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日本社會觀察家:單身很自由、自己賺自己花….但將來恐走入隱性的貧窮

2019-11-04 08:30大是文化 山田昌弘

報系資料照
報系資料照

單身貴族快醒醒……

1990年代,我針對當時與父母同住的20歲世代,換言之就是以「賴家單身族」進行調查時,發現他們比父母小時候過得更寬裕,而且是父母那一代想都沒有想過的狀態。

大部分在1940年代出生的父母,年輕時根本沒有想過出國旅遊;跟名牌精品無緣之外,也不會去高級餐廳用餐或滑雪度假。然而,這些與父母同住的單身者,其實就是因為住(寄生)在家裡,才能夠過著父母未曾經歷的優渥生活。而且,這群1990年的20歲世代,也以為自己的生活一定會比父母更優質。像女性深信自己會嫁給一個比父親更會賺錢的老公;男性則認為自己再過幾年,就會賺得比家人多。大家都相信結婚生子後,自己會過得比雙親更好,自己的子女也會更上一層樓。

推薦

總而言之,當時的賴家單身族都抱有一個「寄生的美夢」(Parasite Dream)。 20年後,當他們40歲左右時,很多人卻過得不如父母。時至今日,他們的美夢完全破滅。

中年單身又賴家,有多少?300萬大軍

《單身寄生時代》一書是我十多年前的作品。從1990年起,我便與團隊針對與父母同住、且單身的20歲世代,調查他們的生活型態(含工作、休閒或戀愛等)。之後,再將研究結果匯整成書,向社會大眾發表(與日本社會學家宮本智子、岩上真珠共同著作的《單身社會的親子關係》,1997年,有斐閣出版)。

於1990年代,那些住在家裡的20歲世代,不論男女都不願意踏入婚姻,而是依靠五十幾歲的父母,享受單身貴族的優質生活。然而,當時社會都忽略這些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如居住或飲食等),其實是靠雙親支撐,才能將自己大半的收入權充零花。因此,在我拋出「賴家單身族」一詞時,便成為時下的流行用語,特別用來形容那些花錢不手軟的年輕族群。

事實上,大多數的賴家單身族,都以為自己總有一天會步入家庭,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成家立業、要什麼有什麼,然後在40歲左右,還育有兩個小孩。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那些在1990年代才二十幾歲的人,到現在也四十歲上下了,他們的未來又是如何?

根據日本總務省統計研修所(按:日本總務省,相當於臺灣的內政部。統計研修所,為專研日本各府省統計資料的機構)的西文彥先生,每年針對與父母同住的單身者,所做的人數與就業狀態統計顯示(見圖表1-1),35歲至44歲,與父母同住的人逐年增加,截至2015年為止,已高達308萬人(於2016年,減至288萬人)(按:根據內政部統計,臺灣在1997年,20歲至50歲的未婚者中,男性占44.5%、女性則為27.6%,顯示女性普遍較快進入婚姻且未婚率低;2017年,男性未婚率突破半數達到53%、女性則為43.5%)。

當然,並非所有的賴家單身族都終身未婚,永遠住在家裡。其實不論男女,還是有不少人成功脫離單身,按照自己的計畫結婚、生子。但話雖如此,還是有不少人維持單身的身分。因此,我將這群總數三百多萬、四十幾歲單身、仍住在家裡的人,稱為「中年賴家單身族」。

為什麼他們無法得償所願,都老大不小了,還得依靠家裡?其實這個問題正突顯了,目前社會整體所面臨的逐底競爭與其嚴重性。

泡沫經濟破滅,想結婚真的很難

單身貴族是從1990年代前半,也就是「泡沫經濟破滅」的時期,開始受到重視。想當然耳,1990年初是泡沫經濟的巔峰,所以不存在泡沫這個名詞。當時,人人都以為國泰民富的好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

總而言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日本便進入高度經濟成長期,中間雖然也經歷過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讓經濟成長多少受到影響(按:第一次石油危機爆發於1973年,導致日本經濟陷入混亂。隔年,日本出現了戰後第一次經濟負成長,以及嚴重的通貨膨脹),但1980年代是「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出自於《日本第一:對美國的啟示》,作者為哈佛大學日本研究權威傅高義﹝Ezra F. Vogel﹞)的時代,當時大家都以為日本的經濟會不斷蓬勃發展,不管男女老少,人人都可以過著富裕又穩定的生活。

