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鹿窟冤案糾結65年 陳柏銘代父向村民道歉

2017-12-28 14:06中央社 記者劉麗榮台北28日電

「當政者很奇怪,為什麼領導人可以自新,底下的人卻判死刑」,當年鹿窟基地領導人陳本江的兒子陳柏銘今天代替父親,向當年鹿窟事件的當事人及家屬致歉。

民國41年,發生在新北市石碇區的鹿窟事件,約有近千人被逮捕,135人被判刑確定;其中41人被處死刑,因不當審判或損害人民權益而造成國家賠償或補償新台幣7億餘元。是白色恐怖最大的政治事件。

民國38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陳本江、陳通和兄弟奉共產黨在台最高領導人蔡孝乾之命,在鹿窟地區建立武裝基地;41年12月28日晚間,國防部為逮捕武裝基地成員,派出大批軍隊圍捕鹿窟山區,逮捕近千名村民,加以軟禁、刑求,未經審判就判刑。

監察院今年10月首度公布鹿窟事件的官方報告,並選在鹿窟事件65週年的今天舉辦村民見面會,讓鹿窟事件、玉桂嶺和瑞芳曉基地的受難者及家屬齊聚,揭開心中這段沉痛、難以談論的過去。

因鹿窟案被判刑10年的李石城說,有動機才會犯罪,當時政府的作法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因為有監委的調查,這段歷史才得以平反。他說,歷史就是人走過、做過的事情,歷史的價值在於有教育、警惕作用,未來不能再重蹈覆轍。

出席村民見面會的陳柏銘是當年鹿窟基地領導人陳本江的兒子,陳柏銘說,他覺得當政者很奇怪,照理領導人要判死刑,但罪魁禍首卻可以自新,而底下的人有罪,被判死刑,「相當莫名其妙」,有時候他心裡很痛苦,覺得對不起各位長輩,他深深一鞠躬,「我代替父親向大家道歉。」

陳柏銘在監獄出生,當時他的父母被軟禁在監牢,每天寫悔過書。30歲以前,陳柏銘對鹿窟事件一無所知,他的母親、三叔陳通和等人都閉口不談,他也從未見過父親,對鹿窟事件的了解是從前國史館長張炎憲的兩本書和李石城撰寫的鹿窟風雲得知。

他說,政府當時的做法,塑造成是領導人出賣手下,事實上,參加組織的不是農民就是礦工,他們怎麼知道什麼是共產主義?沒讀過書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真的是很冤枉。

陳柏銘說,領導人自新後就沒事,底下的人卻判死刑,當然會感覺很抱歉。陳本江自新後不敢上山,怕大家找他算帳。陳柏銘去當兵時,母親唯一告誡的是:「絕對不要參加任何黨派。」

今年64歲的陳柏銘,談到素未謀面的父親時淡淡地說,父親早年到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後到北京教書,也許當時是為了理想,認為共產主義有它好的一面才去參加。

陳柏銘也說,他能感覺,鹿窟村民的受難者和家屬對他心裡是有疙瘩的,「有感受到一些敵意」,有前輩直言「以前我是非常討厭你們的」,但也有人認為,那是他父親的事,與他無關。

今天出席的受難者及家屬約有20多人,在場最年長的李成家高齡91歲,其父親李三奇在鹿窟案受刑求後獲釋;陳久雄在鹿窟案受感訓時間最久長達2315日;廖燦在鹿窟案受刑求後獲釋,到今天仍會唱鹿窟事件的教唱歌曲。此外,有一位在鹿窟案被打到骨頭變形、現年93歲的陳皆得,因身體不適未能前來。

白色恐怖 監察院
A- A+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