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高油價將是今年原油市場常態

高油價將是今年原油市場常態。(歐新社)
高油價將是今年原油市場常態。(歐新社)

本文共1391字

經濟日報 社論

近期國際油價漲勢又起,5月31日布蘭特原油近月期貨價格再度衝破每桶120美元整數關卡,近日仍處於123美元的高價位,令市場對通膨的不安情緒再起,並加深對聯準會升息預期的力度。在基本面未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下,深究此波油價急漲的主因有三:成品油的產能不足、需求預期的回升,以及地緣政治擾動。

首先,就最關鍵的成品油產能不足來看,受到疫後缺工、薪資上漲影響,今年以來美國平均煉油投入之原油僅恢復至疫情前的88%左右,而美國汽油庫存連續九周下滑,庫存量跌至2015年以來同期新低,亦是成品油產能不足的佐證。

推薦

除了疫情因素外,長期投資低迷則是疫後原油及成品油產能恢復緩慢的深層因素。誠如美國石油巨擘雪弗龍(Chevron)表示,鑑於長期政策趨勢傾向以綠能替代化石燃料,是以自1970年代起美國就沒蓋新的煉油廠。在缺乏足夠的煉油能力下,也導致今日汽油價格飆漲。

不過,隨著三大成品油──汽油、柴油與航空燃油與布蘭特原油的溢價持續擴大,5月31日美國原油裂解價差升至每桶60美元的歷史次高水準;美國汽車協會公布的6月8日美國平均汽油價格升至每加侖4.97美元的歷史新高,預料在成品油價格高漲下,多少有誘因鼓勵煉油廠提高產出,進而增加其對原油的需求。

其次,原油需求預期的回升。上海於6月1日宣布解除封控,5月底公布的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落底反彈至49.6,均使市場對中國經濟悲觀情緒略為好轉。再者,隨著國際邊境管制鬆綁,日韓相繼宣布有條件入境免隔離政策,讓市場對暑假旅遊需求回升有所期待,同樣刺激原油需求預期的增長。美國能源總署預估,7、8月暑假期間,國際原油供需有望轉為赤字,且8月份供需缺口將達每日111萬桶。

第三,5月31日歐盟達成禁運俄羅斯石油協議,預計到2022年底,將禁止90%的俄羅斯石油進口。即便俄羅斯想藉由將原油積極輸往中國與印度,降低遭禁運的影響,但短時間受限於國際壓力、合約成本、基礎設施、保險禁令等因素,使該策略未能一蹴可幾,致使今年5月俄羅斯精煉產品出口已跌至22個月低點。而短期俄羅斯原油退出國際市場,遂成為支撐油價上行的力量。此外,伊朗雖為少數可在短時間內提供每日百萬桶原油的國家,但其月初扣押兩艘希臘油輪之舉,降低伊朗核協議取得突破的可能性,亦會激勵油價上行。

這波短線油價的飆漲也反映在原油遠期期貨曲線(CCRV)上,布蘭特原油遠期CCRV不只呈現逆價差,且5月31日布蘭特原油價格現貨和一年期期貨逆價差達到每桶30美元的歷史新高。

高盛環球商品研究主管柯里表示,今年許多大宗商品價格出現「超級逆價差」,是他從事商品市場研究30年來從未見過的現象。而超級逆價差除了反映短線商品供應嚴重不足外,也代表短期商品需求正在承擔巨額溢價,消費者則支付一個大幅高於長期基本面的溢價。同時,超級逆價差還會降低煉油廠對原油庫存的持有意願,以避開庫存價值減損風險,是以在低庫存水準下,一旦面臨市場短期擾動因素,油價上行力道也會加劇。

綜上,即使目前看來中長期原油基本面並未出現更嚴重的供給缺口,但在成品油的產能不足、需求回升預期及地緣政治擾動的三重壓力之下,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出現一波強烈漲勢,再加上過去兩年CCRV多數時間呈現逆價差,近期甚至出現罕見的超級逆價差,使煉油廠回補原油庫存的意願低迷,國際油價出現上行風險較大的不對稱現象等因素,均使2022年國際油價料將維持強勢格局。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商攻武嚇下的兩岸經貿
下一篇
柬埔寨事件下的新南向政策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