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美國大選年 聯準會左右為難

美國聯準會(Fed)。 路透通訊社
美國聯準會(Fed)。 路透通訊社

本文共1396字

經濟日報 社論

現代國家中,往往設立了若干獨立機關,用來管理經濟、媒體等,希望這些獨立機構,不會隨著政黨變遷,而改變其人事與政策,維持穩定的運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各國主管貨幣發行與利率政策的中央銀行,在美國就是聯邦準備理事會。

可是實際上,因為聯準會與央行設定基準利率,影響經濟榮枯,對選舉有決定性的作用,所以在任的總統莫不希望能左右聯準會決策,拉抬經濟,在部分政治不上軌道的國家,總統會不顧一切指揮央行,但在有獨立機關政治傳統的國家,如美國,聯準會通常超然於政治,一切以經濟專業判斷為準。

可是今年的美國大選,情況與以往不同,一方面挑戰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認定聯準會有政治偏向,刻意配合拜登總統,在選前做出利多,而另一方面現任的拜登政府,也希望聯準會能夠降息,刺激經濟,從而提升拜登的勝選機會。

目前美國基準利率還處於23年高點,在5.25%至5.5%區間,抵押貸款及信用卡的利率更是遠高於此,同時通膨仍然高到讓一般升斗小民生活困難,這對想爭取連任的拜登是一大打擊。

面對這個兩難,聯準會擔心,降或不降息都動輒得咎,所以通常不動利率,但市場擔心,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政治干預,如果到應該降息的時機,卻因為擔心被外界批評為偏袒某一方,這也會形成某種方式的政治扭曲。

原本聯準會在今年年初預告將降息三次,可是根據22日公布的5月1日「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紀錄卻表示,近幾個月降低通膨方面幾乎沒有進展。聯準會聲明措辭幾乎排除了在6月集會降息的可能性。聯準會主席鮑爾說,高利率將「需要更多時間才能完成其工作」,而且「需要更長時間」才有足夠信心開始降息。

從這番話看來,短期內, 7月要降息的機率看起來很低,大部分的華爾街研究機構都預測降息將在9月以後,甚至還有部分機構預計今年根本降不了息。鮑爾還在會後記者會中「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堅稱,央行不會按照今年的政治行事曆制定利率。

選舉年不做有爭議的決策,其實是聯準會謹守的政治傳統,從1994年以來,每四年的總統大選年,聯準會七成以上的時間是維持利率不變的,只有在2008年金融危機,以及2020年疫情期間等兩次非常危機時,才會例外的降息。因此外界猜測,最有可能降息的時間是在11月選後,不過到那個時候,對拜登已經沒有意義了。

為什麼聯準會這麼怕川普?川普在總統任內,曾直接批評聯準會,明確指出利率過高,要求聯準會降息,甚至指稱鮑爾為「敵人」,這是歷屆美國總統中從來沒有過的。現在作為候選人,川普也暗示如果聯準會在投票前降息,就是要幫拜登助選的陰謀,他的陣營也在研究,川普回任後,要如何削弱聯準會的獨立性,根據華爾街日報取得的文件,他們建議修法,要聯準會在財政部的指導下行事,白宮要有權力可以隨時開除聯準會主席,沒有四年任期保障。

影響所及,拜登陣營也開始討論,要仿效川普的策略,同樣對聯準會施壓,至少也要公開批評聯準會,表示自己並不贊同遲遲不降利率的政策,可是無能為力來贏取選民的同情。

隨著美國兩黨政治越來越兩極化,聯準會的獨立角色,就愈來愈難維持,等到2026年5月鮑爾的任期終了,下一任聯準會主席恐怕更難以阻擋白宮的要求。事實上,川普陣營現在正處心積慮想要削弱聯準會等獨立機關的獨立性,他們認為獨立機關的職權阻擋了川普第一任期所發起的「革命」,現在川普如果再度取得美國人民的授權回任,絕不能讓這些「深層政府」的獨立機關,繼續存在,如此企圖與用心,正是這次美國選舉讓全世界憂心之處。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朝野同心協力 修好財劃法
下一篇
美國金融戰為何不靈光了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