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聯合新聞網 RSS App 粉絲團 Line 我的新聞 udn family

爸媽送房子 這兩招省下千萬贈與稅 20:57

PTT創世神杜奕瑾 將進入中華電信當獨董 20:45

還稅鬧劇背後的省思

2019-01-22 23:57經濟日報 社論

蔡總統元旦談話突然拋出的「還稅於民」想法,原意是要讓弱勢者也能分享經濟發展紅利,蔡總統還特別強調「已請行政院儘快拿出具體方案」,但行政院最終的決定卻是「此項規劃尚須從長計議」。不論行政院有否打臉蔡總統,但在府院決策過程中卻暴露出欠缺專業的決策危機。

行政院強調未來方案的規劃,絕不舉債、絕不破壞財政紀律、絕非負所得稅、絕非消費券、亦絕非劫貧濟富。其實,這「五絕」反映的正是行政院用「否定自己」的方式來達到自保的補救企圖。從蔡總統想要扭轉選後劣勢而提出的分紅發想開始,未經周延的專業評估,各單位便匆忙地把自己業務中所熟悉的工作項目(中低收入戶補助、節能減碳電器產品補貼等)盤點上路,不但了無新意,更造成搶錢大戰,民眾被搞得一頭霧水。

推薦

當高雄巿在行政院會中要求歲計剩餘可否用來補助地方時,財政部長蘇建榮與主計長朱澤民皆異口同聲地回應說,「補助地方須經立法院審議,並要有科目」。這種說辭的確是符合專業的回答,但是,只有用於地方補助才需要遵守預算法嗎?為什麼當蔡總統宣示因稅收超徵而要發「經濟紅利」的時候,這兩位財稅學者出身的部會首長卻只知唯唯諾諾。這場喧囂紛亂的鬧劇,未制止於始,他們難道無須承擔一些責任?

這次事件涉及與預算法制相關問題甚多,主要包括:

一、預算與決算的金額必有差異。政府財務收支的表現本來就有「兩套帳」,預算由行政單位事前編造並執行,但須由立法院審議;決算由行政單位事後編造並向立法院報告,但須經監察院審定。預算既是預估的數字,與實際執行的決算有所不同,自是必然,每年都如此。稅收超徵並不代表政府「額外」增加民眾負擔,據此請求返還,法理上存有爭議。

二、稅收超徵並不保證有歲計剩餘。稅收超徵的原因很複雜,或是景氣、或是低估、或是稅改,不一而足,但重要的是即使超徵也不必然會產生歲計剩餘。何況,若超徵來自例如2014年的「財政改革方案」,則稅收超徵正是改革原本的目的,政府怎可自相矛盾,含糊地以「經濟紅利」之名,又將超徵稅收退還給民眾。

三、以前年度累積歲計剩餘性屬融資財源。稅收超徵通常皆優先用以彌補原估的預算赤字或償還債務,以減少政府舉債或降低債務餘額。若超徵形成歲計剩餘,依據預算法第6條規定,「歲入、歲出之差短,以公債、賒借或以前年度歲計剩餘撥補之」,最終將轉成未來年度的融資財源,而仍然在整個預算體系中正常運作。如今若強要把它從正常體系中揪出,另行運用,實有違法與破壞體制之嫌。

四、以前年度歲計剩餘不得用於經常支出。歲計剩餘產生後,依法隨即轉入下年度,變成以前年度歲計剩餘。根據預算法第23條規定,「政府經常收支,應保持平衡,非因預算年度有異常情形,資本收入、公債與賒借收入及以前年度剩餘不得充經常支出之用」。按照行政院對外說明的未來規劃方向,試問哪一項不是經常支出?

五、追加預算與特別預算的選擇。行政院尚未決定未來的方案將以追加預算或特別預算編列,但不論何者,似乎都存有疑慮。依預算法規定,適用追加預算的可能條款只有,「所辦事業因重大事故經費超過法定預算時」;適用特別預算的相近條款只有,「不定期或數年一次之重大政事」。本事件並非發生重大事故致原辦經費增加,故自不適用追加預算。至於特別預算,雖解釋彈性較大,但近年來社會輿論對其被政府過分濫用,多所抨擊與質疑。行政院在做決定前,允宜謹慎考慮。

日前內閣才剛改組,二位財主部會首長皆獲留任。諄諄建言,企盼蔡總統能懸崖勒馬,幸甚!

公債 減碳 稅改
A- A+

相關新聞

莫忘推動實價登錄2.0的初衷2019-05-20
別為防堵大陸 關閉對外開放大門2019-05-18
思考加薪減稅vs.不加薪就加稅2019-05-18
聯準會職責範疇的三大提議2019-05-10
正視經濟成長下滑隱憂2019-05-08
外力倒逼 將推動大陸經改2019-05-08

熱門文章

莫忘推動實價登錄2.0的初衷2019-05-20
智慧經營/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 很有耐心的工程師2019-05-19
大師論壇/羅瑋:內生性理論 前瞻思維2019-05-20
汽車零件、成衣、食品股 吸睛2019-05-19
點子農場/從行為經濟學看市場與人性2019-05-19
行銷望遠鏡/互補廠商的競合關係2019-05-19

輸銀新南向

關注更多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