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台鋼入主榮剛化繁為簡,「特殊鋼鐵人」營收獲利創新高,火線衝刺高毛利商機

提要

榮剛火鑄特殊鋼,火線衝刺高毛利商機

榮剛董事長王炯棻(左)與總經理康永昌(右)帶領公司以高品質特殊鋼,成功切入航太、軍工等高毛利產業,收穫亮眼的營收成績。
榮剛董事長王炯棻(左)與總經理康永昌(右)帶領公司以高品質特殊鋼,成功切入航太、軍工等高毛利產業,收穫亮眼的營收成績。

本文共2611字

遠見雜誌 文 / 郭逸 攝影 / 黃菁慧

台鋼集團旗下的榮剛材料科技,為全台唯一生產特殊鋼材的公司,順利切入航太、軍事、能源等高毛利產業,2022年的財報表現創下歷史新高,鋼材生產爐火熱,榮剛在市場上也火得發燙。

各國陸續解封,觀光、運輸供不應求,航太產業一夕爆紅,飛機製造商波音、空中巴士搶造飛機,但機體和各類組件不能使用一般鋼材,品質、製程、設備及服務等面向都得滿足嚴格要求。

而有一家隱身台南柳營的上櫃公司,是全台唯一生產特殊鋼材的廠商,更在亞太地區唯一獲得波音認證,就是「榮剛材料科技」。

雖然特殊鋼沒有明確定義,但相較一般鋼材,特殊鋼具有獨特的化學成分、組織和性能,採專屬工藝生產,用以滿足特定產品需求。

接單暢旺,去年業績創新高

榮剛憑著高品質特殊鋼,創造舉足輕重的產業定位。翻開公司琳瑯滿目的「認證收集冊」,投入的產業橫跨航太、軍工、能源等,客戶名單全都是國際知名公司,包括賽峰(Safran)、西門子(Siemens)、東芝(Toshiba)、卡梅隆(Cameron)等,公司認證數高達132個。

而近年,隨著景氣大好,榮剛的訂單已經遠眺今年年底,日前公布的2022年全年營業成績,營收124億元、毛利率32%、EPS為4.52元,均創下歷史新高。

圖/郭逸整理
圖/郭逸整理

顯然,榮剛的產品和業績熱得發燙,市場關注的程度可見一斑。

火爐「轟」地一聲點火,榮剛的製程開工,廠內充斥高溫,鋼材碰撞、金屬摩擦的聲響此起彼落,經過鍛造、開胚、輥軋而成的各式鋼棒,有圓棒、方棒和扁棒,魚貫擺在指定的儲放區。

這些棒子都是榮剛的生財工具,賣給客戶再加工,生成為各類應用組件。

榮剛的主要製程,包含ESR(電渣重熔精煉爐)、VAR(真空電弧精煉爐)以及VIM(真空感應熔解爐),獨家技術別人也學不來,生產的鋼棒具有高清淨度、極低氣體含量以及表面平滑等多重特點。

切入航太、軍工、能源、油氣供應鏈

榮剛就用這些高品質特殊鋼切入30~40%的高毛利產業供應鏈,主要分成航太、軍工、能源,以及油氣等四大類,塑造公司的獲利引擎。

一、航太。航太產業可說是榮剛近期異軍突起的關鍵。榮剛董事長王炯棻指出,榮剛的特殊鋼應用於飛機的致動器、起落架、引擎,而波音、空巴的積壓訂單已逾1.26萬多架,客戶紛紛要求快速交機,急著向榮剛下單取料。

但特殊鋼產量供不應求,過去從下單到交貨耗時約四個月,現在得等八到十個月,廠商想要材料,只能乖乖排隊。

另外,王炯棻提到,俄烏戰爭爆發後,許多歐洲鋼廠被迫停產、停工,供應鏈基於航太材料較難取得,紛紛轉單榮剛。

也因此,過去航太相關客戶為了確保產能,訂單走期會拉到三年至五年,今年居然罕見地談到十年的長約訂單,顯見航太產業的前景一片大好。

二、軍工。「這兩年軍工產業真的非常熱,」王炯棻直截了當地說,烏俄戰爭爆發後,武器消耗快速,無論俄羅斯或美國的庫存,幾乎都是數十年前冷戰時代遺留下來的;而今,各國無不思索重整武器倉庫,「這會帶動十年以上的供應鏈生產。」