然而,這個泡沫卻破滅了。泡沫經濟究竟何時開始?雖然眾說紛紜,但一般認為是在1992年至1993年左右。在此之前,日本全國上下普遍都樂觀看待。即使近幾年來,於《希望差距社會》或《家庭難民:四分之一單身與社會之衝擊》(2014年,朝日新聞出版)等書中所述,大部分的民眾對於貧富差距或婚姻等議題並不以為意。不少像我一樣的社會學者,也都認為不過是適婚年齡往後推延而已。因此,在當時,輿論大都將這個現象歸咎於「年輕人崇尚自由」的緣故。

然而,實際卻是大部分的人想結婚也結不了,而且社會大眾的想法也開始轉變,單身貴族的價值觀普遍受到推崇。更何況,現在的40歲世代,在那時也都還很年輕(見圖表2-1)。

有鑑於此,我便與其他學者透過民生經濟研究所的專案,調查單身年輕族群的經濟狀況。

大半收入自己花,只想享受生活

1990年前半,景氣一片看好、工作也不難找,於是我的研究團隊便實際調查單身者的生活型態。後來,根據研究結果,我大膽提出「賴家單身族」這個名詞,為整個報告做個總結。

在過去,日本依循歐美文化,認為單身是指有能力獨自生活的人。

的確,日本在1970年代高度經濟成長時,地方城市有一大批的年輕人集體湧入東京首都圈、大阪圈或中京圈(名古屋市周邊)等大都市就職(按:日本的三大首都圈)。因此,一個人在外地打拚的單身者不僅人數眾多,而且比例也較高。直到1990年左右,這些人在首都圈或大阪圈等都市結婚生子,然後他們的子女也逐漸長大成人。

總而言之,在高度經濟成長期結束以後,這群在大都市長大的年輕人變成主力。他們大都就讀當地的大學或在公司上班,因此從1990年起,與父母(按:歷經高度經濟成長期,年輕時在外地打拚的人)同住的單身者才會大幅增加。

根據我們的調查,1990年左右,二十幾歲的單身者,有6成的男性與8成的女性住在家裡,而且這些人過著相當優質的生活。

於是,我才會想出「賴家單身族」一詞來形容這些住在家裡,由父母負擔基本生活開銷,卻將自己不錯的薪資拿來當零花的未婚年輕男女。

當時,社會上雖然已經出現飛特族,但不論男女大都是正職員工,而且飛特族的時薪也比現在高。

舉例而言,根據日本新生銀行的調查,1990年前半,上班族的零用錢平均為7萬日圓(按:約新臺幣1.9萬元,全書匯率以1比0.27換算),比2010年的三萬多日圓(約新臺幣8,300元),高出一倍以上(按:2017年,日本上班族零用錢平均為近4萬日圓,約新臺幣1.1萬元)。圖表2-2雖然是1998年的資料,但從該圖表仍可看出已婚者的經濟條件也比現在寬裕。

這些二十幾歲仍住在家裡的賴家單身族,他們的父母大都五十幾歲,而且歷經了高度經濟成長期,然後進入公司上班,因受惠於日本年功序列制度與終身聘僱制,除了薪資較高以外,生活品質也相對穩定。

總而言之,這些父母的生活品質較為優質,並且寬裕。而他們的小孩在泡沫經濟破滅以前(1992年至1993年),也幾乎是薪資豐厚的正職員工。那是一個連新進員工的季度獎金,動輒50萬日圓或100萬日圓起跳的年代。

圖表2-3則為1995年的資料,由表可知,當時單身OL大都擁有高單價精品。最近幾年,一提到「血拚」,大家都會聯想到中國人,但當時的日本人其實也不遑多讓。只要一出國,女性就狂掃名牌貨;男性則熱衷於購買高級手錶或轎車。雖然不能說人人如此,但整體而言,那時大家都荷包滿滿,買得起奢侈品。

