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從驗屍轉戰驗傷,台灣首位女法醫拯救上百名受虐兒:真正讓事情複雜的,是利益相關人

本文共2719字

Cheers:快樂工作人 作者/潘乃欣 圖片來源:廖祐瑲、尹莘玲提供

尹莘玲個頭不高,總是習慣走在隊伍最前,也常是走得最快的那一個。

受訪過程中,尹莘玲一連往返辦公室6、7回,把20年法醫生涯的「戰利品」陸續搬到記者眼前。(原文刊載於2018年5月)

推薦

今年57歲、有「尹柯南」之稱的她,不能接受「沒有證據就說話」。問及她的學經歷,她掏出厚厚一本文件資料夾,從大學畢業證書一路細數到在職訓練證明;談到她目前致力推動的兒童驗傷流程,她堅持穿上手術衣、帽、鞋套,並戴上口罩與塑膠手套,接著在助理的手臂上找到一處陳舊瘀傷,才開始示範;午飯閒談間,不經意提起今年上映的日劇《法醫女王》(UNNATURAL),她也認真答覆:「我沒有看過這齣劇,可能沒辦法回答接下來的問題。」

身為台灣首位取得法醫執照的女性,尹莘玲的故事,無疑是真人版的《法醫女王》,而在起步時,堪稱歷經更多波折。不過,愈是飽受誤解、嘲諷,她愈是用力追尋證據,拚命以實力證明自己的生涯決定。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出生於香港,尹莘玲大學時來台就讀台北醫學院(現為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加入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以下簡稱高醫)的病理部,從此在台灣的醫療體系中落地生根。

在與傷病的鬥爭中,死亡總是意味著醫療的退場與結束,而協助法醫驗屍、查明死因的「法醫病理學」,是病理學的分支,也少有醫師投入鑽研。1994年,尹莘玲開始關切這個少人聞問的領域,她提出進修申請,從高醫遠赴美國洛杉磯接受法醫病理專科訓練。這是她與法醫實務的初次相遇,也翻轉了原本安逸平穩的醫師職涯。

「洛杉磯的一大特點是居民可以擁槍,所以治安不太好,」獨自赴異鄉受訓,尹莘玲沒空憂慮自身安危,只積極地想著「案件夠多,我就能接受很扎實的實務訓練。」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為期一年的訓練中,她平均每天解剖2具屍體,解剖一具屍體平均得花2個小時。解剖前,必須先丈量死者身長,接著拿起手術刀,從兩胸中間剖開,然後鉗斷肋骨、打開胸膛,確認裡頭五臟六腑的狀況,最後再將所有器官歸位、縫合。

出色的英語能力,加上膽大心細的工作態度,讓尹莘玲成為洛杉磯郡法醫部中最可靠的受訓生,「意思是我便宜又好用,也不會出錯,」她一面自我調侃,一面描述解剖屍體的步驟,以及精確查明死亡原因時的成就感。

刀鋒上積累的成就與歷練,慢慢轉化為投身法醫實務的使命。結訓完畢,尹莘玲依規定回到高醫病理部,服務期滿後,便毅然決然放棄年薪200萬元的病理科主治醫師工作,離開明亮的實驗室,到屏東地檢署擔任第一線法醫。

迎接她的,是屏東市立殯儀館裡昏暗老舊的解剖室、6萬元月薪與不規律的高工時。

台灣的醫療水準在亞洲名列前茅,法醫制度則至今仍待加強。36歲開始執業時,尹莘玲相驗的第一名死者是女屍,迫於環境、設備的匱乏,驗屍地點是在毫無遮蔽的鄉間廣場上,「因為驗屍需要解開全身衣物,當時有一群男生圍在我身後,等著『觀賞』……,如果我是死者,我也會死得很不甘心,」她回憶。

為了讓「死亡」這件事更有尊嚴,她尋求佛光山的資助,從解剖台、水槽、地磚到冷氣,徹底重塑屏東殯儀館解剖室的樣貌。這樣的舉動,引起高層對解剖環境的重視,於是將各縣市殯儀館的改裝任務交付給其他法醫。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沒料到,認真改善環境,卻讓她被其他法醫視為「沒事找事做」的眼中釘。

