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TDR修法卡關 法界憂:證交法制健全遙遙無期

本文共931字

聯合報 記者李承穎/台北即時報導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昨天審查攸關台灣存託憑證(TDR)法律性質明確化的證券交易法第4條及第165條之2條文修正草案,立委未達成共識,金管會也不贊成修法,草案擇期審查。法界人士今天指出,僅因金管會無理反對,即停止修法,實屬為德不卒,令人失望,將使我國證券交易法制健全遙遙無期,讓國人倍感失望。

法界人士指出,台灣存託憑證(TDR)定性不明,長期使我國證券交易法令處於不明確狀態。由於我國證交法上之有價證券,是採有限列舉、概括授權之立法例,即係先列舉政府債券、公司股票、公司債券等為該法有價證券,其餘則授權主管機關核定之。而因台灣存託憑證並非列舉之有價證券,也未曾經主管機關行使核定權,而非證交法上之有價證券。

推薦

法界人士表示,證交法於101年1月4日修正時,增訂第165-2條,使台灣存託憑證得以準用證券交易法部分規定,無論金管會或證交法學者,均肯認第165-2條所規範者,即為台灣存託憑證。司法審判實務上在適用證交法時,竟然認為第165-2條所規範對象並非台灣存託憑證,而完全誤解立法院增訂第165-2條之立法目的,造成台灣存託憑證法律地位重大不明。

多位證券交易法學者專家,也多次以研討會、發表相關文獻的方式廣泛討論,認為台灣存託憑證並非證券交易法第6條所明文列舉有價證券,亦未曾經主管機關核定為有價證券,對於此行政上及司法上矛盾,應由立法者透過修正證券交易法方式,使台灣存託憑證法律地位得以明確,以免滋生法律適用上之疑義。

法界人士指出,身為主管機關之金管會,對於此一爭議,卻始終採取迴避之態度,不願正視台灣存託憑證「妾身未明」狀態,而任由該爭議持續延宕,其鴕鳥心態,不言可喻。

法界人士表示,立法機關於101年1月4日修正增訂之第165-2條規定,既因文義不明,導致司法審判實務上在適用時,誤認該條所規範之對象並非臺灣存託憑證,而與立法目的完全抵觸,為求落實法律明確性原則,立法機關本應儘速透過修法方式,以法律確定「台灣存託憑證」法律地位,以利我國法制健全以及落實法律明確性憲法原則。

多位證券交易法學者專家仍期許立法院應儘速完成修法,避免「台灣存託憑證」定性不明此一歷史共業,一再成為證券交易法之適用發生法律不明確狀態之絆腳石,讓我國之金融法制更加健全,以提升國家競爭力。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日前審查「證券交易法」,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圖)出席。本報資料照片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日前審查「證券交易法」,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圖)出席。本報資料照片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土木技師一審勝訴 工程會:依法懲戒將提上訴
下一篇
土洋業者搶人 要招3萬大軍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