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租屋扣除額議題帶來稅改契機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日前針對多位委員所提「租金支出扣抵所得稅」修法提案,進行審議。財政部的立場與態度,一如往常,強調此事涉及財政穩健與租稅公平,宜再審慎評估。民間社團巢運對財政部的保守作風,甚感不滿。記者朱曼寧/攝影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日前針對多位委員所提「租金支出扣抵所得稅」修法提案,進行審議。財政部的立場與態度,一如往常,強調此事涉及財政穩健與租稅公平,宜再審慎評估。民間社團巢運對財政部的保守作風,甚感不滿。記者朱曼寧/攝影

本文共1345字

經濟日報 社論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日前針對多位委員所提「租金支出扣抵所得稅」修法提案,進行審議。財政部的立場與態度,一如往常,強調此事涉及財政穩健與租稅公平,宜再審慎評估。民間社團巢運對財政部的保守作風,甚感不滿。持平而論,財政部的考量與顧慮,並非完全沒道理;只是類似的扣除額壓力未來仍會不斷發生,財政部一味抵擋,終究難免潰敗。根本之計,應是從制度面從事扣除額的改革。

其實,為因應社會經濟環境變遷,所得稅扣除額度或範圍適時調整乃正常合理之事。近年來,台灣房地價格飆漲,但實質平均薪資卻停滯不前,導致一般民眾,尤其是年輕人,愈來愈買不起房子。從而,租屋族群人口益愈增多。巢運團體長期致力推動「居住正義」,對於在高房價下減輕租屋族的租稅負擔,當然甚為關心。

推薦

依據所得稅法第17條規定,租屋族租屋供自住所支付之租金,每一申報戶每年得申報以12萬元為限的扣除額。巢運認為此一金額太低,不足以降低租屋族稅負壓力,且租金支出係屬列舉扣除,租屋族需要在標準與列舉扣除中擇一申報所得稅,減少租屋族享受扣除之實益。因此,巢運呼籲立院修法,將租金支出認列方式改為「特別扣除」,並提高額度上限至30萬元,以符合實際需求。

財政部在回應外界對租金扣除上限12萬元太低的質疑時指出,由於2019年每戶平均申報房租支出金額僅9.9萬元,故現行上限金額「已提供適足之扣除額度以支應一般家庭承租房屋所需支出」。這樣的說法,於邏輯上很難不受到挑戰。依照目前規定,租屋族每戶實際申報之租金扣除金額本來就須排除超過12萬元以上之部分,是故其平均每戶申報金額必定會低於12萬元。財政部企圖用此「受限」下計算出的平均申報金額比12萬元少,來「證明」現行12萬限額已足夠滿足租屋族之需求,的確有強辯之嫌。

根據資料顯示,全台租屋族大約88萬戶,但2019年申報租金扣除者僅2.7萬戶,可見大部分的租屋族都採用標扣報稅,並沒有直接享受到租金扣除的實惠。由於標扣限額單人也是12萬元,且有配偶者加倍,由此便可推知,大部分租屋族的租金支出,單身者必小於12萬元,已婚者低於24萬元。目前的租金限額12萬元,對單身者或許夠用,但對已婚者卻相對顯得不足。提高租金列舉扣除固然會增加租屋族的實益,但調整金額的高低對單身與有配偶者的影響卻有很大不同。財政部在思考租金扣除限額標準時,除參考具代表性與可信度的租金資料外,也應詳細分析租屋族的申報樣態。

至於將租金支出從列舉改為特別扣除,則涉及到這兩種扣除額屬性與目的不同。就制度設計言,列舉扣除主要為考量生活需求,特別扣除則係政府政策工具的運用。巢運為保障租屋族利益而提出變更租金為特別扣除的訴求,可以理解,但財政部需要以稅制的合理性與整體性做更嚴謹的評估。否則,引發大家競相群起效尤,不但戕害稅制穩定,財政部更將自陷困境。

其實,這次事件或許也是財政部的改革契機。財政部所關切的無非是扣除額過度侵蝕稅基,從而造成稅收損失與租稅不公。由於採用列舉扣除大多為高所得者,故只有少數租屋族申報租金扣除,乃更凸顯出對低所得租屋族的不公。這個問題光靠個別扣除單項的設限或排富,無法根本解決。財政部在為單項的租金扣除傷腦筋時,何不更前瞻地採用專家多次建議的,針對高所得者所申報扣除之總額建立一「遞減機制」,以合理改善租稅公平,創造稅改新猷。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美國經濟陷入痛苦抉擇困境
下一篇
強化經濟韌性 還要加把勁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