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租金補貼華而不實 租賃應強制登錄

房市示意圖。記者朱曼寧/攝影
房市示意圖。記者朱曼寧/攝影

本文共1339字

經濟日報 社論

年底選舉將近,內政部最近大肆宣揚「中央租金補貼」方案,宣稱補貼總額由去年的57億提高到300億元,所得門檻由最低生活費的2.5倍放寬為三倍,並對剛出社會的青年、新婚育兒、經濟或社會弱勢者補貼加碼二至八成,可望使受惠人數由12萬戶增加到50萬戶。此時強調「擴大」和「加碼」,顯見頗有政治意涵。

問題是,上述聽似華麗的方案,並不能減少租屋黑市及房東寧空不租的問題,租屋制度不健全的現象,包括弱勢者「租不起」以及「租不到」等,也沒有獲得根本的解決,反而凸顯政府在租屋政策住宅政策及社會住宅跳票的事實。

推薦

從房客角度思考,擴大方案雖然有加成,但內政部的懶人包顯示,初入社會青年每月比舊案多480~600元;新婚家庭每月增加1,200元補貼,最需要補貼的經濟弱勢,每月也只增加2,000元而已。新方案只「擴大」一點點,難怪政府還要舉辦申請者「抽大獎」的活動,吸引青年和弱勢來捧場。

再就房東而言,雖然願出租給受租金補貼的弱勢者的公益出租人,房屋稅比照自住住家用稅率1.2%;地價稅適用自用住宅用地稅率2‰,以及綜合所得稅享有每屋每月租金收入最高1.5萬元之免稅。內政部的懶人包卻顯示,以台北市為例,公益出租人的總稅負,比一般出租的房東一年只省了2.8萬,只比舊制節省8,000元;高雄市的房東甚至一年只省3,000多元稅負。可見得擴大方案,一點都沒有擴大對房東的吸引力。

實際情形正好和內政部、財政部的天真想法相反。目前租屋黑市問題嚴重,九成的一般房東逃漏稅,比公益出租要繳稅更划算。也難怪,內政部的統計顯示,公益出租人申請適用租稅優惠,2020年房屋稅僅8.2萬戶,地價稅只有5.3萬戶,所得稅只有8.9萬戶,占實際出租的房東數連10%都不到。

內政部雖說申請補貼者不需在租屋處設戶籍,也不必房東同意,但申請房租補貼,應檢附載有出租人資料的租賃契約,讓房東擔心會被查稅受罰,自然會拒絕或排斥身心障礙、遊民、育有未成年子女、老人、特殊境遇家庭、災民等弱勢或青年,最後極可能害這些弱勢「租不到」。

而且申請辦法中還規定,稅捐機關或財政部賦稅署為調查課稅需要,得向有關機關要求提示有關文件,租金補貼之機關(營建署)不得拒絕提供租金補貼之租賃契約資料。這豈不是更讓房東不想當公益出租人?反過來說,財政部最近「背書」說不追訴追繳公益出租人過去的逃漏稅行為,其實違反了租稅法定主義,稅捐稽徵法和相關稅法的規定,實不可取。

總之,擴大補貼方案對弱勢「租不起」並無實質助益,申請的戶數和補貼金額有限,效果不可能像政府說的那麼誇張。對出租人更有引蛇出洞之疑慮,反而讓房東「寧空不租」,房客「租不到」的問題惡化,租屋制度不健全的問題毫無改善,充其量只是放煙火一樣的華而不實。

內政部何不回到蔡英文2016年選前,承諾在不動產租賃專法中制訂「資訊登錄與揭露」的初衷,趕快建立「租賃強制登錄」制度?再輔以「誠實申報者,過往逃漏稅既往不咎」的「租稅大赦」及「吹哨子」的搭配措施,以及財政部積極「囤(空)房者重稅,出租輕稅」的持有稅制改革,紅蘿蔔和棍子並用,獎懲兼施,自能提高房東釋出空屋的誘因,增加房市或租屋市場的供給,都有助於房價和租金的穩定,讓民眾還有租得起的希望,租得起的民眾也能租得到,一勞永逸地解決租屋市場不健全的問題。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國發基金投資踩雷 荒腔走板
下一篇
晶片四方聯盟的實質意義和挑戰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