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別再求職了!就業終結之後...零工經濟的新機會

2018-02-10 17:58udn讀書吧 本文摘自《零工經濟來了:搶破頭的MBA創新課,教你勇敢挑戰多重所得、多職身分的多角化人生》

圖為倫敦的餐飲外送員上街抗議薪資過低及雇主未提供零工保險。 路透
圖為倫敦的餐飲外送員上街抗議薪資過低及雇主未提供零工保險。 路透

五年前,我開設了一門企業管理碩士(MBA)課程,開始講授零工經濟(gig economy)。零工經濟在當時仍是新興趨勢,課程很快就吸引大批學生選修,並名列《富比士》(Forbes)「十大創新商學院課程」。現在,零工經濟已是媒體常見話題,每逢選舉就成為辯論會主題。

儘管如此,很少人真正了解,如何借助於零工經濟,建立富足成功的工作生活。本書與我開的課程,正好填補了那個資訊缺口。

推薦

若把目前的工作世界想成一道光譜,一端是傳統的企業全職工作和職涯階梯,另一端是失業,那麼兩者之間包羅萬象的替代工作,就是零工經濟。零工經濟的範疇包括諮詢顧問、特約派遣、非全職雇用、臨時工作、自由工作、自營事業、兼差副業,以及透過Upwork和TaskRabbit等平臺的接案工作。

零工經濟仍然處於巔覆現存工作方式的早期。僅僅一個世代之前,大部分勞工都還能安心當個全職員工,享有安穩的全職工作,一輩子只為一、兩家公司賣命。現在要退休的世代,生活有節節升高的穩定收入、穩妥的公司福利當靠山,職涯結束時有公司供養的退休金。這種預定往上爬的企業階梯,對今天的勞工是可望而不可及。時代變遷就是如此快速。短短一個世代之間,職缺充足、升遷穩定、福利優渥、保障十足的企業全職就業列車已經離站。

我今天教的MBA學生,畢業時將面對一個迴異於以往的工作世界。他們不能指望從單一工作得到保障,而是要規畫在整個職涯中做許多工作。每項工作的年資,中位數很可能落在三到五年之間。他們的工作生活將是一道由各種工作和工作經驗組成的拼盤。

他們不能奢望收入穩定增漲。工資處於遲滯,獨立工作儘管收入較高,但津貼較低2。每個人都希望薪酬優厚,但是對今天的勞工來說,彈性、自主、使命與工作的意義相互交融等因素也很重要。許多人都願意犧牲一些經濟薪酬,換取能提供這些利益的工作。

他們也正踏入勞工對僵固的「專職員工模式」(employee-in-a-job model)傳統結構日益不滿的世界。2014年的蓋洛普(Gallup)調查顯示,樂在工作、對工作充滿熱情的員工不到三分之一。事實上,近十年來,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對自己的工作感到不滿。相形之下,調查顯示,獨立工作者對工作不但比較滿意,也更樂在其中。他們珍視因為不是全職員工才擁有的自主、彈性以及更高的掌控力,而且他們的收入多半較高。零工經濟似乎是可行的新工作之道。

這些變動對於管理職涯和構建生活的思維,具有重大意涵。美國人生活的傳統軌跡—大學畢業、找工作、結婚、買房、生小孩、送小孩進大學、退休等,仍然存在,但若是沒有穩定的就業可做為堅實的基礎,沒有穩定增長的所得可做為後盾,要實現這條軌跡,挑戰更甚於以往。要擘畫人生旅程、開拓個人前途,零工經濟蘊藏更多的可能性。隨著零工經濟持續成長,我們可以預期,它不只會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也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零工經濟的成長

兩股同步而持續的趨勢,驅動著零工經濟的成長:一是全職工作正在消失;二是全職員工已是許多企業召募的最後選擇。

全職工作 快速消失中

民間部門向來為經濟體每年創造、增加2%到3%的職缺。2000年,網路企業崩垮期間,這個數字跌破2%。2008年時甚至進一步摜破1%,而且直到2015年都維持在此一歷史新低。

