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台股跌55.37點 三大法人買超24.22億元 15:06

菲中各有顧慮 一帶一路推動腳步慢

2018-07-06 21:21中央社 記者林行健馬尼拉6日專電

雖然中國的「一帶一路」口號在菲律賓喊得響亮,但有哪些具體項目卻不明朗,且在中國與菲律賓各有顧慮的情況下,中國對菲承諾的援助,執行速度緩慢。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儀,這個在當時菲國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AquinoIII)時代被冷落的構想,獲得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熱情擁抱。

菲律賓基礎設施落後於區內其他國家,因此杜特蒂上任後提出「建設、建設、再建設」(Build, Build,Build)基礎設施發展計畫,要打造菲國「基礎建設的黃金時期」。

杜特蒂認為,一帶一路有許多菲國可以借力之處。2017年5月,他到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並見證兩國簽署包括基礎設施在內的多項合作文件。

菲律賓大學海洋事務暨海洋法研究所所長兼政治評論家巴童巴卡(Jay Batongbacal)在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說:「一帶一路很模糊,我們看到很多實例,本來不在一帶一路的計畫項目之內,但突然搖身一變,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巴童巴卡表示,不只是在菲律賓,印尼也有這樣的例子,雙方政府可以把所有合作都扯上一帶一路。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外交官員也向中央社記者表示,據他所知,一帶一路只是中國政府的一種政策宣示,目前還在政府層面。

他說:「菲中合作項目是不是『一帶一路』,這要跟以前比較才知道,它要真的跟以前不一樣,才是真的『一帶一路』,否則就只是掛上『一帶一路』口號的平常項目。」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帶一路是否真的延伸到菲律賓,外界並不清楚,特別是美國在菲律賓還有輪駐軍隊並定期舉辦聯合軍事演習。

杜特蒂上任後評估,菲律賓沒有跟中國硬碰硬的本錢,於是選擇擱置南海爭議,以修補菲中關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北京對菲作出許多援助承諾,以暫時換取南海平靜。

但媒體報導以及多名觀察人士指出,中國雖作出許多承諾,但除了大馬尼拉巴石河(Pasig River)上的兩座橋樑已經動工之外,其餘仍是空中畫餅,這兩座橋樑是否為一帶一路的項目,也並不明確。

照定義來看,一帶一路應為「跨域性」基礎設施,但目前中國對菲承諾的項目看來卻比較傾向國內性質,例如灌溉系統、水庫以及呂宋島南北鐵路系統等。

巴童巴卡說:「如果真的是一帶一路,應該會是機場、港口,但這些項目現階段都還是由菲律賓的國內財團得標在做。」

菲國政治分析專家海達里安(Richard Heydarian)在他的著作「21世紀絲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危險與機會」(The 21st Century Silk Road: Perils andOpportunities of China's Belt and RoadInitiative)中說,一帶一路倡議不夠明確,導致許多國家躊躇不前。

他並警告,中國圖的是區域影響力的擴張,潛在受惠國必須「審慎擁抱」一帶一路之下的各種援助,尤其是主權信用評級較差的小型經濟體。

菲律賓外交研究所研究員艾斯特拉達(DarleneEstrada)也認為,菲律賓參與海上絲路,作「宣示」很容易,但「執行面」肯定會遭遇許多困難。

她在今年3月發表的文章中說:「毫無疑問,執行妥當的港口發展計畫將使菲律賓獲益,但在實務面因應挑戰也很重要。菲律賓是否已準備好與中國共同執行大型基礎設施項目?」

在前總統雅羅育(Gloria Macapagal-Arroyo)時期,菲律賓與中國公司合作的寬頻網路建案以及呂宋島北鐵路建案,都因為傳出貪汙醜聞而腰斬。

此外,艾斯特拉達指出,一帶一路有可能改變區域的地緣政治及經濟版圖,菲律賓若不參與可能會是一項失策,但它在一些國家已經發生問題,因此菲律賓與中國都有必要評估彼此的執行機構,以及技術性事宜。

這名研究員所指的可能是赫班托達港(Hambantota)計畫,外媒報導,這項計畫令斯里蘭卡陷入債務危機,不得不把這座港口租給中國99年。

多名學者也警告,一帶一路導致部分非洲和南美洲國家跌入債務陷阱,一旦菲律賓也陷入這樣的情況,屆時拿什麼還債?是不是要把南海油氣資源拱手送給北京?

對於這樣的擔憂,巴童巴卡也有同感。他說,一帶一路在菲執行緩慢,正是因為政府官員看到其他國家遭遇的窘境,不希望這些事在菲律賓重演,所以謹慎評估。

他說:「很慶幸,即使杜特蒂總統立場親中,但官僚體系還是有在做功課。」

此外,菲律賓經常接受其他國家援助,長年下來已制訂出了一套規則與程序,以確保這些援助對菲國地方社區與勞工就業有利,興建的項目具關聯性及永續性。因此,菲國政府也會依據這些準繩,來評估一帶一路的潛在項目。

在南海爭議懸而未決、菲人對中國的觀感分歧的情況下,中方也對菲律賓有所顧慮,特別是像杜特蒂這樣的「親中」政權能維持多久?萬一菲國改朝換代,合作計畫能否延續?

至於在一帶一路的強勢壓境之下,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是否會被邊緣化,巴童巴卡認為,目前並未出現各國搶搭一帶一路列車的情況,反而是持謹慎態度,新南向不必跟以大型項目為主的一帶一路競爭。

他指出,事實上大型項目很難執行,反而是小規模但廣泛分布的項目,比較容易成功,只要有良好的事前規劃,小型項目連結在一起,也能發揮大型項目的效果,甚至更能讓基層民眾獲益。

巴童巴卡說:「在菲國特定地區如民答那峨島,這樣的模式反而比較好使力,這就是新南向政策的機會。」(編輯:林憬屏)

一帶一路 杜特蒂 新南向政策
A- A+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