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數位轉型下的角色轉型-以數位教育的”五顏六涉”為例

本文共3079字

經濟日報 本文作者/台科大兼任副教授-羅天一博士

前言-回不去的”轉型”

乍看一下標題” 五顏六涉”,想到鄭秀文的”眉飛色舞”那首歌,直覺下以為”涉”應是”色” 的筆誤錯別字, 但是我要說的是”不,您没看錯”,本文所要分享的確是因數位轉型時所可能發生因”角色轉型”及”情境涉入”下交互作用而洐生的話題。

猶記得作者年初時發表了一篇” 元宵佳節話「三元及地-元宇宙」”一文,文中提及”元宇宙”及”數位分身”等用語,剛好這陣子所謂的數位資產的”市場價值”大為滑落,有可能讓所謂的數位資產投資者或擁有者因跌價損失一下子心情掉入了谷底。但另一方面,令人可喜的是,國內疫情確診人數依目前發布數來看好像過了高峯期,然而就在民眾預期疫情即將好轉的情況下,却又傳出猴痘來襲的病例。這下子,對有可能全面回復日常生活的期待,似乎又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衝擊。

推薦

作者認為可以回到過去的稱"回復",回不到過去的稱"轉變"或”轉型”。作者在教育場域中,目前俱雙重身份,身為兼任教師及在職學生的我之前本以為暑假過後,可以很快的回復學校的教學及求學方式。但在疫情期超過倆年的影響下,可以確定的是有些原有的教學場域或情景因疫情影響下所產生的數位轉型(或稱教學轉型)似乎程度上已發生轉變並且再也回不去疫情前的模式了。

如果數位轉型所發生的改變已是個事實,那本文所要討論的是另一種要面對的事實即是配合”數位轉型”可能要隨之改變的-“角色轉型”,角色要如何轉型?教育乃百年大計,無論就學校的傳統教育及企業的進修培育而言,在疫情期間原有的教學及進修模式在程度上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響並做了改變。

這些改變可以看到的大都是外部的改變(或稱硬式改變)-例如教學場域由教室轉為螢幕、師生間互動少了對話及眼神接觸、學員間没了群體討論,但多數的視訊教學以內容傳授為主的教學方式倒是没什麼改變,就是把原有上課的簡報檔拿來在以開會為主的視訊平台上播放,並以原有在敎室的講述方式對著螢幕前的麥克風以原有的上課方式講課。

上述的視訊方式,線上的學員如果不開鏡頭,真的可以一邊聽課一邊”多工”的進行其他的事務,所以視訊教學的另一優點是可以”分身多術”。以作者為例,當我的身分是學生時,我可以不用趕時間到教室,反而可以從容的跟聽廣播般一邊聽著視訊教學的上課內容,一邊不影響行車安全的開著車,等停好車坐定位置後,再配合錄影內容可以重覆複習老師講課的重點。另一種情況是我可以同時開著三台設備(含手機)”多工”的上課進修及處理事情,不需像傳統的上課方式被”教室”的實體場域所制約,這種方式也因時間一久進而習慣了。但當我的另一種身份是老師時,我也深怕若是單純的把簡報用視訊平台來上課,那就如同許多老師上課的反應一樣,好像一個人面對著螢幕在說話,没了互動,教課的感受如同螢幕後單調的素色牆面或沉寂的空氣,整個課程進行中頓時没了生機少了顏色。

依據學術理論上來說,數位學習要有三個因素(如下圖)。分別是Utility有效性、Technology satisfaction科技滿意度及Affective reaction 課後反應。有效性代表的是學習的內容與工作的有關性及是否提供有用的技能與知識。科技滿意度包含介面使用容易性、複習的簡單性及介面的滿意度。課後反應代表學習過程的享受性、內容的有趣性及學習過程的滿意度。所以教學的反應是相當重要並會直接影響到學生的持續學習意願的,所以本文就以角”色”轉型配合情境的”涉”入-”五顏六涉”來探討數位轉型下的數位教育。

被迫的改變-場域下的情境 (六種”涉”入)

首先我們先以數位轉型下的數位場域及情境為例,以場域而言,可分為三種:(1)、原有的教學場域,例如教室、講台及投影設備等為實體的場域;(2)、視訊平台課程無論是直播式或預錄後看式等稱為線上的場域及(3)、課程進行方式採用部份實體搭配部份視訊的混合場域。另一種就互動性而言,就姑且用80-20理論(80%的教學及20%的互動)來分類,佔教學時程20%以上的互動稱之為”互動性多”,相對的少於教學時程20%的可稱之為”互動性少”(課程需求較不需互動)。所以三種場域配合倆類互動性可能形成教學上六種情境(如下表)。