我認為,賴家單身族之所以形成,原因之一就是捨不得放棄這樣優渥的生活品質,才遲遲不想結婚,不是嗎?不過,他們的「富裕」被過分誇大,讓大眾為這些人貼上「靠爸」、「靠媽」的標籤,並非我的本意,但這些人確實就如同賴家單身族的字義,過著這般小康的生活。

從當時的訪談我們可發現,不論男女都認為「自己一旦結了婚,應該會過得比父母好」。那時,二十幾歲仍住在家裡的單身者,對物質生活相當挑剔,眼高手低的心態,讓他們寧可繼續過著賴家單身族的生活。再加上《男女僱用均等法》於1986年施行,使得那個時期造就出一批20歲後半的單身寄生OL。

男性大都住在家裡,過著優渥的生活:女性也開始當上儲備幹部,在職場上跟男性一較長短。而從事行政助理的女性工作者,也不急著結婚,她們總覺得自己將來一定會過著貴婦般的生活。

不論男性或女性,都像連續劇的主角一樣,幻想自己將來會有一個「摩登家庭」(New Family,由戰後嬰兒潮世代所構成的家庭),所以才放心享受寄生族的生活。

此外,1990年代前半,日本吹起一股戀愛旋風,堪稱戀愛風潮的全盛時期,如同關西大學的谷本奈穗教授在《戀愛社會學—「遊戲」與浪漫的雙重面貌》(2008年,青弓社)一書中指出,1990年代社會大眾對戀愛抱持樂觀的態度。不管是否單身,大家都夢想著「自己一定會遇到條件不錯的另一半,然後步入家庭」,而且當時的男性也比較勇於追求異性。

再者,那時候也瀰漫著一股「不在乎天長地久,只要曾經擁有」的氛圍。年輕男女交往不是為了結婚,而是享受談戀愛,在1990年代前半,不論男女,與異性有過親密關係的比例明顯增加;而大家也都認為,若照此繼續發展下去的話,日本會像歐美一樣,成為「看對眼就同居」的社會。

甚至,只要出版主題與戀愛沾上邊,大都能有不錯的銷量。我在《單身寄生時代》中曾指出,這些人想住在家裡、又想享受男歡女愛,於是賓館便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出現。因為對他們而言,賓館是享受魚水之歡不可或缺的地方。我想,現在對戀愛無感的年輕人,可能很難想像吧。然而,這卻是日本1990年代前半,20歲世代的戀愛實況。

當時,我的研究團隊所調查的對象為1960年代末期出生,亦即1990年代的20歲世代。這個族群其實如同日本經濟評論家荻原博子於《隱性貧窮—中上階級都可能破產的危險家計》(2016年,朝日新書)一書中所述:「經歷過泡沫經濟的人,因為不懂得如何開源節流,因此成為隱性貧窮的世代」。

該書出版時,日本市調專家,同時是慶應義塾大學商學院的清水聰教授也指出:「那些經歷過泡沫經濟、40到50歲的人,對生活真的很有品味。」(於座談「何謂串聯時代的個人」,摘自《三田評論》,2016年6月)。

根據清水教授的說法,他們從小便有「非精品不用,要用就用好的」心態,尤其是在泡沫經濟時期,這些人吃喝玩樂都要最好的,因此養成一流的品味。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認為,日本的商業設計之所以走在時代尖端的原因。相較之下,現在年輕人的消費心態是「物美價廉就好」,不在乎品味。或許有人會說這是馬後砲,但我個人認為,這是因為社會風向從「精品至上」搖身一變為「講求CP值」。

總而言之,那些經歷過泡沫經濟盛況,生活極盡奢華的40、50歲世代,雖然創造了酷日本(Cool Japan,日本政府向海外推銷國際公認的日本文化軟實力,所制定的宣傳計畫與政策)的旋風,但誠如荻原博子在《隱性貧窮》中所述,「非精品不買」的習性,已經成為這個族群的問題。因此,不少中年世代都是借錢來打腫臉充胖子的。

