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現在買金融股,會被套牢嗎?五大長多齊聚,升息其實對壽險短空長多!

提要

壽險業篇》五大長多齊聚 升息對壽險短空長多

金融業示意圖。本報系資料庫
金融業示意圖。本報系資料庫

本文共3194字

台灣銀行家 採訪、撰文:林雪芬

Fed、台灣央行接連升息,對壽險業是「短空長多」,擁有多項優勢,同時,金管會顧慮到台灣壽險業的保單結構及經營特性,對2026年接軌IFRS17新制,都是正向助益。

「美元及新台幣利率顯著上升,資產價值的確大幅下降,但負債面下降更多。」國泰人壽執行副總林昭廷在3月22日國泰金控法說會上,說明升息對壽險業的影響,若以接軌保險負債會計IFRS17的角度來算,利率上升雖造成淨值下債券資產價值減少,但同時間保單負債面評價也會大幅變動,一來一往,國泰人壽淨值會增加逾900億元,對2026年接軌將是正向助益。

推薦

2022年首季,同時有壽險及銀行子公司的金控,法說會上多在闡述升息對銀行、壽險的影響,銀行利息收入會增加,各界都了解升息對銀行股是正面效應,但對壽險公司呢?

2022年首季新冠肺炎疫情干擾仍在,加上對通膨的憂慮、對美國聯準會(Fed)升息預期,2月底俄羅斯無預警對烏克蘭開打,掀起全球譴責及抵制行動,地緣政治風險升高,多項因素交雜,讓資本市場波動劇烈,除了全球主要股市回檔外,債券殖利率亦大幅反彈逾1%。

短空:持有債券價值減少

據金管會統計,壽險業到今年2月底投資債券共達18兆9,901億元新台幣,雖然有近15兆元放在攤銷後成本(AC)項下,即市場利率波動下,這15兆元債券亦不用逐月或按季依市價評估列帳,不會影響到壽險公司的損益與淨值,但還有近4兆元的債券及1至2兆元以上的債券型基金部位,是放在淨值項下的金融資產部位,這些債券在首季價值大幅減少,讓壽險業前2月即便稅前還賺924億元,但淨值卻少了4,816億元,3月及4月債券殖利率仍在持續上揚,壽險公司淨值下債券價值亦在減少。

若依國泰人壽、富邦人壽、南山人壽、新光人壽、中國人壽及台灣人壽等前六大壽險公司在2021年第4季財報揭露分析,若利率上升100個基本點(即1%),則6家公司損益及淨值面會是負影響6,431億元左右,主要就是反應債券評價利益減少,造成淨值及損益下降。

首季6家壽險公司稅後獲利逾968億元,但同時間淨值還少逾4,900億元,即淨值項下債券評價利益大幅減少。

長多1 新投資債券收益提高,利差益增加

首先,雖然升息造成債券價值下降,短期可實現債券資本利得會減少,但是如美債殖利率今年已反彈逾1%,壽險公司加速新錢及舊債券到期再投資部位的布局,去年底到今年初壽險公司新投資的債券收益率都在3.8%到4%以上。

國泰人壽、富邦人壽、南山人壽、新光人壽、中國人壽及台灣人壽多已表示,會加速投資海外較高收益的債券,富邦人壽亦表示今年首季有較大量實現美債資本利得,提高現金部位,待未來利率上升,可加碼投資,增加經常性收益。

六大壽險公司亦已表示,今年要新投資債券的金額達新台幣1.62兆元,若升息100個基本點,一年利息收入就可增加逾80億元,若每年都維持同樣的資金投入規模,5年下來可為6家壽險公司帶來逾2,400億元的利息收入,拉高資金投報率,創造利差益。

長多2 老保單利差損壓力減輕

二是壽險公司淨值可能因為利率上升、價格下跌的資產約5至6兆元新台幣,但壽險保單負債面約26至27兆元,若以IFRS17精神計算升息影響,老保單利差損也會大幅下降,大型壽險公司尤其是1963、1964年成立的老壽險公司,帳上有大量早期保單預定利率4至8%以上的老保單,若利率上升,這些老保單接軌壓力亦會大幅下降,若升息趨勢持續2、3年,則對壽險公司2026年1月1日要接軌IFRS17將是好消息,調整資產部位及股東增資壓力都會大幅減輕。

若台美利率都已上升100個基本點,則大型壽險公司、尤其是有預定利率4%以上老保單的公司,負債面反應會更大,以IFRS17計算的淨值可能不降反升數百億元到逾千億元的規模,即對壽險公司亦算正面消息。

長多3 避險成本可望大幅下降

三是市場預期美國2022年可能會升息7至10碼(即升息1.75%至2.5%),台灣則可能升息2至3碼(即升息0.5%至0.75%),台美利差可能拉大,壽險公司除加速投資美債外,美元匯率勢必走強,新台幣回貶趨勢下,壽險公司今年避險成本可望大幅下降。

