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日本資深媒體人:台灣駕駛人的傲慢,讓道路像「戰場」

 記者鄭國樑/攝影
記者鄭國樑/攝影

本文共1332字

時報出版 原來,這才是日本

日本資深媒體人野島剛說,台灣的道路狀況就和1970年代的日本相同,簡直與「戰場」無異。

2017年九月,《西日本新聞》台北支局長中川博之在深夜穿越臺北中山北路時,不慎遭計程車撞上,傷重不治。在駐台灣特派記者裡面,中川的「愛台灣」是出了名的,跑遍台灣各地去取材,經常在報章上發表和台灣有關的文章。他的驟逝令人感到相當遺憾。

推薦

因為中川並沒有按照規定行走在斑馬線上,這樣的行為肯定是中川的過失較大。暫且不論事故情況如何,據統計,臺灣每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高達兩三千人,而中川不幸成為其中的一個。

之前,日本警視廳發表了2017年度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統計數字,共三六九四人,創下戰後的最低紀錄,與有一萬六千人死於交通事故,被稱為「交通戰爭」的1970相比,少了將近五分之一左右。當時,隨著日本的家用汽車迅速普及,那些被稱為暴走族的年輕人做出很多飆車競速等危險駕駛的行為,因此日本全國進入「汽車惡霸」的交通黑暗期。

之後,日本的警察和學校為了減少交通事故,接近半個世紀以來致力於交通政策的宣傳和改善。我是在1970年代接受初等教育的世代,那個時候校長會在小學朝會時,叮嚀學童:「你們要小心,車子就是獅子。」上學和放學時,都會有熱心家長輪流站在車流量多的路口指揮交通,保護學童過馬路。

日本和台灣的人口比例大概是五.五比一,台灣的交通事故死亡率遠比日本高出許多。台灣的道路狀況就和1970年代的日本相同,簡直與「戰場」無異。為什麼台灣的交通事故死亡率會如此高呢?已經有政府相關部門和專家學者做過諸多討論,我只是一介門外漢,沒有立場提供什麼政策建言。只是從一個用路人的觀點來看,我認為台灣汽車駕駛人的態度,和日本或其他國家相比,真的有點傲慢了。

舉例來說,雖然這個行為不太恰當,但很多日本人到現在還會一邊看手機一邊走斑馬線,可是台灣人很少會這麼做,理由只有一個,因為在台灣的馬路上使用手機非常危險,相反的在日本其實不會那麼恐怖,存在這樣的差異。這個背後當然攸關車子和行人的優先順序問題,日本社會裡行人的地位高於車子,可是在台灣卻完全相反,感覺車子凌駕一切。

我在台灣走斑馬線時,也絕對不使用手機,因為不管是機車或汽車對行人都相當不客氣,每次都以那種「別擋路」的壓迫感逼近,非常不禮貌,我曾經因此轉過身瞪一眼,卻被按喇叭警告。可是在日本,如果是汽車駕駛人被行人狠狠一瞪,反而是自知理虧,態度也會退讓幾分。

台灣的汽車駕駛人之所以傲慢,可能是因為他們本身對於路權有很大的誤解。道路並不是為車子而開闢的,而是為了方便人的移動而存在。但是,他們卻理所當然地認為道路就是車子專屬的空間,這完全是錯誤的。

人會開車、騎自行車、騎機車、步行等,使用不同的交通手段。其中,最脆弱的就是人本身,最堅固的是用板金打造的車子,因此在使用道路時,應該優先禮讓最脆弱的行人,這是基本的尊重。本來,強者的一方就必須懂得謙虛。

台灣的社會倫理、尊重生命以及人權觀念都相當進步,但是很遺憾的,唯獨交通問題似乎還殘留著社會病理和落後現象。我誠摯地希望台灣的汽車駕駛人,能夠「謙卑、謙卑、再謙卑」,這可能是降低台灣的交通事故死亡率,並洗刷惡名的方法之一。(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原來,這才是日本》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2015年,時報出版邁入第40個年頭。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

上一篇
2022年的最後一季,怎麼收尾呢?回到2019疫情爆發前的11,997?
下一篇
國保潛藏負債擴至8,812億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