單身賴家,是場階級拉鋸戰

根據我的研究團隊所做的20歲世代單身族群(含非賴家單身族)調查,1960年至1965年出生的人在25歲到30歲時,畢業後進入社會都經歷過泡沫經濟的榮景(其實1965到1980年出生的世代,也都享受過泡沫經濟的優渥生活)。在1990年的單身男性中,這個族群約占65.1%,女性則為40.4%。直到2010年,當他們步入40歲後半時,單身男性的比例降為22.5%,女性為12.6%。總而言之,那些在1990年,25歲至29歲的未婚男女,雖然有三分之二的人結婚,但其中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到現在依然單身。

順便一提,1990年的30歲後半族群(35歲到40歲),其單身比例更高,因此,當他們在2010年邁入50歲以後,大多數仍然維持單身。

雖然當時30歲後半的世代,到底抱持何種心態,我們不得而知,但20歲後半的族群卻如同我前面提及的,大部分都有成家立業的想法。可是結果卻有三分之一孤獨終老,這個數值相當值得我們省思。

而這些人正是目前中年賴家單身族的前身。

即使日本經歷了泡沫經濟破滅、少子化元年,但整體而言,1990年代前半,整個社會風氣還是相當整齊劃一。此時,雖然已經有所謂的飛特族,但只要有心,找一份正式的工作並不算太難。而且,勞動市場相當活絡,即便辭職,也能馬上另尋高就。如果有親朋好友的推薦,那就更加事半功倍。這跟現在一旦辭職,便找不到工作的窘境,簡直天差地別。

雖然1990年前半,日本國內已經出現飛特族,但這些人總以為只要他們願意的話,要工作有工作,相個親就可以找到對象。哪怕事實並非如此,但就心理層面而言,男性都覺得:「找一份正職哪有什麼難的?」而女性則認為:「只要我願意,多少人排隊等著娶我呢。」換句話說,當時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時代。

然而,現實又是如何?如同我前面提到的,雖然大家都以為,只要我願意隨時可以結婚,事實上卻有三分之一的人孤獨終老;人人都以為找一份正職工作很簡單,但現實生活中是時薪聘僱越來越多。

總而言之,看似立於同樣起跑點的年輕人,差距之所以越拉越大,其實早在這個時候就已經開始發酵。

時至現今,或許他們會後悔:「當初要是我結婚的話、要是我不辭掉工作的話,就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這簡直就是2017年由暢銷漫畫改編的連續劇《東京白日夢女》(按:日本漫畫家東村秋子著,2014年,講談社;2017年,中文版由青空文化出版,講述大齡單身女子,為了追求幸福,在工作和戀愛中陷入苦戰的故事)的翻版。

然而,截至1990年代前半,這些人卻不以為然。不論是當事人,還是學者,也被社會的劃一性所朦騙,以為人人如此,完全沒有料到可能發生今天這種差距擴大,或差距固定化的社會現象。

然而,階級差距的起因,早在1990年埋下種子。這個問題的來龍去脈,也可以說是逐底社會的開始。

※本文節錄自《失控的逐底社會》,由大是文化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生活 單身族 結婚 精品 婚姻
活動快訊
A- A+

大是文化

「做對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對更重要。」——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 在這裡,我們不斷嘗試著做對的事。