如國泰人壽、富邦人壽、中國人壽等都已表示,今年應可將避險成本控制在1.5%、甚至1%以下,若新台幣趨貶且不獨強,則壽險公司估計,一年省下來的避險費用可能數百億到近千億元。

首季新台幣兌美元貶值近3.4%,六大壽險公司在4月初揭露獲利時即強調,首季出現800至900億元的匯兌利益,成為獲利一大來源。

長多4 海外債券利息收入入帳

四是美元升值、新台幣貶值下,壽險業每年有6千到7千多億元的海外債券利息收入,兌換回新台幣入帳,金額將可增加上百億到數百億元不等,對獲利亦有一定的助益。

長多5 利率上升有助拉動新保單銷售量

五是市場利率上揚,壽險業利變保單的宣告利率也會跟著上升,對業績來說亦是正面消息,壽險業者表示,如近年大賣的利變壽險,有基本的保單預定利率,是由壽險公司保證,目前大約0.75%至1.5%,市場利率變化會透過宣告利率回饋給保戶,是既能保底、又可跟著市場升息腳步的商品,對保戶累積資產、提高保障有益,壽險公司亦是可以增加保費、卻不至於創造利差損問題、又可貢獻獲利的商品,利率上升,有助拉動新的保單銷售量。

如富邦人壽執行副總董采苓即在3月法說會上表示,2021年因受疫情影響,新契約保費多有衰退,但2022年則因升息,預估會有2位數的成長率。

4月亦已看見壽險公司普遍都有拉高利變保單的宣告利率,亦是反應市場利率上揚,美元利變壽險宣告利率拉高到2.95%到3.4%,已接近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前的宣告水準,對保戶及壽險公司來說,亦都是好消息。

低利率環境對壽險公司來說,是弊大於利,過去銷售預定利率4%至8%以上的固定利率保單,都是壽險公司保證給保戶的利率,在低利率環境下,這些保單都可能出現「利益損」,為彌補此缺口,壽險公司逼不得已必須積極投資,靠著實現較高資本利得,來填補利差損,但也因此要承受較大的投資風險、匯率風險等。

台灣市場利率在2000年時仍有5.15%左右的水準,當時壽險公司若將現金配置在銀行存款,大致可支應保單利率;但到了2002至2003年市場利率快速下降,直接跌破2%,一旦壽險公司僅仰賴國內公債、公司債等投資方式,已無法支應舊有保單成本。壽險公司一方面須想盡辦法降低新保單成本,又須維持一定的業績量,同時要尋找更多的投資標的,以求拉高投資收益、降低利差損。

這20年來壽險公司因為要拉高投資報酬率、降低利差損問題,出現資產與負債「幣別錯置」(Mismatch),即用大量美元資產來支應新台幣保單負債,還有資產與負債「期間錯置」,保單負債期間較長,但資產存續期間較短,一度可能差5至6年、甚至更長,一方面是擔心市場利率隨時可能上揚,不敢配置太多在低利率時期的長債,一方面則是需要短進短出,實現資本利得去降低利差損壓力。

整體經營風險可望逐步降低

隨著拉高美元保單銷售、市場利率開始上揚,壽險公司已逐步減少這些錯置情況,今年3月大型壽險公司都已表示其保單負債期間大約是11到14年,資產存續期間亦已拉長到12到13年,即資產與負債期間逐步拉齊,資產負債期間錯置的風險就大幅減少。

市場利率回升,債券利率拉回4%以上,亦代表舊有4%固定利率壽險保單的續期保費,可直接投資債券去匹配,沒有利差損,壽險公司就可靠費差及死差獲利,即高利率環境,對壽險公司來說,經營及承受的風險相對都是較低利率環境時要輕鬆且正面。

同時,金管會顧慮到台灣壽險業的保單結構及經營特性,特別給予3年的接軌緩衝期,即國際在2023年1月1日就要接軌IFRS17,但台灣壽險業是2026年1月1日再接軌,中間還有一定時間可調整,若這幾年都是緩步升息的態勢,市場利率回到4%以上,壽險接軌工作將會輕鬆很多,即使IFRS17對壽險公司造成衝擊,亦會被升息減少很多。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台灣銀行家》雜誌所涵蓋議題報導領域相當多元,除了銀行業、證券、保險與金控等相關,亦對國內外政經社會議題、產業趨勢、金融教育等多有關注。內容以深入淺出、強調實務導向與高可讀性為原則,以協助讀者掌握金融情勢變化、重要政策,以及金融產業發展的最新動向。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同開有擔保轉換公司債 8月18日起繼續變更交易方法
下一篇
中租AI徵審 降低授信風險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