就業創造下滑的一個原因,是就業成長引擎走走停停。事實證明,創造最多新就業機會的是「年輕」企業,而非普遍認為的「小型」企業。企業年齡才是關鍵,可是年輕新企業的成長已經萎縮,從1970年代占所有企業的16%,至2011年縮減為僅只8%。

更糟的是,新創企業創造的就業也在減少。年輕公司過去每年創造約300萬個職缺,但這個數字已經下降到勉強破200萬。我任職資深研究員的考夫曼基金會(Ewing Marion Kauffman Foundation)稱這種現象為「就業創造的長期流失」,即「新創企業數減少,員工數減少,成長減緩,因此在美國就業市場創造的新職缺愈來愈少」。

此外,企業正透過裁員、縮編和組織重整,削減全職工作。企業也將以前的全職工作化整為零,變成較小的專案或工作,進行自動化或委外。這樣成本較低廉、更有彈性,而且效率更高。舉例來說,報業的全職員工遠比以前少,但是釋出的自由寫稿工作,卻遠多於從前。在零工經濟中,曾經的全職「職位」(job)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愈來愈多的「差事」(work)。

全職員工 正瀕臨絕種

全職員工是最昂貴、最沒有彈性的人力來源。美國的勞動市場已經結構化,企業必須為雇用全職員工繳最高的稅,給全職員工最多的福利和保障。一名全職員工的雇用成本,比條件相當的獨立勞工高出30%至40%。勞動部不但沒有致力於改變這個生態,反而變本加厲,清查誤把受雇員工歸類為約聘員工的公司。由於政府對受雇員工和約聘員工的定義不清楚、不準確、不斷改變,所以這是個一再重覆、永無止境的任務。

民間部門向來為經濟體每年創造、增加2%到3%的職缺。2000年,網路企業崩垮期間,這個數字跌破2%。2008年時甚至進一步摜破1%,而且直到2015年都維持在此一歷史新低。

果然,雇用約聘員工,而不是全職員工,風氣漸長,成為一股持續而普遍的趨勢。企業依專案、依任務、依時數「採購」人力,勞工成本較低、雇用更具彈性,而且效率更高。舉例來說,雇主可以用兼職公關人員、社群媒體特約人員及外包文案人員,執行過去一名全職行銷經理的工作。雇主可以在有需要的時候,精確配置人力、支付工作薪酬。

儘管如此,雇主對全職員工的需求尚未、也不會完全消失。總是會有一群核心基本勞工、搶手的人才,以及資深管理者,基於各式各樣的理由,公司需要雇為全職員工,以掌控特定的人才和技術、填補具高度人際接觸需求和以關係為核心的職位,或在關鍵業務領域確保品質或一致性。在這群核心人員之外,只要約聘員工和受雇員工在勞工政策上的重大經濟差異繼續存在,雇主對獨立勞工的需求就會繼續成長。

零工經濟大風吹

零工經濟對勞工的衝擊,取決於勞工類型。零工經濟是靠一技之長吃飯的經濟,具備專業技能的勞工贏家通吃。他們身懷炙手可熱的才能,能夠要求高薪資,他們也最有機會架構、設計個人的工作生活,勾勒自己的未來。他們能夠開創同時揉合彈性、自主和意義感的工作生活。具備專長的勞工,有機會在零工經濟裡脫穎而出。

中階經理人和企業薪資奴工看來無法出頭。他們的技能,需求降低,更可能被自動化、契約或外包取代。也許他們正踩著搖搖欲墜的梯子往上爬,或者焦慮地緊抓著好不容易保有到如今的企業全職職位。他們的收入遲滯,福利縮水,太慢才認清就業保障不再的現實。這些勞工在全職職位上苟延殘喘,一旦失去工作,就得掙扎求生。