相關新聞

撕去可愛教主包裝 35歲楊丞琳生命練習曲:比起討好,我更想用真實的自己引起共鳴2019-12-11
借款250萬、每天苦讀12小時,終於能翱翔天際──自訓機師鎖國璽:努力會占成功的80%2019-12-10
他23歲發明水管疏通神器 國際展奪金將量產上市2019-12-10
花九年考公務員,是堅持還是「啃老」?其實是父母「肯」出來的!2019-12-09
特休遞延 不是雇主說了算2019-12-09
棄陸電子業工作偕妻回台 他倆靠水產加工闖名號2019-12-09
前空姐花光積蓄抵押房子 投入有機菇獲選百大青農2019-12-09
Excel打開是亂碼?教你換一個「開啟方式」,瞬間找回所有資料2019-12-07
中市與19家企業攜手 協助身障勞工職場體驗2019-12-07
找不到嚮往工作?心理師設計牌卡由興趣開始探索2019-12-07
五成青年沒做就業準備 最大困難是「不知自己是誰」2019-12-07
怕老闆給太少?理財專家:把薪水告訴同事吧2019-12-06
醫生一家三人失智 推老幼共學解憂學堂2019-12-06
太魯閣族「斜槓」醫師 種咖啡只為替部落找商機2019-12-05
記住3步驟3數字 成功開店2019-12-05
理科太太退出Youtube》剝削自己只為爆紅「10分鐘」?網紅做不好憂鬱,做得好得憂鬱症!2019-12-04
別耗時間一個一個點選啦!9個超強 Excel 快速鍵,不學會後悔2019-12-04
他當上主管才看透真相:太認真、太專業、太忠誠都是升遷阻礙...2019-12-04
樂桃航空招募空服員 預計錄取名額破百2019-12-04
社工常被認為「做功德的」 本科生寧學非所用2019-12-04
連年薪千萬總經理也想離職 沒有一個工作是不受委屈的2019-12-04
對事不對人,只是討厭你的藉口…揭開職場真相:別把「交情」當成「友情」2019-12-03
他刪臉書、IG苦讀半年 獲金融分析師共20證照2019-12-03
李家同:不要戴VR眼鏡決定教育政策2019-12-03
程式教育從小做起! 七年級工程師翻轉偏鄉孩童人生2019-12-03
藝人低薪製作單位沒錢 誰在中間把油水撈走了?2019-12-03
多元表現成升科大主戰場? 師憂教育資源不均2019-12-03
高職跨科申請科大自傳多著墨 普通高中生多備3件作品2019-12-03
人生落後了,跟不上別人--請問你的手上戴了幾支錶﹖2019-11-30
工程師、留美董事長成遊民睡街頭 人生崩塌主因產業變動太快2019-11-30
學習歷程多就是好? 台大電機系根本不參採多元表現2019-11-30
82年生金智英在台更慘?台妻收入增、台夫不快樂2019-11-29
職場最討人厭!專家證實:這7種人很難在工作上獲得成功2019-11-28
台大電機系校花 回饋母系培育人才添佳話2019-11-28
跨縣市找工作他解失業苦 還有3萬獎勵金、1年租金補貼2019-11-28
飛機修護士退役 他補習半年練體能考取消防特考2019-11-28
八旬國寶時尚設計師活力無限 正式跨足高級珠寶市場2019-11-28
僅三成五企業辦員工培訓 勞部推提升計畫最高補助200萬2019-11-27
想學空拍嗎?無人機證照明年上路 政府職訓班補助七成2019-11-27
求職調查:台陸港澳青年都迷惘 港青適應改變力最強2019-11-27

熱門文章

新北市三環六線計畫 八里輕軌獲交通部審查通過2019-12-11
星宇取得營運許可證 旅行社推澳門四天三夜1萬2,400元2019-12-11
外資:半導體股漲到下季2019-12-12
庫克唱旺AR 台系鏈振奮2019-12-12
5G頻譜競價 台灣大呼籲同業協商2019-12-11
女力崛起不設限 突破性別框架勇敢築夢2019-12-11
宏達電:AR、VR產業發展空間大2019-12-12
5G助攻 帶動AR、VR軟硬體商機2019-12-12
5G競標次日 喊到294億2019-12-11
侯智元操盤 環泥攻模組建材2019-12-11
氣候變遷績效 我倒數第三2019-12-12
培育人才 提升國際金融地位2019-12-12
環泥資深副總...陽光大男孩,愛打籃球2019-12-11
SEMI:全球設備銷售2020回溫2019-12-12
寶鋼下月盤價開漲 鋼價向上訊號亮了2019-12-11
學者:明年氣候變遷績效排名 恐更難看2019-12-12
高端CPC廠 訂單滿手2019-12-11
數位經濟論壇 /美拉攏台灣 加入防堵華為2019-12-12
中華信評:企業明年面臨五風險2019-12-11
國際遊艇展 80大廠搶商機2019-12-12
CCPI倒數第三 環署:評比考核方式不公平2019-12-12
國際遊艇展/製造商精銳盡出 新品齊發2019-12-12
數位經濟論壇 /挺金融科技 採輕度監管2019-12-12
南僑明年營收挑戰200億2019-12-12
國際遊艇展/周邊零配件業者 大秀實力2019-12-12

會員專屬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新聞解析

贊助廣告

關注更多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