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國際經貿應變 需要全新思維

近來國際經貿情勢詭譎多變,對台灣有衝擊也有機會,需要以新的全球經貿戰略思維、決策架構及指導方針因應。(記者黃義書/攝影)
近來國際經貿情勢詭譎多變,對台灣有衝擊也有機會,需要以新的全球經貿戰略思維、決策架構及指導方針因應。(記者黃義書/攝影)

本文共1365字

經濟日報 社論

近來國際經貿情勢詭譎多變,對台灣有衝擊也有機會,需要以新的全球經貿戰略思維、決策架構及指導方針因應。

先看變局。首先西方國家調整與中國大陸的經濟互動模式,大局已經確定;疫情與俄烏戰爭更促使各國加速盤點供應鏈自主,提升經濟安全布局。台灣在半導體、電子業位居供應鏈的關鍵地位,一時門庭若市,成為各國競相爭取合作的對象。然而興奮之餘,作為滿足他國提高經濟自主的夥伴,其實也伴隨著資金分散、技術外移及人才流失的各種風險。台灣除了配合以外,應如何確保我們的經濟自主、經濟安全?

推薦

再者,歐美先進科技領域追求淡化中國大陸的角色與連結,但是台灣的高科技業在對岸的投資生產連結程度,雖然有調整,但仍居高不下;經濟部2020年的調查顯示,仍有八成的資通訊及電子企業,繼續以中國大陸作為主要生產基地。對於西方的對抗脫鉤,北京當然會有所回應。西方力道增強,作為「夾心餅乾」的台商風險就愈高;近年各種農漁產品出口遭禁,製造業台商遭查廠開罰,看似跟高科技無關,也可能是更深層制裁的序曲。

在企業層次上,除了加速分散布局外,在兩岸政策上與政府意見不同的頻率也可能持續增加。在台灣尋求新經濟結盟之際,這個結構也將成為西方盟友對是否存在技術、人才後門的質疑所在。簡言之,這樣的結構背後包含了企業經營、經濟政策、國內政治甚至於國際合作的風險。

第三,參與經濟整合也有很多變數。從美國為了顧及東協國家態度而未邀請台灣加入「印太經濟架構」(IPEF)一事,大概已可嗅出申請加入CPTPP的前景變數。因為只是參加美國主導的IPEF都能如此猶豫,兩岸同時申請加入CPTPP的「直球對決」,應該更會嚇壞東協國家而不願表態。

新情勢當然也包含對台灣有利的面向。首先經過30年努力,台灣在全球高科技不可或缺的地位,已經是各國認證的事實。幾經考驗的技術、人才、Know-how等真功夫,他國很難取代。因而在世界經貿新局中,已經留好台灣的座位。第二,世界新局使得西方主要國家不再忌諱北京,與台灣的互動持續升級。台美21世紀倡議啟動多年來不可得的雙邊協定談判、歐盟的印太視野不再將台灣視為對中政策的一部分,成員國更是積極建立與台灣關係,乃至於與日本、澳洲的經濟結盟新發展,都是拜各國「思維脫中」所帶來的新局面。

歸納以上,西方經濟及科技脫中,台灣的受害與受益程度都很高。如何控制損害、擴大利益,就是我國下世代經貿政策的基本目標。例如各國爭取半導體前往落地一事若無法說不,也應該加入確保我國科技競爭力、創造外交經貿互動新局的思維。面對陸方的壓力及制裁,也須提出對策提早因應。CPTPP若有困難,如何擴大台美合作模式至其他夥伴,以雙邊新局參加區域整合,也須積極思考規劃,更重要的是要強化不同個別事件彼此截長補短、相互支援的能量,擺脫目前限於個案回應,欠缺總體方向感的限制。

最後,這些新局面影響及意義的研判,至少包含國內政治、兩岸關係、科技發展、經貿規則及地緣衝突,已經超越單一部會能量,需要新的決策架構及方針。日本在去年新設「經濟安保大臣」主導跨部會整合,更用立法方式於今年5月制訂「經濟安全保障推進法」,針對日本政府認定的重要物資及基礎設施服務,要求協助民營企業確保供應安全、分散來源、強化管理的義務。對於尖端重要科技,政府要積極投入並支援民間研發,更要導入專利不公開制度予以保護,是值得參考的作法。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習拜會將談什麼
下一篇
地緣政治風險 為經濟投下變數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