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綠電三部曲/一場最好的公民教育課,她們帶孩子思考屋頂上為何有太陽能板

歐盟近年加緊擁抱再生能源,所有新建築的屋頂都必須安裝太陽能板,也有人將此舉視為一場能源自主運動,自己的電,自己發。 路透
歐盟近年加緊擁抱再生能源,所有新建築的屋頂都必須安裝太陽能板,也有人將此舉視為一場能源自主運動,自己的電,自己發。 路透

本文共2603字

經濟日報 記者徐珮君/專題報導

「清晨5點,只要太陽從大屯山出來,就開始發電了,效率很高!」站在林家透天厝前,淡水忠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鎮榮手指向裝置太陽能板的屋頂,興奮的說:「我們推動公民電廠,把太陽光電賣給台電,一度電7.03元(昔日躉購價),一年收入超過18萬元,減碳又有綠能,為何不做?」

國發會3月底公布2050淨零路徑規劃,未來28年台灣將一步一步從減碳到零碳,每個人都無法自外於這張路徑圖,而以公民為參與主體,透過集資,取得一定股權,並參與電廠營運的公民電廠,正邁向零碳的「現在進行式」。

推薦

深度內容中心/製作
深度內容中心/製作

淡水忠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鎮榮與熱心的社區民眾一同發展太陽能發電,做到自發自用...
淡水忠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鎮榮與熱心的社區民眾一同發展太陽能發電,做到自發自用,還可把電力回售台電。記者徐珮君/攝影 林安妮

能源民主 台灣公民電廠起步中

用太陽能長綠電其實不難。李鎮榮笑說,一開始他是為了推動社區活動,但苦無經費,聽說可以接收太陽能綠賣電給台電,就實驗性先在自家生態園區外蓋了六片太陽板,裝置電力1.8瓩,白天陽光充足時,全部用太陽光電,有多餘的電就存到儲能電池裡,可存6度電,晚上用於冰箱、飲水機、電燈照明設備等,電力足夠,「證明太陽光電是可行的。」

與此同時,曾在台電工作30多年、退休前擔任台電董事長特助的淡水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許慧明也開始推動公民電廠,便與李鎮榮共同發起新北市智慧綠能社區合作社,一切從零開始。

合作社推動公民電廠的作法是,由社員認購股金,每股100元、至少認購100股,從525萬元股金起步;2020年至今,已建置七座公民電廠,總發電數為46.1萬度電,賣電收入達272萬餘元。不僅社員人數從一開始的100人倍增至兩百多人,股金更擴大到2600萬餘元。眼看合作社有了明確的獲利模式,現在上海銀行也主動提供八成融資。

李鎮榮描述,「我們的社區意識很強,一開始蓋公民電廠時,口湖子林家三兄弟立刻同意出租三棟透天厝的屋頂架設太陽能板,帶動示範。」雖然屋頂的裝置容量最多只有16瓩,但三個案場一年總發電量超過五萬度電。

「若每個家戶的屋頂自己發電,積少成多,綠電就可以生出來了。」淡水北新醫院看到此案例,也找上合作社「生綠電」。李鎮榮說。

許慧明指出,一般太陽光電產業合作社不敢花資本培養人力,大都直接外包給系統業者做,成本較高,但他們找到綠能產業夥伴加入,用師傅帶徒弟的方式,從規劃設計、採購、施工監造到發電商轉,邊學邊做,「現在全部一條龍,今年又標到東吳大學屋頂建置太陽光電案,有342瓩裝置容量。」

「能源轉型,其實應該是能源民主,每個地方都勇敢建置自己的微電網,自己發電自己用,就不必再依賴台電!」許慧明說。

經歷303大停電,許慧明觀察,「傳統集中型電力系統和供電已落伍了,未來會走向分散型電網,每個社區評估自己的用電需求,建置足夠容量的太陽光電系統及儲能設備,就會變成一個小型電網系統,即使台電停電也不用怕,甚至產生多餘的綠電也能賣給企業,國外很多地方電力系統早就獨立自主。」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在台北市關渡國中建置的「干豆好」電廠,是台北市第一個以公有...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在台北市關渡國中建置的「干豆好」電廠,是台北市第一個以公有建築為基地的公民電廠。 圖/產發局提供

