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歷時三年,經濟日報突破百萬會員。感恩時刻,獻上「三重好禮」回饋!

邀請您前往活動會場,有機會獲得iPhone14、咖啡機、AirPods等多項好禮!


不再通知
明天提醒

寧可花48.8億砍樹再種樹、搞電線桿地下化,就是不願幫枋寮蓋一座高架橋?

提要

寧花48.8億砍樹再種樹、搞電線桿地下化,就是不幫枋寮蓋一座高架橋?

怪手進駐屏鵝公路,一一砍除分隔島的榕樹。(屏東民眾提供)
怪手進駐屏鵝公路,一一砍除分隔島的榕樹。(屏東民眾提供)

本文共4061字

遠見雜誌 文 / 彭杏珠

48.8億新台幣可以做很多事!政府卻拿來搞「屏鵝公路種樹百里2.0計畫」,其中6.8億是砍樹再種樹的錢。

明明沿路已有參天大樹,中央卻下令7月1日施工,半年內完成,適值暑假旅遊旺季,警察被逼著站崗疏導車潮,被戲稱「種樹百里=塞車百里」,屏東人歎氣:為何執意限期要做這件事?一座高架橋就能解決枋寮塞車之苦,盼了數十年都等不到;不然拿來救急被禁止輸出大陸的農漁民,不好嗎?

推薦

地方事只有地方人會在意!當全國都在關注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來台,引發兩岸危機時,屏東南部(簡稱屏南)的民眾卻被塞車所苦。原因竟然是政府急著要在明年春節前的元月,完成屏鵝公路(台26線)的電纜、電線、電桿地下化,以及「百里種樹」工程。

說起這件事,枋寮鄉人一肚子氣。當地年輕人阿元(化名)說,枋寮鄉共有15個村落,水底寮(天時、地利、人和三個村的通稱)剛好位於台1線、台17線、建興路東段、建興路西段及屏鵝公路交匯口,這個五叉路口每逢週休二日或國定假期,湧入大批到墾丁的人潮,必定打結塞車。

為何水底寮交通如此擁塞?因為枋寮鄉被台1線切成東西兩半,政府並未興建高架橋紓解。「水底寮村民一點都不天時地利人和,反而是三等公民,從台灣頭到台灣尾,舉凡被省道切成兩半的地方,政府都會蓋便道或高架橋,解決當地的交通問題,唯獨枋寮最可憐,僅有2萬3000個村民,水底寮在籍人口5825人,選票非常少,等了數十年都等不到,」阿元愈說愈氣,每逢假日要到水底寮參加婚喪喜慶,至少要提前1至半小時開車。

其實,只要蓋一座從建興路東段跨到建興路西段的高架橋,就能解決枋寮長年的塞車之苦,連當地的阿公阿嬤都知道這個最簡單的解決方案,但,政府就是做不到。

怪手進駐屏鵝公路,拔除分隔島的榕樹、砍掉兩旁大樹

這也是為何,今年7月1日政府如火如荼執行「屏鵝公路種樹百里2.0計畫」時,當地人會怒氣衝天了。阿元說,「48.8億,什麼事情不能做,偏偏要做這件事,電線桿地下化跟重新種樹並非當地最迫切需要的」。

原來,行政院長蘇貞昌曾於1989至1993年擔任屏東縣長,曾推出屏鵝公路「種樹百里」政策,將省道打造成綠廊。據悉,今年初他南下考察,發現部分路段的路樹虛弱、凋零,指示相關單位規劃「種樹百里2.0」,決定斥資48.8億,將屏鵝公路打造成全台「景觀省道」的示範路段。

當地人李麗芳(化名)說,屏鵝公路北起台1線高屏大橋的屏東端,連接台26線到鵝鑾鼻,全長112公里,30年前種的樹已高大茂盛,以枋山這一段為例,木棉樹有三公尺高,實在不知道為何一定要砍掉重種?