「他們指著我,直說:好好的醫師不當,跑來做法醫,妳到底是頭腦有問題,還是天生喜歡看屍體?還有很多更難聽的話,已經被我忘記了,」說完這句話,尹莘玲當下沉默片刻。

刺耳的抨擊宛如屍臭纏身,難以淡忘。但她沒有逃,而是更認真埋首於每個非自然死亡事件背後的真相。

所謂非自然死亡,包括他殺、自殺與意外,須由法醫判定死亡原因與死亡方式,接著簽核死亡證明書給家屬。碰到複雜的案情時,除了藏在體內的秘密,案發現場的蛛絲馬跡也可能是破案關鍵。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圖片來源:尹莘玲提供)

為了掌握更多證據,她不斷學習,多次自請到海外進修,從解剖大體,到摸透屍骨的法醫人類學,再到還原事件現場的鑑識學,一項也不遺漏。

在她眼中,死亡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真正讓事情複雜的,往往是死者的利益關係人。台灣的法庭採交互詰問制,出庭的法醫必須接受各種質問,無論是否與自身專業相關,「這也是我一直學習的原因。必要時,拿出我的進修證據,就不怕專業被質疑,」尹莘玲再次翻開那疊塞滿證書的資料袋說。這些投入的心力,不是為了展示學識淵博,而是想在利益的爭奪前站穩腳步,替無法發言的死者護住真相。

從驗屍轉戰活人驗傷,改在死亡之前阻止悲劇

至今相驗過4千多具屍體,最讓尹莘玲放不下的,是那幾個嚴重受虐致死的兒童。「他們滿身都是傷,且是顯而易見的傷,為何沒有一個大人能在傷害發生前幫助他們?」她再到澳洲進修臨床法醫學,並返回高醫病理部任職,在台灣首創驗傷醫療服務,希望成為那個阻止悲劇發生的大人。

她和高雄市政府社會局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合作,2014年於高醫成立「兒童少年驗傷醫療整合中心」,背後是一個連動檢察官、社工師以及各專科醫師的完整救護機制。

在設有一整面玩具牆的病房裡,尹莘玲替傷勢嚴重,或是難以判斷是自為或他為的受虐兒童驗傷,服務至今,平均每年受理30起案件。

閱遍孩童身上的棍棒傷、燒燙傷,甚至菸蒂傷,她歸納,最常見的施虐者其實是親生父母,又以母親為多。一來是基於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急切,二來或許是因為幼年時期曾經受虐,成年後又對下一輩施虐,形成惡性輪迴。

許多孩子即使忍著痛,也不敢說明傷痕的真實來歷。說了,可能會被安置到另一個更陌生的家庭,或是與親生父母對簿公堂;但若不說,身上的、心裡的傷口永遠無法癒合。

參照國外的做法,尹莘玲自製L型驗傷尺,從傷口的顏色判斷受虐時間,同時引進多波域光源儀器,「這是讓傷口無所遁形的『照妖鏡』,光一照下去,有沒有傷、傷口是真是假,全都騙不了人,」她用最科學的方法,代替最弱勢的兒童說出真話。

高醫病理部主任楊曉芳表示,一般而言,女醫師選擇病理科,通常是看上這裡固定上、下班的作息,以利兼顧工作與家庭。然而,尹莘玲同樣身兼妻子、母親的角色,仍全心致力於驗傷醫療服務,只要接到緊急通報案件,一定是隨call隨到,令人佩服。

從相驗屍體,到如今站在死亡前、為活人驗傷,尹莘玲是台灣第一位女法醫,也是第一位臨床法醫學的實踐者。「就是因為這條路沒人走過,也沒有人在走,所以我更要堅持走下去,」她篤定地說。

※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明明學經歷優異,30歲重返職場卻沒人要他!BCG合夥人:空有一身本領是不夠的

曾被狠狠當掉,她如何變身最年輕教授、還拿下VR領域全球僅6名的Meta獎金?

史上最貴世足!號稱「中東的新加坡」,卡達最強的2項服務你一定聽過

曾是「三分鐘熱度」代表!區塊鏈KOL談自學:真的卡關了,跳過就好啦

從歌手到企業都在用的「聲音魔法師」魏世芬:聲音的問題,是心裡的問題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如果工作佔據了人生這麼多的時間,這麼大份量,為什麼我們不多花些精神,使工作充滿了挑戰、成就與快樂?熱情工作.快樂生活:www.cheers.com.tw

上一篇
桃園再傳自來水管線爆裂 補班下班車潮受阻
下一篇
陳冲:全球化已瀕死
聯合報系|人才招募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