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壽險業監理不能重回老路

近來美國加大升息力度,債券價格有較大的下跌壓力,股票市場也有明顯的跌幅,直接影響到壽險公司的淨值(股東權益帳面價值)。(本報系資料庫)
近來美國加大升息力度,債券價格有較大的下跌壓力,股票市場也有明顯的跌幅,直接影響到壽險公司的淨值(股東權益帳面價值)。(本報系資料庫)

本文共1397字

經濟日報 社論

近來美國加大升息力度,債券價格有較大的下跌壓力,股票市場也有明顯的跌幅,直接影響到壽險公司的淨值(股東權益帳面價值);而淨值比率是主管機關新增的財務監理指標。根據報導,保誠人壽向壽險公會提案,希望凝聚共識後,向主管機關積極爭取變更淨值比的計算方式。

保誠人壽提出二個案,第一案是債券資產的評價,仿現行資本適足率(RBC)計算方式,全部用攤銷後成本法來衡量。台灣壽險業可運用資金約為30兆台幣,可說是全民財富之所在;其中有67%為國外投資,因此壽險業的財務監理,在完整性與及時性至為重要。我們認為此案等同廢除淨值比率的監理效果,從財務健全性考量不應接受。

推薦

為了保戶大眾權益,提早發現問題保險公司,保險法對於資本等級為資本不足、顯著不足、嚴重不足的公司,避免無法履行保險契約責任,明定主管機關可依資本短缺的嚴重狀況,採取程度不同的立即糾正措施。過去有關資本等級的分類,主要是依照資本適足率,只在資本嚴重不足才加入淨值低於零的標準。然而資本適足率的衡量有其侷限性:有溫水煮青蛙、忽略風險之虞,而淨值為負的標準又太低,很容易造成發現問題保險公司,已經為時已晚。

依照國際財務報導準則第9號報公報(IFRS 9),金融資產可分三類:按攤銷後成本衡量(AC)、透過其他綜合損益按公允價值衡量(FVOCI)、透過損益按公允價值衡量(FVPL)。在編制財報時,AC類為透過收取合約現金流量,即本息方式達成,因此允許不用評市場價格變動的影響。而持有之金融資產的未實現損益,FVPL類直接納入本期損益計算,FVOCI類則納入其他綜合損益(不影響本期損益),兩者皆會影響壽險公司的淨值。

在計算資本適足率時,有關壽險公司最大宗的債券投資,卻將FVOCI、FVPL兩類視為如同AC類,也以攤銷後成本計算,使得資本適足率不受未實現損益的影響,呈現較穩定的狀態。此種處理方式,在持續升息、債券價格下跌的時代,將造成資本適足率無法反映真實的狀況。

因此,主管機關於前年新增淨值比率為監理指標,更進一步去年5月立法通過保險法修正案,將保險業淨值比率納入資本等級的衡量指標,希望更早評量公司承受風險之能力。淨值比率是指保險公司的股東權益,除以扣除分離帳戶後的資產總額。這是先進觀念的作法,資本適足率可考量壽險業長期投資的特性,而淨值比率則較能反映真實狀況與符合財報編製原則,應該比較不會重蹈過去較晚發現問題保險公司的覆轍。

由以上的分析,可知為何保誠人壽要提出第一案。如果壽險公司怕債券價格變動影響淨值,則可以選擇將債券資產列在AC項下;但出售則受到嚴格限制。如果採用第一案,可讓壽險公司部分的債務投資列在FVOCI,可自由出售實現獲利,美化本期損益;而未出售的部分,若有損失也不列入資本適足率與修正後的淨值比率,等同終止主管機關這兩年健全財務監理的努力。保險公司的財務監理不能走回過去的老路。

第二案是保險合約的負債,用主管機關目前公布接軌IFRS17的試算方法來計算數值。此案等於要壽險公司提前接軌IFRS17(台灣預計2026年接軌),對於高預定利率保單較多的保險公司,準備金缺口等同每季都要算出;然而相關估計作法還需裁定,同時還要有軟硬體、精算人力的配合。因此依目前情況,第二案的可行性不無疑問。

綜合而言,壽險公會應緩議此二個提案,壽險業當務之急應該積極配合新的監理指標,強化淨值的適足性與風險管理,而不是「跳不過,就想把跳竿拿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習拜會將談什麼
下一篇
地緣政治風險 為經濟投下變數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