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糧價高漲亦是全球經濟重大風險

今年2月份FAO全球食品價格指數創下歷史新高,甚至高於2011年糧食危機時的情形,加上有歐洲糧倉之稱的俄烏地區又深受戰事衝擊,供給必然受阻,使3月份價格持續上行。路透
今年2月份FAO全球食品價格指數創下歷史新高,甚至高於2011年糧食危機時的情形,加上有歐洲糧倉之稱的俄烏地區又深受戰事衝擊,供給必然受阻,使3月份價格持續上行。路透

本文共1341字

經濟日報 社論

自本波全球性高通膨現象確立以來,各界多關注在疫後供應鏈瓶頸與國際油價上漲所引發物價走高,較少留心到過去兩年農產品價格漲勢亦相當劇烈。2020年3月底至今,近月黃豆期貨價格漲了1.91倍、小麥漲了1.95倍、玉米漲幅更達到2.2倍。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資料顯示,今年2月份FAO全球食品價格指數創下歷史新高,甚至高於2011年糧食危機時的情形,加上有歐洲糧倉之稱的俄烏地區又深受戰事衝擊,供給必然受阻,使3月份價格持續上行。

FAO全球食品價格指數走升之所以令各國相當緊張,原因至少有四:首先,食物類物價占CPI比重高(台灣的食物類物價占CPI比重居首,達24.7%),食物價格走揚對拉升CPI效果甚大,讓各國政府不得不儘早推出因應措施;其次,食物為民生必需品、需求價格彈性低,食物價格失控將直接影響民眾福祉,對中低所得階層影響更鉅;第三,食物價格往往因菜單成本而有向下僵固性,也就是一旦漲價就幾乎不會再降價,不像能源或基本金屬等價格仍會隨著國際價格回跌而回落,是以對食物類價格上漲引發的通膨,更須及早抑制;第四,由於餐飲業菜單多以接近整數標價,極易過度反映原材料價格的上漲。以台灣為例,食品或小吃漲價多以整數5或10元為單位調整,但在原本價格相對低的情況下,換算漲幅往往高於整體CPI的漲幅,因而出現嚴重的低估。

推薦

再者,過去兩年大宗商品雖呈現多頭格局,但相較原油與基本金屬價格的戲劇性起落,農產品價格上行態勢較不受注意,主要是食物為必需品,其需求彈性小、消費量相對穩定,並未因為疫情而有明顯波動,以致於在疫情爆發前後的價格波動亦相對不大。但隨後因供給面的負面影響慢慢浮現,加以農產品特有的保存期不長、生產過程有季節性因素等屬性(如疫情嚴峻時,若未能及時收成或銷售,產品可能因過期腐敗而無法進入市場),導致疫情趨緩後,農產品反而漸漸出現供不應求,甚至缺口擴大的情況。而這主要是因為需求面及供給面的錯位使然,因為需求端反映當下的需求,而供給面卻仍反應前一個生產週期不穩定的生產過程,導致產量下滑。

此外,俄烏戰事的高度不確定性,又全面引爆市場對糧食危機的疑慮,推升農產品價格飆升。因為若戰事延續,戰火下的烏克蘭難免會錯過小麥耕種階段,今年小麥供給勢必再度受影響,而俄、烏皆為小麥生產大國,合計占全球小麥出口近四分之一。要是再考量到俄羅斯亦是全球肥料最大的生產國,戰事拖延及對俄制裁將推升肥料價格,自2020年3月至今肥料平均漲幅達到驚人的390%,肥料價格居高不下遂成為今年農產品價格支撐力道之一。若未來肥料短缺影響農產品生產,只怕糧價漲勢會更加驚人。

綜上,過去市場相對較少關注的農產品價格走揚,或將成為今年全球經濟的風險之一。除了俄烏戰事影響外,農產品供需錯位特性所造成的供不應求,則需要時間來弭平,而南方震盪指數(SOI)卻又顯示,今年反聖嬰現象發生機率仍高,異常天候不利於目前處在耕種階段的拉美地區,尤其巴西、阿根廷等重要黃豆、玉米產地,徒增主要作物供給短缺的風險,均使農產品價格維持在高檔,並加大全球通膨壓力。在國際能源及基本金屬因產業關聯效果高,價格走揚已讓民眾產生萬物齊漲的焦慮,若加上糧價持續攀升,各國政府想單靠央行收緊貨幣政策拆解通膨危機與消除民怨,想必會難上加難。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上一篇
大陸經濟風險升高 台商宜謹慎因應
下一篇
國土計畫應補償農民 補助農業縣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