零售業和服務業勞工,以及其他低技術勞工的命運,在零工經濟中變動輕微,但仍然是狀況最惡劣的一群。這些勞工從事的工作,大多已經是待遇微薄、缺乏保障的兼職工作,福利有限,無法控制時間的安排。他們的薪資遲滯或滑落,工作走向自動化的風險最大。麻省理工學院史隆管理學院兼任副教授芝內普‧東恩(Zeynep Ton)稱這些工作為「壞就業」(bad jobs)。零工經濟中,這些壞工作不會消失;它們是經濟和社會無法擺脫的痛腳。

零工經濟並非萬能,它無法消除劣質工作和低待遇勞工,但它能為低技術勞工帶來正向的改變。身處零工經濟,這些勞工有機會取得更多控制權,在工作生活中擁有更大的彈性和自主性。優步(Uber)駕駛人的工作環境,類似大部分計程車司機的現狀:他們是沒有福利的契約工,沒有加班費,不適用最低薪資規定,而且不能投保失業險。但是,有更多人想當優步駕駛人,而不是計程車司機,部分原因在於他們能夠控制工作時間和工作量。同理,在TaskRabbit或Postmates接工作的人,經濟困境與速食餐廳、零售商店的低薪計時勞工,相差不遠。他們的薪資都很低,而且沒有福利,但是不想到速食餐廳打工的人,卻願意在TaskRabbit或Postmates之類的平臺接工作,部分原因就在於他們可以在自己想要的時間工作,而且想做多少就做多少。零工經濟讓低技術勞工有機會脫離壞就業,提升工作處境。這不是很大的改變,卻是正向的發展。

中階經理人和企業薪資奴工看來無法出頭。他們的技能,需求降低,更可能被自動化、契約或外包取代。也許他們正踩著搖搖欲墜的梯子往上爬,或者焦慮地緊抓著好不容易保有到如今的企業全職職位。他們的收入遲滯,福利縮水,太慢才認清就業保障不再的現實。這些勞工在全職職位上苟延殘喘,一旦失去工作,就得掙扎求生。

◎零工經濟的擴張

退一步思考零工經濟和它在工作史上的地位,會發現它不是全新現象。世界上早就有契約工和顧問專案工作,以及兼職工作。但是,零工經濟散播到中產階級和白領工作,並且打進高價值、高能見度的科技新創公司,這是前所未見的全新現象。

◎中產階級

沒有福利的契約工作和兼職工作,一向以速食業、零售業和其他服務業等「壞就業」為大宗。現在契約工侵入中產階級核心產業,引發許多關注。高階主管助理過去一直是不錯的中產階級工作;但現在,在美國、印度或其他任何地方,都可以雇用線上助理,依時敘薪。如果需要會計師或記帳員,我們可以用QuickBooks將該職位的大部分工作自動化,或者透過Upwork、 LinkedIn、FlexJobs雇用契約人員。

大學的兼任教授,已經是按講授課程支領薪酬。在許多美國大專院校,這些兼任、非終身教職人員(我是其中之一)雖然仍是少數,但正在擴增。這個任教模式需要多久才會進入公立學校系統?零工經濟愈能證明白領工作和專業工作可以重組、外包、廉價取得,它的巔覆能力就愈強。

◎科技公司

不知道為什麼,同樣是兼職工或契約工,和那些我們打電話請來當快遞或當司機的人比起來,得來速車道的服務生或是計程車司機,就是沒那麼有新鮮感。比起普通計程車司機和個人助理的報導,以契約勞工模式為基楚、市值驚人的優步和TaskRabbit等科技平臺,更能衝點閱率。因為是科技新聞,就連勞工都變成有趣的話題。

零工經濟引起的勞工問題,並非新鮮事。早在1995年,勞工部就認為勞動市場的誘因遭到扭曲。他們的結論是,目前的制度鼓勵雇主以約聘員工做為勞動主力,藉由避免雇用全職員工,大幅撙節成本:

