產市場和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周期性壓力相結合,因此引發長達三年的熊市,導致滬深300指數較2021年春季高峰下跌4成以上,恒生指數同期下跌49%。

第三個原因,羅奇指出,中美競爭自2018年來愈演愈烈,而香港已深陷交火之中,這導致香港與其許多亞洲貿易夥伴之間產生隔閡,這或將產生巨大影響,特別是香港的外貿總額佔其GDP的192%。

羅奇直言,香港沒有政治迴旋空間來制定自己的路線,擺脫上述因素。儘管大陸經濟因素可能有所改善,但鑑於勞動力萎縮和令人擔憂的生產力前景所帶來的持續阻力,任何反彈或將僅是短暫,同時美中緊張局勢、促使扭轉中美摩擦的捷徑亦尚未出現。

羅奇稱,無法忘記80年代末首次抵港,「那時的香港人既有願景,也有策略。中國(大陸)才剛開始滾動,而香港完全可以成為世界最偉大發展奇蹟的主要受益者。一切都進展順利,持續時間比任何人預期的都要長。『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圖右為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圖左為香港交易所行政總裁歐冠昇。圖/取自香港商報網微...
圖右為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圖左為香港交易所行政總裁歐冠昇。圖/取自香港商報網微博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香港法院頒令南海控股主席于品海破產
下一篇
惠譽香港信評不變 展望穩定 與大陸表現脫鉤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