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40年凶殺案刑警父未偵破 38歲繼子科學辦案逮凶嫌

本文共2230字

中央社 記者周世惠舊金山15日專電

北加州警察赫奇森運用「基因系譜學」科學辦案,8月初到夏威夷逮捕40年前一起少女謀殺案的75歲嫌犯蓋瑞‧拉米雷斯。這起命案發生時,赫奇森尚未出生,幼時他常聽也參與調查此案未果的刑警繼父提起,最終由他將嫌犯上手銬。

今年75歲的拉米雷斯(Gary Gene Ramirez)涉及的兇殺命案發生時,現年38歲、在森尼韋爾(Sunnyvale)警局服務的赫奇森(Matt Hutchison)尚未出生,但赫奇森童年時常聽他擔任刑警的繼父談起這樁棘手的案子。

推薦

森尼韋爾位在舊金山灣區,鄰近聖荷西(SanJose),人口約15萬。

1982年9月3日,15歲少女史提特(Karen Stitt)陳屍在森尼韋爾一處公車站附近,驗屍發現她曾遭人性侵,身上有59處刀傷。警方在犯罪現場採集了凶手的精液與血跡。她的男友告訴警方,他前一晚在公車站與史提特道別,不過一直到2000年的DNA技術比對,才讓男友排除涉案,但警方也沒有找到兇手。

未能偵破的懸案在案發近40年後的2022年8月2日,赫奇森在夏威夷毛伊島(Maui)逮捕拉米雷斯,暫定21日將該嫌送回加州受審、22日開庭。

赫奇森12日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說,對嫌犯上銬那一刻,他經歷了一種短暫的快感和謙卑的感恩,心想「終於能夠把這個40年的懸案做個了結」。

他說,「但只有高興一下子,因為後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為該案的逝者蒐集更多證據,以及找出是否可能還有其他的受害人。

赫奇森表示:「我們對所有的案子都有責任,不管是不是懸案。」雖然此案發生在他出生之前,但他就住在史提特遇害的森尼韋爾,當他成為警察並且有機會進到懸案組,他知道這是他想要著力的案子之一,繼續父執輩員警之前的努力。

「能夠和繼父在同一部門工作,讓我有一種驕傲感」。赫奇森上大學時決定當警察,和多數新進員警一樣,他從巡邏工作和深夜值班開始做起。他發現愈是複雜、愈需要深度調查的辦案工作,對他愈有吸引力,於是很自然轉往刑事調查部門,至今累積近8年資歷。

美國聯邦調查局在1998年建立了英文縮寫為CODIS(Combined DNA Index System)的犯罪現場DNA資料庫,成為與其他犯罪現場證據配對或鑑識嫌疑人身分的索引系統。

40年前,警方在史提特遇害現場採集到的精液與血跡,在2000年時被存在CODIS的DNA資料庫中,但由於該案凶嫌未曾被警方逮捕過,檢警多年苦等不到與之相符的DNA資料。

赫奇森於是向國土安全部詢問使用「基因系譜學」(genetic genealogy)辦案的可能性。

他與一名系譜學家合作近3年時間,使用公開的家譜資料庫,從共享基因中建立了一個嫌犯家譜,把涉案凶嫌的範圍縮小到加州中部弗瑞斯諾(Fresno)拉米雷斯家庭4兄弟的其中一人,並取得關鍵親戚的DNA。

弗瑞斯諾距離案發地點森尼韋爾約5小時車程。根據檢方的資料,被列為凶嫌的蓋瑞‧拉米雷斯曾住過舊金山灣區、聖地牙哥、科羅拉多州,最後定居夏威夷。

在8月初前往毛伊島前,赫奇森說,他們已經非常肯定凶嫌的身分,但仍需要取得兇嫌本人的DNA、連夜送回加州犯罪實驗室,「採集當事人DNA樣本活體,與犯罪現場作案人遺留的樣本互相比對」,確認之後才對兇嫌上手銬。

赫奇森告訴記者,40年前警察並不了解DNA的辦案科技,也不會預知現今的系譜學可以協助偵破案件,這凸顯犯罪現場採集到的每個物證都非常重要,而且要能保存到科技變得更好時。

指揮本案偵辦的聖克拉拉郡(Santa Clara County)檢察官貝克(Robert Baker)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嫌犯家譜分析是重要的線索,「就像線民一樣,提供了一個方向」,之後檢察官、刑警和罪犯實驗室再用傳統的調查與分析方式去釐清凶嫌身分。

他指出,建立嫌犯家族譜系的成本頗為昂貴,每50小時的工作約要花費1萬5000美元(約新台幣45萬元),幸好美國司法部在2021年底提供1筆50萬美元(約新台幣1500萬元)經費及其他調查費用,因此能夠對這起懸案建立出嫌犯家譜,並搭機到夏威夷將凶嫌繩之以法。

貝克也是30年前女工程師郝茲(Laurie Houts)命案的偵辦檢察官,對於先後偵破這兩起懸案,以DNA技術逮捕凶嫌,他說是「警方、系譜學家和犯罪實驗室的團隊努力結果」。

貝克念中學時因一堂社會課的「模擬法庭」(mocktrial)對檢察官工作萌生興趣,大學時展現對公共服務的熱情,法學院畢業後最終成為檢察官。關於懸案,貝克20多年職涯的最大心得是「不要氣餒」。

他認為,花很多時間與心力卻不成功是常態,不必因一個陳年舊案阻礙下一個案子的進度,但「永遠要回頭用新的科技,去檢視已經了結的案子或看似解決不了的懸案」。

他說,儘管偵辦懸案猶如「在稻草堆裡找縫衣針」,「成功很難衡量、有時需要點幸運」,但他相信「送愈多的稻草和針進到犯罪實驗室,就愈有機會找到一些可能的證據」。

被害人史提特的父親和姊姊已經過世,她的姑姑莫里斯(Robin Stitt Morris)等了40年,這月初在佛州坦帕(Tampa)收到赫奇森從加州打過去的電話,通知她破案的消息。她一直說,「感謝警方沒有放棄」。

「永不放棄,永遠不要讓案情中的任何失望阻礙了追求最終的目標,也就是幫助那些受害者的重要家人」。赫奇森希望藉著這次的緝凶過程喚起更多人關注未能解謎的案子,幫助受害者家屬找到答案,「如果可能,我想盡力平復他們的傷痛,即使只能平撫一點點」。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基隆捷運第一階段何時動工?王國材:希望明年最後一季
下一篇
缺蛋危機暫緩? 農委會證實蛋價今年首度下修2元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