根據政府的規劃,總經費48.8億,除地下化工程42億外,6.8億是「補植或換植喬、灌本」預算,計畫在全線種3700株喬木、64萬株的灌木。阿元說,最荒謬的是,政府選在暑假的第一天施工,還下令要在半年內完工。

從七月起,多台怪手進駐屏鵝公路,剷除分隔島的榕樹、挖掉兩旁的大樹。恆春人看到長得好好的灌木全被移平時,心非常痛。李麗芳說,「即便為了電線桿地下化,非拔除不可,兩旁大樹又沒礙到誰?為何非要砍掉重種,屏鵝公路兩旁樹木已經夠多了,一定要花6.8億種樹嗎?沿路還有些海景處也不宜種樹,視野會被遮住」。

為限期達標,施工單位須在多個工區同時施作,且地下管線的涵洞多位於馬路中央,雖然雙向道路採S型開挖,車輛還能行駛,但已嚴重影響車流量。果然,開挖第一天就迎來大塞車。李麗芳說,以前是塞週五晚上至週日,現在是天天塞,一塞就是幾小時,車流甚至回賭到枋寮,非常誇張。

種得好好的榕樹非得要連根拔起,當地居民心痛不已。(屏東民眾提供)圖/種得好好的榕樹非得要連根拔起,當地居民心痛不已。(屏東民眾提供)

圖/種得好好的榕樹非得要連根拔起,當地居民心痛不已。(屏東民眾提供)
圖/種得好好的榕樹非得要連根拔起,當地居民心痛不已。(屏東民眾提供)

指揮交通的警察到「靠北police」粉專發文洩憤

由於天天塞車,不僅公路總局被罵翻,新任警政署長黃明昭還特地南下枋山,與屏東縣、台東縣警局、高雄市交通局商討疏運計畫。最終,倒楣的又是「人民保母」警察,整天在烈日底下指揮交通。

7月31日,陸續有警察忍不住到「靠北police」粉專發文洩憤:我要靠北屏東縣警察局的百里種樹勤務,明明路口就有施工單位的交管人員,還堅持叫警察站路口指揮?下大雨還要求穿雨衣站路口的用意是什麼?交管人員站不行,一定要穿制服的站嗎?要不要局長以下全部下來站?烈日曝曬,在車上吹冷氣,要求我們站崗曬太陽就很厲害嗎?

另一名警察則抱怨:我就想問種樹百里的罰站,是憑什麼法律依據?還是行政協助?警察全部都去烈日罰站,歷史以來高溫,督勤的只會叫人出去站,不站叫勤務不落實……,就問員警熱衰竭、中暑或車輛因下雨打滑撞擊員警,能不能提告?

為了百里種樹全部去站,有事情再繞遠路跑去處理,有些學長姐站到頭都昏了,如遇危險事件,是否還有精神體力應付?

明知暑假以及國家推動旅遊補助,硬要這時來種樹,沒放暑假,去玩的車潮就塞了,還挑暑假讓民眾塞車,本來路就小,車這麼多,叫員警去罰站,把路弄更小,意義在哪裡?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中央急著推種樹百里=塞車百里=慢速無理

很多人紛紛跳出來質疑。屏東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張怡指出,6月出來的新聞,重點就是「種樹」,電纜地下化就是為了種樹。從政府的說法:「許多路段的路樹...因台電纜線淨空需求的修剪,長年下來修樹勢劣化」,這段話的意思就是因為台電纜線的規定,樹高超過4.5公尺就要修樹,害死很多樹,為了種樹,就要搭配電纜地下化。

張怡進一步表示,種樹種到天怒人怨,竟然要花到6.8億。錢真的不是這樣花的,樹真的不是這樣種的,真的很瘋狂。到底何時要喊停?等到種樹被罵翻,才改口說是為了地下化,但種樹預算明明就是6.8億,又不是680塊錢,是680,000,000,後面有7個零,編這麼多錢,還說「種樹」不是重點,護航的大概是醉了......。

她分別在兩個臉書發文,隨即引來一堆屏東人留言:選舉才會出現的道路,火車通墾丁怎麼還沒拿出來說嘴;當然先把樹種完,然後又砍掉拓寬道路,不然樁腳怎麼分政府預算;要先種樹有錢收,然後砍樹再收一次錢~工程案轉來轉去都是廠商得利~那些都是我們納稅人的錢啊!

屏鵝公路往恆春方向,路邊的艷紫荊樹已被砍除。(屏東民眾提供)圖/屏鵝公路往恆春方向,路邊的艷紫荊樹已被砍除。(屏東民眾提供)

圖/屏鵝公路往恆春方向,路邊的艷紫荊樹已被砍除。(屏東民眾提供)
圖/屏鵝公路往恆春方向,路邊的艷紫荊樹已被砍除。(屏東民眾提供)

7月24日(週日),屏東縣議員候選人張榮志北上探視孫子,隔天也在臉書發文,寫下親身感受:種樹百里=塞車百里=慢速無理。

他指出,行駛在台26線,應該說 (塞)在台26線,行政院院長蘇貞昌的種樹百里美化工程,讓台26線在這個暑假旺季很熱鬧……。恒春半島多年來訴求一條快速道路延伸或鐵路南延,怎麼盼,怎麼求,政府總是漠視,但對這種讓人民質疑的工程,砸錢不手軟,種樹就要花6.8億。恒春半島需要這麼多樹嗎?還要在半年內種完?樹是可以趕時間種的嗎?還是先種完再說,死的再挖,活不了再種?您(指蘇貞昌)大手筆花的都是人民的錢……,有問過人民意見嗎?還是我們就只能接受?只能塞了再上?