主動的轉型-角色 (五種身份)

再則,如果我們以上述六種可能涉入情境因課程進行的內容來置入授課教師的五種可能的角色。

主講:就如同原有在教室中的教學模式,學習的課程以教師的授課為主。所以學習的過程會著重於老師的”傳道授業”及課程互動時對於學子的”解惑”。這種學習模式會以教師的”主講”角色為主。

主持:在這種學習模式下,學習場域中的主角會由原有的老師變為參與授課(含演講)的講者或來賓,過程以主持的老師、講者與學員的互動為主。所以原有老師的角色會以帶動學習氣氛及過程為主。

主演:如果說學習場域也是個舞台,那授課的老師除了傳達授課的內容外,其一舉一動及與現場學員的互動免不了就存在著”戲劇”的成份。學習過程中配合課程的節奏,有時授課老師的說學逗唱技巧配合上課內容,作者的課上心得即是學生常覺反應時間過的特別快。

主導:再有一種角色扮演即是教師主導課程的內容並置入戲劇的元素,舉例而言,課程中請學員串扮演員,配合課程內容來演戲。根據作者的心得是配合演出的學員及台下的觀眾會有一種”課堂上演部戲,走出教室永遠不會忘記!”的課後反應。另一種是主導的例子是製作教學影片,作者的經驗是好的影片會有一定的”影響度”,也就是:

影響度=”影”片+”響”度(聲量)

主播:有一種”只聞其聲,不見及人”又相當吸引人的表演方式,相信大家也不陌生,那就是”相聲”。同樣的教學模式中以說故事或搭配相聲的教學方式也是一種角色的嘗試。在疫情時期,有一部”九天玄女降落中華路”的網紅影片,您可以試試光聽聲音就會有種娛樂的感覺,想忘都忘不了。同樣的,人們在通勤時,尤其是開車,以聲音為主的內容作為數位學習,授課者以主播的形式來講授,就更合適不過了。

數位內容:五顏六涉新場域,跨域跨境新舞台

數位學習下的轉型,有了上述的五種角色身份(身份轉型),六種情境(學習場域)涉入,其轉型組合如下表。有了數位教育轉型的組合,那組合後的下一步為何?作者認為數位學習轉型的下一步即是”數位學習新生態”。

數位學習新生態結合了新的六涉舞台場域、新的五顏角色扮演,接下來可以考慮新型態的數位內容張力,而新的”數位內容”設計”恰可以用”學無止境”的跨域跨境新領域來形容。

隨學習Learning-tech

近年來網路的加速及資訊科技的進步,各種新興技術如人工智慧、數位加密資產及其他各項持續發展中的科技正逐日的影響著您我的生活、社會的安定及經濟的模式。更甚而為之的是國家安全,例如此次的俄烏戰爭下的網路戰,假訊息及網路駭客入侵互攻癱瘓戰術等都已實際發生。這代表著新科技影響著新經濟、新商業模式、新的營運風險等,上述的情況也正代表著需培養有新的思維或著可以跨領域的人才來因應。

以跨域的學習內容為例,在國內,法學領域上有著傳統美譽的東吳法學院,在倆年前推出科技法律組資安班,自課程開設以來,吸引著各業界領域含資訊、法律、司法體系、金融產業及其他產業的有志跨域在職學子的加入。另一個例子是台灣科技大學因應資安的日益重要,也在管理學院內首先推出資安學程,據悉已吸引了許多有心進修之學員。

而數位學習的轉型就如同台灣科技大學-盧希鵬專任特聘教授所倡導的”隨經濟”思維般,數位學習轉型的”隨學習”未來可能造就另一種新的學習生態系,Fintech金融科技已經來到了Bank 4.0,那Learning-tech ?目前是多少呢?就讓我們期待數位學習轉型的佈局如何步上跨域跨境的新舞台。

本文作者/台科大兼任副教授-羅天一博士。 
本文作者/台科大兼任副教授-羅天一博士。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盛大電梯 深入校園培植新生代
下一篇
輔大辦數位金融論壇 洛桑金融管理學院研究員Jan Carlos開講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