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notice-title img

經濟日報數位訂閱 慶周年
訂1年加碼抽 米蘭雙人來回機票

離活動結束 最後倒數
新舊訂戶皆適用!12/04截止,敬請把握!


不再通知
明天提醒

扣除額稅改 應建立第三道防線

綜所稅租金支出列舉扣除上限12萬元,是否太低以及是否應將其改列為特別扣除,近來引起社會極大關注與討論。本報系資料照
綜所稅租金支出列舉扣除上限12萬元,是否太低以及是否應將其改列為特別扣除,近來引起社會極大關注與討論。本報系資料照

本文共1313字

經濟日報 社論

綜所稅租金支出列舉扣除上限12萬元,是否太低以及是否應將其改列為特別扣除,近來引起社會極大關注與討論。據悉,財政部有可能朝改列特別扣除,但增加排富條款並配以儲蓄特別扣除額之調降等方向改革,果真如此,財政部將再次重蹈「見樹不見林」的錯誤。

所得稅法第13條規定,「個人之綜合所得稅,就個人綜合所得總額,減除免稅額及扣除額後之綜合所得淨額計徵之」。換言之,只要所得可以不納入所得總額計算,例如所得稅法第4條之各類免稅所得,或增加免稅額與扣除額,例如所得稅法第17條中所羅列的一般扣除(包括標準與列舉)和特別扣除等項目,都可達到減少稅負的效果。尤有甚者,由於列扣與特扣兩者的規範與限制條件不盡相同,所以同樣的支出項目列在不同的扣除類別,稅負的輕重也會有所差異。這也是為何將租金支出從列扣改為特扣,就可以減輕租屋族租稅負擔的原因。

推薦

其實,得以從所得總額中減除的項目,無非都是些稅法認定的各種「必要」支出。除了定額免稅額之外,一些屬於生活上「經常性」之支出,稅法也會給予一般扣除額來減除。一般扣除原則上須依證列舉,且有項目類別限制,但卻設有最低減除保障,亦即所謂標準扣除,民眾可從列扣與標扣中擇一有利者適用。

此外,政府還會因各種社會、經濟政策目的而制定一些特別扣除。由於各種扣除都會造成政府稅損,為避免影響財政過大,稅法通常會制定些控制機制,除了資格、定義規範之外,還會有項目限額或排富等設計。限額適用於所有納稅人,不分貧富;排富則是排除高所得者的適用。尤有甚者,不論一般或特扣都可有限額的規定,但排富則只用在特扣項目上,從而更凸顯出特扣背後隱藏的政策意含。由此可知將租金支出從列扣改為特扣,不僅僅是數字變化的問題,而更關乎稅制結構的調整。

民代特別為租屋族群爭取利益,我們可以理解,但財政部身負國家稅制重責大任,就不可不慎思明辨:

其一,2019年全台88萬戶租屋族,卻只有2.7萬申報租金扣除,其原因可能是實際租金支出的確很低、或限額標準不敷所需或房東威脅不准申報等。以現今「租屋黑市」猖獗程度而言,房客受威脅而放棄申報之比率一定很高,財政部改變租金支出扣除對此問題的解決助益相當有限。

其二,一般與特扣的屬性完全不同,不可只為增加某一單項的扣除效果而任意變更該單項的類別,破壞稅制的合理結構。當初租金扣除的制定係為衡平對待購房與租屋二種不同的居住需求,故與房貸利息併置於列扣之中。今將租金改列特扣,係為強化租金的政策意義?若此,房貸利息可否比照?在少子化的危機下,生育費或許才是更符合當下政策需求而應優先改列特扣才對。

其三,扣除限額是必要的機制,排富條款亦是合理的設計。但目前的規定都是僅針對單項扣除,致使財政部每每陷入個別項目的爭議,不但左右為難且治絲益棼。財政部若能將限額與排富二者合併用於對扣除總額的限制,亦即所得總額超過某一水準之高所得者,隨著其所得增加,可扣除的總額因之遞減,便可突破此一困境,既可控制稅損,又可改善租稅公平。

租金扣除改革雖是單項扣除額的問題,但為避免連鎖效應,財政部不應再以「頭痛醫腳」的方式面對。與其因租金改特扣而單獨調降儲蓄特扣,以彌補稅損,不如趁此機會,為我國綜所稅扣除總額建立「第三道防線」,則稅改幸甚!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設碳交易平台時機成熟了嗎?
下一篇
從「中國加一」到「台灣加一」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