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經濟政策應回歸本質 別想包贏

繼央行貨幣政策後,攸關物價的電價調整接棒登場。在通膨緊張之際,此二政策不但極其敏感,也讓人得以檢視政府政策的思維。圖/聯合報系系資料照片
繼央行貨幣政策後,攸關物價的電價調整接棒登場。在通膨緊張之際,此二政策不但極其敏感,也讓人得以檢視政府政策的思維。圖/聯合報系系資料照片

本文共1344字

經濟日報 社論

繼央行貨幣政策後,攸關物價的電價調整接棒登場。在通膨緊張之際,此二政策不但極其敏感,也讓人得以檢視政府政策的思維。

利率與油、水、電都是經濟體系中重要的價格,卻也都掌控在政府手中。一般商品價格透過市場機制決定,除了可調節供需外,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引導資源有效配置。但政府可控制的價格,常由於「多元考量」,極易偏離合理水準,輕則導致資源錯置,重則可能影響國家的產業與經濟發展方向。

推薦

台灣長期電價水價偏低導致節電節水成效甚差,已是眾所周知。政府長期不願調升油水電等公共事業的價格,不但是民粹式的政治考量,更重要的是政府向來以「油水電維持亞鄰最低價」作為最高指導原則,並視為對產業的德政,可藉此降低成本、提高出口競爭力。這種作法從未因政黨輪替而改變,無論兩大黨經濟口號有多麼不同,努力維持低成本環境以追求出口、驅動經濟成長的基因,倒是相當一致。

政府努力維持亞鄰最低價,除了導致油水電這些稀少資源的過度耗用外,最嚴重的後果造成產業不適應負擔合理成本,長期對低成本的高度依賴,這雖帶來短期的競爭力,卻也是產業長期轉型升級困難的原因之一。這樣維護製造業的低成本環境,怎有誘因展開創新驅動的經濟成長?面對電價調整,馬上有產業領袖揚言出走。對於不願或無法支付合理成本的企業,不正是應該透過合理價格引導其赴海外重新布局,而將有限資源留給有競爭力的企業?

此次電價調整,政府特別躊躇不前。前次電價審議會議而不決,已傷害了政府威信,這次行政院又謂「衡量各界意見再做決定」,明顯放棄宣示改變的決心,當然最後功勞也不會歸於政府。最值得討論的是,經濟部面對電價調整,還要作態表示「注意對民生物價的影響」。電價調漲當然難免衝擊物價,但這只更凸顯了經濟部為何失職地不在物價平穩時調整電價水價。

民生物價問題最該負責的是中央銀行,經濟部應該專心將合理成本反映到油水電等公用事業價格上。油水電價格不同於利率,不一定得由政府制定,許多國家是讓市場決定的。在台灣,政府有油水電價格的制定權,儘管某些短期平抑物價的特別作為無可厚非,但長期而言,政府必須戒慎恐懼,儘量讓價格反映合理成本,讓資源不致浪費、產業健全發展。長期刻意壓低油水電價格,實係濫權行為。此外,台灣正尋求加入強調公平競爭的CPTPP、台美BTA,政府「維持亞鄰最低價」正是不公平競爭的典型作為。經濟部宜戒之慎之。

至於應聚焦處理物價問題的央行,日前僅升息半碼,楊總裁表示「顧內需還要應付通膨,是艱難決定」。抑制通膨是央行天職,行有餘力才能「兼顧」內需,但在通膨嚴峻的此刻,顧內需就不該是央行的主要考量,應放手讓主責的經濟部去做。相對於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明確指出「通膨之傷更甚衰退」,升息義無反顧,楊總裁實在沒有必要那麼「艱難」。去年各國央行誤判通膨情勢,我們不怪罪央行,如今各國急速升息,當然是「過正才能矯往」的亡羊補牢之舉,台灣央行誤判在先,又何苦為了顧內需這個次要目標而甘做幾乎是全球最保守的央行。

別忘了利率正是另一個無法由市場機制決定的重要價格,央行應該致力將利率訂在經濟體系合理的資金成本水準。濫用利率制定權所導致的經濟惡果斑斑可考,央行也宜戒之慎之。

經濟政策沒有包贏,這是經濟學鐵律,經濟部、央行應該各司其職,不要越俎代庖。經濟政策回歸本質,才能打造健全的經濟體質。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化解兩岸經貿歧見 邁向正常化
下一篇
疫後世界局勢丕變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