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何妨試行周休三日方案

新冠疫情不僅改變了工作與就業模式,遠距工作、混合工作和零工經濟工作似乎成為常態,更影響到勞工的擇業傾向,進而導致大缺工潮和大轉職潮的發生。(本報系資料庫)
新冠疫情不僅改變了工作與就業模式,遠距工作、混合工作和零工經濟工作似乎成為常態,更影響到勞工的擇業傾向,進而導致大缺工潮和大轉職潮的發生。(本報系資料庫)

本文共1255字

經濟日報 成之約

新冠疫情不僅改變了工作與就業模式,遠距工作、混合工作和零工經濟工作似乎成為常態,更影響到勞工的擇業傾向,進而導致大缺工潮和大轉職潮的發生。面對這樣的發展趨勢,增加每周休息天數,似乎成為因應對策之一。

周休三日,相對而言就是每周工作天數為四天(Four day workweek),事實上就是壓縮工時(Compressed workweek)的作法之一,也就是將某一工作天的工作時數分配到其他工作天來執行。由於目前多數已開發國家都為每周正常工作時數40小時和周休二日,若將其中一天的時數分配到其他四天,自然而然可以達到周休三日的目的。當然,若勞、資雙方沒有高度共識,要進一步推動周休三日勢必會面臨著挑戰。

推薦

每周工作四天的推動已有相當時日,例如,2008年美國猶他州州政府將周五的工作時數分配到周一到周四,每天工作時數為十小時;又例如,美國夏威夷州公立學校於2010年採行每周上課四天的工時制度。很顯然地,州政府和學校屬於公部門,考量的因素比較單純,要推動每周工作四天的工時制度相對較私部門容易許多。

至於私部門周休三日的推動,比較著名的當屬2021年的冰島實驗方案與2022年6月開始實施的英國實驗方案。比較兩者間的異同,兩項方案都強調在工資保證不減的前提上,期望生產力能維持在方案實施前的水準。此外,公正第三方的參與評估,也是取信勞資雙方重要的基礎。至於比較大的差異,冰島的方案是將每周正常工作時數下修為35小時左右,而英國的方案則是下修為32小時。由於英國的方案尚在實施中,結果如何有待觀察;冰島則已經透過勞資協商逐步將周休三日擴及到全國各行各業。

儘管每周要以更少天數來處理相同的工作量,意味著勞工要有更低的出錯率和面對可能的工作壓力。然而,冰島的經驗證明,當員工得以減少工作天數,似乎會更有動力地完成工作。此外,周休三日之後,工作時間的安排似乎會更有效率,無謂會議的安排也會減少。尤其現在管理學界和實務界不斷地呼籲要減少工作職場無謂的會議,以及應該要提高員工的專注(Attention)而非增加無效的工作時數或天數,冰島實驗方案的成果似乎也正好契合這樣的呼籲與發展態勢。更重要的是,因為周休三日,員工的工作與生活平衡可以獲得提升,而企業則可以獲得生產力不變和固定成本支出減少的利益。

若不考慮疫情的影響,近年來我國受僱勞工平均每周主要工作時數確實已較以往減少,為因應疫後就業與工作模式的改變,或許可以評估是否要進一步推動周休三日?

工作時數或天數與薪資一般,同屬勞工重要的勞動條件。長期以來,提升勞工勞動條件多關注和著重於薪資的調漲;當薪資條件不變,減少工作天數自然也是一項提升勞工勞動條件的思考方向。

據此,我們或許可以參考他國經驗推動所謂的「周休三日」的實驗方案。然而,若要執行這項實驗方案,最好是由全國性勞雇組織攜手合作,並在公正第三方參與下,共同來規劃、執行與評估台灣版的「周休三日」實驗方案。一旦證明可行,不僅可以做為周休三日擴大實施的依據,也可以為我國勞資合作寫下新的篇章。(作者是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美國夏威夷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東海大學政治系兼任副教授、空中大學社會科學系客座副教授、財團法人中華勞資關係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公共政策委員會委員。專長研究政治經濟、勞資關係、勞工政策、人力資源、勞動政治。

上一篇
建構公益信託法制的主要課題
下一篇
後G20的美中「緩」對抗?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