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中國大陸經濟的三大挑戰

由於北京政府去年推出一連串的監管新規,加以恆大地產危機重創經濟,為中國大陸經濟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新華社
由於北京政府去年推出一連串的監管新規,加以恆大地產危機重創經濟,為中國大陸經濟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新華社

本文共1395字

經濟日報 社論

由於北京政府去年推出一連串的監管新規,加以恆大地產危機重創經濟,為中國大陸經濟帶來新的不確定性,且已反映在經濟數據上,令國際機構對2022年中國經濟表現頗不看好。豈料,今年隨著變種病毒Omicron在上海等多個城市大流行,中國政府再度採取嚴格的封城措施因應,不僅重創國內經濟,更加重全球供應鏈壓力,市場遂紛紛下修2022年中國經濟成長率預測。

具體地說,2022年中國經濟正面臨疫情失控、地緣政治及政策失誤風險三大挑戰。首先,就疫情來看,上海自3月底封城至今,確診人數超過60萬、經濟損失難以計數,更讓人擔心的是,中國整體醫療量能和先進國家仍有一段差距,且過去兩年中國之所以能快速控制疫情,主要是透過體制效率調動全國醫療資源集中在疫情艱困地區之功。若疫情全面擴散,則在不同城市醫療量能高低有別的情況下,各地乃至全國醫療體系的崩潰風險,將產生負面的外溢效果。同時,與國際三大疫苗(BNT、莫德納、AZ)相比,目前中國主要施打的國產疫苗(國藥、科興)三期臨床保護力較低,恐難抵抗變種病毒不斷來襲,加以中國疫苗亦沒有經歷類如歐美地區大規模染疫的檢驗,如疫情當真在全國失控,既衝擊經濟表現,更危及社會穩定。

推薦

其次,俄烏戰爭不僅是兩國間的熱戰,更是國際地緣政治競合的混戰。這場戰爭令逐漸鬆散的美歐同盟開始團結,並著手恢復北約和跨大西洋的能源合作。更重要的是,過去不想在西方與中俄之間選邊站的國家,有許多國家開始明確表態,如芬蘭及瑞典都在考慮加入北約以對抗來自東方的挑戰。而以往常與俄羅斯站在一方的習近平,即便試圖在俄烏戰爭上維持中立態度,卻仍無法避免地要為「友好沒有止境」的盟友俄羅斯付出代價。特別是在美中貿易戰後,北京政府極力加強的中歐關係受到重挫,近年來的戰狼式外交,導致中國在先進國家民眾觀感為20年來最差等外交與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受挫,可能加劇中國的經濟下行風險。

最後,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南海權力愈來愈集中,使中國政府體系出現政策失誤的風險。像是隨著疫情持續逾兩年之久與傳播力強大的變種病毒來襲,北京當局仍不願承認強硬的清零政策已不符現實所需,不願承認疫情初期中國體制勝於西方的故事不再,更無視客觀數據,堅不放行更具效力的西方疫苗施打,以致民眾難以做好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準備,只能反覆接受自由被剝奪、行動被封鎖的代價,以及對經濟層面的反覆凌遲。

此外,過去兩年北京政府以「共同富裕」的口號,試圖重塑政府、企業與民眾的關係,透過各種監管措施希望創建更順從的新創與高科技公司。但順從與創新有根本上的矛盾,使曾經閃耀的中國科技業在新興領域發展處處受限,以致大陸科技產業市值損失超過1.7兆美元。取而代之的是,數以萬計追隨黨目標所創建的公司,這類企業雖取得地方政府大量補貼,卻因發展方向未經市場檢驗而難居於創新前緣,甚至僅是欺詐或淪為虛耗。

綜上,Omicron疫情與俄烏戰爭急遽地加大了2022年中國經濟下行風險,但對中國大陸經濟影響更深遠的是習近平上任以來持續的集權及加強對輿論的控制,導致政策失誤風險提高。畢竟,過度集權會使官員以更多的阿諛奉承自保或爭功,輿論控制則讓人民聲音未被發現或讓其更加順從,令政策缺乏多元性,反饋機制也趨於失靈,最終讓政策缺乏調整彈性。倘若北京政府又不願認錯、一意孤行,必然形成政策失誤的惡性循環。屆時,習近平不只無法證明中國體制優於西方,更恐成為將中國經濟發展帶向危局的關鍵人物。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經濟成敗在內需 振興應擴大推動
下一篇
通膨他山之錯 不可就錯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