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社宅聯貸悖離泛公股銀公司治理

蔡英文總統於2015年競選時,曾開出「八年興建20萬戶社會住宅」的支票。為兌現此承諾,內政部國家住都中心最近委由台灣銀行,統籌主辦4,119億元的社會住宅聯貸案。記者魯永明/攝影
蔡英文總統於2015年競選時,曾開出「八年興建20萬戶社會住宅」的支票。為兌現此承諾,內政部國家住都中心最近委由台灣銀行,統籌主辦4,119億元的社會住宅聯貸案。記者魯永明/攝影

本文共1379字

經濟日報 社論

蔡英文總統於2015年競選時,曾開出「八年興建20萬戶社會住宅」的支票。為兌現此承諾,內政部國家住都中心最近委由台灣銀行,統籌主辦4,119億元的社會住宅聯貸案。預計利用此資金於19縣市200多處的基地,興建社會住宅6.9萬戶。這6.9萬戶,加上既有及興建中的4.5萬戶,以及地方政府擬興建與包租代管的8.6萬戶,合計可達20萬戶。

為使聯貸案符合《銀行法》相關規範,內政部以興建社會住宅為國家重大政策的理由,函請金管會鬆綁下列四項限制:一,銀行法33-3條的規定;要求銀行對同一法人之授信總餘額,不得超過淨值15%,其中無擔保授信總餘額不得超過淨值5%;二,銀行法38條的規定;要求銀行的各種中長期放款,最長不得超過30年;三,各行庫參貸部位必須提存呆帳準備;四,一般土建融必須計提至少100%風險權數。

推薦

此聯貸案有台銀、土銀及農業金庫等三家公股行庫以及其他六家泛公股行庫參與。其中台銀、合庫及農業金庫的參貸金額分別為2,000億、460億及279億,而其他六家行庫則為230億。為何民營銀行未加入?聯貸利率遠低於市場利率是民營銀行不願參加聯貸的主因。

即使金管會鬆綁上述四項限制,但由於參貸行庫能額外再貸放出的金額不多,因而參貸金額會排擠其他民間貸款。因此,每1元的參貸金額每年至少損失0.5%,也就是一般參貸利率1.7%及實際參貸利率1.2%間的差距。以參貸行庫最低參貸額230億元計算,每年至少損失1.15億元。隨著近來市場利率上揚,此損失還會與日俱增。顯然地,以利潤掛帥的民營銀行並無意願參與。

內政部有可能積欠貸款本息,因而聯貸案的投資報酬率甚至會低於1.2%。內政部償還聯貸款項主要倚靠社會住宅的租金及管理費收入,占整體現金流入87%,而其餘13%則編列預算補助。由於社會住宅的特性、人口結構改變及龐大數量的空屋,使得租金收入面臨下列三項風險:

首先,社會住宅係政府以市場租金行情打五折至85折,提供經濟或社會弱勢家戶,最多承租六至12年。這些承租的低所得家戶多無固定收入,因而較常拖欠房租。

其次,人口負成長趨勢導致民眾對社會住宅的需求,長期間呈減少趨勢。2015年時,我國出生人口較死亡人口多出5萬人。然而,去年卻反而減少3萬人。因此,社會住宅乏人問津的情形會與日俱增。

最後,去年下半年平均每月用電度數不超過60度的空屋住宅,占比達到8.66%。這些龐大數量的空屋會排擠民眾對社會住宅的需求。

因此,社會住宅並非解決弱勢民眾租屋需求的當務之急。的確,監察院2019年出版的「我國社會住宅政策之推動為符合相關一成效及檢討」專案報告曾指出,學者專家有下列二個共識:首先,只有雙北需要社會住宅,其餘縣市應側重租金補貼、利息補貼和購屋貸款。其次,去化空屋及推動都市更新比興建社會住宅更重要。」顯然地,聯貸案國家隊的主要考量目標並非整體國家經濟利益,而是要在蔡總統剩下一年半的任期內,達成選舉承諾。

內政部舉著社會住宅為國家政策的大旗,泛公股行庫只能杖履相從,但卻衍生下列二個有損公司治理的結果:首先,是否順從行政院的指示,而非經營績效,變成泛公股行庫高階經理人升遷與任用的決定因素。

其次,聯貸案的投資損失由持有泛公股行庫超過半數股權的民間投資人承擔。

雖然金管會不斷呼籲上市櫃公司注重ESG,但內政部的社會住宅政策破壞了G,也就是「公司治理」的原則,更顯得格外諷刺。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疫苗採購黑箱 誰來揭「衛福布」?
下一篇
避開綠天鵝 政府要更積極行動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