媽媽們蓋電廠 帶著孩子實作能源教育

另一個公民電廠案例,是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在台北市關渡國中建置的「干豆好」電廠。這是台北市第一個以公有建築為基地的公民電廠,也是至今唯一的一個。

為了使公民電廠的公益性最大化,「干豆好」由主婦聯盟和市民集資,把建置電廠所需的63片太陽能板分為兩部分,其中31片由主婦聯盟持有、另32片以每片1萬6410元提供在地居民認購,即可成為電廠的「廠長」。

去年「干豆好」發電23.7萬度,每度以7.03元賣給台電的所得,扣除2%回饋給關渡國中能源教育經費、1%給市府場地租金及必要營運成本後,每名「廠長」可得3000元收益。

基金會資深主任吳心萍坦言,「干豆好」破除我們原本以為太陽光電蓋在台北的發電量會差的迷思,因為就算有豪雨特報、陽光不強,其實太陽能板都還在發電,只是多和少的差別而已,「並非很多人所認知的,以為一朵雲飛過,太陽能板就是廢物。」

她說:「還有不少『廠長』很有理念,用自己小孩的名義買太陽能板 ,他們覺得這樣是對小孩教育最好的投資,令人感動。」

事實上,公民電廠不以利潤為目的,更重要的是公民參與和能源教育。吳心萍認為,《公投法》下修18歲就可投票,現在國中生再過幾年就有公民投票權,而在關渡國中裝置太陽光電,就是最佳的教具。

「這學期我們設計的能源教育課,就會帶學生到學校屋頂上瞭解太陽光電系統,讓學生能思考氣候變遷的問題,以及他們需要怎樣的能源未來?才是更高的價值。」

深度內容中心/製作
深度內容中心/製作

招標門檻高 公民電廠遭排擠

經濟部2020年底公布「合作社及社區公開募集設置再生能源公民電廠示範獎勵辦法」,分兩階段獎勵設置公民電廠,至今僅八個團體通過第一階段提出計畫書,拿到60萬元獎勵金;第二階段獎勵仍掛零。相較歐盟已設定2050年,要有45%的再生能源由公民電廠供應的目標,台灣對公民電廠的態度,卻是「低估」且「曖昧」。

從雙北推動設置公民電廠的經驗,就可聽到太多的不滿和質疑。新北智慧綠能社區合作社理事主席許慧明語氣有些嘲諷地說,我們第一座在淡水鄧公國小建置的公民電廠,是新北市府「恩賜」17瓩的小案場,「讓我們學習模擬」,結果2019年後就無聲無息,此外也因為招標門檻高,合作社根本拿不到公有建築物太陽光電標案。

他砲轟,小英政府上任時很勇敢號召推動公民電廠,卻只有嘴上積極,政府如果有心要推動公民電廠,就應有專責輔導機構,民眾來詢問,可以從零教到會,甚至派專人協助,現在反而是我們合作社扮演這樣的角色。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干豆好」公民電廠,它是全台北獨一無二的公民電廠。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資深主任吳心萍指出,北市府在能源白皮書提到希望每個行政區都有公民電廠,但卡在教育部「班班有冷氣、校校有光電」政策, 逼得市府用批量方式、一次價格標,就把一、兩百個公有屋頂給大同、中租迪和等大系統商來做,「當政府的思維是在追求績效,甚至是比較誰可以付出比較高的回饋金時,公民電廠只好被排除在外。」

吳心萍提到,日本京都府推動公民電廠的思維是,公有屋頂本來就是市民的,所以公開招標時,會分大系統商和市民團體兩套系統,市民團體在評分時還有更多優惠,甚至拿到標案後,京都府連租金都不收,讓市民團體回饋在地環境教育。她呼籲政府理解公民電廠的切入點是在教育面,不要一直用價格標來論斷公民電廠!

對此,能源局表示,《電業法》鼓勵設置公民電廠,政府也提供獎勵措施,公民電廠深具教育意涵,未來將作政策檢視。

綠電三部曲一次看》

未來台灣七成靠綠電,「長綠電」3痛點解決了沒?

鴨子曲線現蹤跡,天黑不閉眼,「穩電網」成台灣考驗

一場最好的公民教育課,她們帶孩子思考屋頂上為何有太陽能板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演藝圈優質父親排行榜出爐 「他」拔頭籌擠下周董
下一篇
產業人才鑑定 四類最夯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