當前的財稅、勞動和雇用法律,鼓勵雇主和員工建立臨時關係,不是為了彈性和效率,而是企圖逃避法律責任。雇主不必提撥社會安全失業保險、勞工薪酬,以及健康保險,能省下扣繳所得稅的行政管理費用,並免除依勞動和雇用法律對勞工必須負起的責任。

這份報告發表超過二十年後的今日,勞動政策依然如舊……即使因為愈來愈少勞工為單一雇主從事全職工作,它們變得愈來愈不合理。零工經濟是接案經濟,但我們的勞動政策,只對傳統就業的員工提供福利和保障。

◎零工經濟的規模

零工經濟的規模和成長速度難以測度。正常情況下,就業和勞動市場趨勢資料的蒐集,是由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BLS)負責。到目前為止,在零工經濟成長的量化數據上,勞工統計局做得不是很好。他們上一次做臨時工調查是在2015年。

但是最近終於出現一些研究,初步證實零工經濟的重要性和它的迅速成長。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拉里‧卡茨(Larry Katz)和普林斯頓大學的經濟學家艾倫‧克魯格(Alan Krueger),詳細分析財稅資料後發現:

過去十年,從事替代工作的美國人,增加超過五成,從2005年的10%,成長為2015年的15.8%。

以自行執業或獨資者申報自營盈虧的表單來看,申報所得稅的個人,在1980年約為8.5%,到了2014年幾乎倍增,達16%以上。

最引人注目的發現是,「從2005到2015年,美國經濟所有的淨就業成長,都來自替代工作安排」,而不是來自全職職位。

現在,全職受雇員工仍然是就業模式的主流,但是雇主正在脫離這個模式,勞工也一樣。公司創造的就業減少,轉而雇用更多的約聘人員和部分工時人員。員工福利縮水,許多勞工寧可工作享有更多的自主、彈性和選擇。零工經濟工作者的規模有多大,我們仍然沒有確切的數據。但是證據明白告訴我們,這個數字正穩定而迅速地成長。

好工作靠自己排列組合

圖/udn讀書吧提供
圖/udn讀書吧提供
零工經濟正在把以「職位」為中心的勞動市場,轉型為以「差事」為中心的勞動市場,藉此巔覆我們的工作方式。零工經濟賦予企業和勞工一種新方式,取代一體適用的「全職員工、全職就業模式」。

擁有一技之長的勞工,可以在零工經濟找到機會,將好職位變成好工作。至於傳統上的「壞就業」低技術能力勞工,零工經濟具備將那些壞就業轉為好工作的潛力。將工作從全職職位脫離出來,勞工可以實現受雇員工傳統上不可得的自主權、彈性和控制權。

零工經濟也在破壞我們的生活方式。傳統上高舉債、高固定成本的生活,在工作與所得變動不居的經濟中,無法順利運作。如果能夠一路享有更多休假,如果一生可以擁有更平衡的工作和休閒配置,那麼,選擇一個埋首工作四十年之後退休的人生架構,實在沒有什麼道理。

要在零工經濟中成為贏家,需要新的思維、特定的技能,以及新的工具箱,這些正是本書接下來十章的內容。就業不等於成功。成功的意義在於開創更協調而平衡的生活,找到令人滿意的工作,助你達成專業和個人成功的願景。

因此,別再求職了,現在就開始創造零工經濟生活。


更多內容請閱《零工經濟來了:搶破頭的MBA創新課,教你勇敢挑戰多重所得、多職身分的多角化人生》

MBA 零售業 所得稅 麻省理工學院 美國經濟
A- A+

相關新聞

小心!注意力被賣掉了2018-11-18
不對稱陷阱2018-11-11
自我肯定 別被定義2018-12-03
AI經濟改變策略思維2018-11-25
數位革命 找尋平衡點2018-10-22
AI ETF 投資新星2018-11-28
情感帳戶別透支2018-12-09
學習超業心法 找鯨魚級客戶2018-12-16
頂尖管理大師 教你領導學2018-10-29
區塊鏈創新 打造廉潔AI2018-11-05

熱門文章

商品推薦

商品推薦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