陳椒華要求交通部提供完整透明資訊,給國人一個交代!

不僅屏東人怨聲載道,連環保團體也對種樹計畫提出質疑。7月12日,時代力量的立委陳椒華與環團召開記者會,痛批「種樹百里」是「毀樹百里」,認為該計畫沒有基礎調查、生態及景觀專業評估、公開檢視下,就執意蠻幹。

森林城市協會理事長莊傑任則表示,政府聲稱在屏鵝公路要種3700株喬木、64萬株灌木,實際上沿線早就種了喬木、灌木,本案是挖除既有的大樹、上萬棵灌木,再重新種樹,簡直就是毀樹百里。

交通部回應說,5月起已密切請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指導,經多次勘查,植栽作業是針對沿線樹木生長不良或蟲害嚴重,以及樹型、樹勢不佳的喬木作換植、補植。已建置「屏鵝公路種樹百里2.0計畫」網頁,介紹整體計畫內容,相關滾動檢討精進內容也會公開讓民眾瞭解。

陳椒華隨即在臉書回擊:交通部所言避重就輕,與事實不符,未針對我與環保團體的質疑提出說明,公路總局迄今拿不出預算6.8億的種樹百里2.0計畫的完整資料,只給我僅僅七頁的摘要說明!

她認為這個案子攸關行政程序、高額預算、不當砍樹、不當種樹、交通安全等問題,交通部應將完整計畫及相關決策過程等資訊以透明公開方式,給國人一個交代!

交通部的說詞難以釐清外界的疑慮:為何一定要趕在年底選舉的敏感時間做這件事?有迫切到非在半年內完成嗎?明知道現在是暑假旅遊旺季,非要在此時施工?為何未防礙到地下化的兩旁大樹要砍除?目前南台灣烈日當頭,並非種樹好季節,勢必影響植栽存活率,是否還要花費更多人力與經費?

總之,當地人覺得這筆錢不應如此亂花,不如幫枋寮蓋一座高架橋,或是拓寬道路至雙向六至八車道,既舒緩塞車壓力,也可創造全台唯一八線道海岸公路。

屏南快速道路每到選舉就成為話題,選後即煙消雲散

直至民怨四起後,8月5日代表民進黨參選屏東縣長的立委周春米對外透露,「屏南快速道路興建」已獲蘇貞昌點頭力挺。

但,當地人聽了更來氣,「屏南快速道路不知道有多少個版本了,每到選舉就又提一次,到底有誰的承諾兌現過?南州、林邊的二高都不需要可行性評估,唯獨屏南快速道路要可行性評估?這裡又沒有國家公園等不能開發的區域」。

彙整當地人對政府重提「屏南快速道路」這件事的看法,搖頭歎氣居多:四年前,好像也有點頭答應,然後選後說要評估,這些話聽聽就好;選前都是這樣,選後都忘記;10多年來,有哪一個完成的?台北冷氣房裡的政策,如何接屏東的地氣?如果說一說,點點頭有用,恆春早就有快速道路了,這只是每次選舉的戲碼而已啦。

屏南快速道路多次胎死腹中,枋寮連小小一座高架橋都不可得,這也難怪當中央拿出48.8億,執意做這件「非迫切需要」的工程時,屏東人有多憤怒了。

更何況,屏東堪稱是這次中國用經濟報復台灣,禁止農漁產品進口、受傷最重的縣市之一,「政府錢這麼多,不想蓋高架橋、屏南快速道路就算了,至少可以拿來救急一下農漁民吧!」阿元哀怨地說,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拜託政府能不能想一想後代子孫,花在刀口上啊!

※本文由《遠見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關心世界之外,《遠見》同樣關心台灣的現在與未來。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各地多雲到晴水氣減少 東半部有局部短暫雨
下一篇
吳德榮:秋老虎持續 10/5東北風漸增北台轉雨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