由於特殊鋼的強度,才能支撐各種軍事武器高硬度、耐磨耗的需求,榮剛提供的鋼材,也應用於供應國軍生產的槍管、砲管、飛彈殼、扭力桿。

王炯棻指出,政府推動國防自主,若加上特別預算與基金,2023年的整體國防預算,創下新高的5000多億元,有助於榮剛拓展國內的軍事武器採購業務,在地取材、在地生產,還能減少運輸成本。

榮剛總經理康永昌說,特殊鋼在其他國家還大量應用於戰機、船艦,因為需求暴增,各國武器製造廠商掀起一場「材料爭奪戰」,榮剛也要爭取這波商機。

三、能源。至於能源產業,康永昌說,特殊鋼應用於火力與燃煤發電廠的必需品「工業渦輪發電機」,包括葉片、壓縮器以及渦輪軸。

根據IEA統計,煤與天然氣在未來20年仍為發電所需主要原料,意即火力及燃煤發電還是台灣的主力發電方式,所以製造渦輪發電機勢在必行,主要生產商有奇異(GE)、西門子、三菱重工等,榮剛都已取得供料認證。

至於台灣傾全力投入資源的離岸風電,隨著風機大型化,馬達的芯軸、鑄件的尺寸也會隨之增大,目前仍採進口,未來因應國產化政策,榮剛也已準備好投注資源生產。

四、油氣。同樣受到俄烏戰爭影響,歐陸眾多能源工廠停擺,歐洲各國也開始減少對俄國天然氣的使用。因此,油氣探勘變得格外重要,需求愈來愈強勁。

油氣藏在地表下數百至數千公尺,確定潛藏位置後,以油井鑽探設備挖掘,利用鑽井管鑿出一個通道到油氣所在位置,這種設備若使用一般鋼材製造,可能在鑽探過程中崩解、腐蝕,「要開發更多油井,特殊鋼的需求相對提升,」王炯棻說。

康永昌也提到,近年來使用愈頻繁的氫氣,也得透過天然氣裂解,所以取得天然氣不可避免,鑽探設備的產製短時間不會停止。

不過,高毛利產業雖然獲利快,卻也如同開槓桿,風險較高。康永昌以航太產業為例,航空業者都有航太保險,航班若在飛行過程中發生問題,機構件供應商也得連帶賠償

榮剛對此常保危機意識,自然更嚴謹地要求生產技術與品質。

當然,除了持續拓展高毛利產業,王炯棻強調榮剛不會放掉工具鋼、高速鋼、商用不鏽鋼等毛利相對較低的鋼材生產,「因為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台鋼入主改革,助榮剛蛻變

王炯棻這一席話,道出管理的重要性,所以,台鋼集團2018年入主榮剛後,迅速進行一連串改革,讓榮剛改頭換面。

最大的改變就是「化繁為簡」。王炯棻發現,榮剛當初未思考精準的商業化,生產鋼種高達500多種,卻造成生產線與產品配比混亂,且庫存居高不下,他決定「瘦身」,保留近300個具競爭力的鋼種,製程相對單純、合理,產品才能增量。

康永昌也提及採購的調整,榮剛以往都是取得訂單,再遍尋廢鋼材料,如今台鋼集團資源挹注,追蹤大方向的市場波動,即時大量採購低價的廢鋼,藉以降低成本,更能因應突來的訂單。

另外,王炯棻強調穩定供貨的重要性,因此推行工廠的專屬獎工制度,先初步律定產能,現場單位產出愈多,就能領愈多獎金,不僅當月結算,更與營運分紅脫鉤,提升員工的士氣與執行力。

2023年,適逢公司成立30週年,榮剛營運扶搖直上,迎接下一個30年。王炯棻表示,除了持續擴廠,還要整合台鋼集團旗下的官田鋼、春雨、久陽等公司,使用榮剛的材料,「市場熱絡時就賣給出價高的客戶,市場一般時,我們也還有關係企業做為出海口,不論市況如何,公司都有穩定收入。」

榮剛的特殊鋼材品質不言而喻,早已創造獨樹一幟的市場地位,現更把握特定產業的蓬勃發展,讓特殊鋼走向世界各個角落,成為更具競爭力的「特殊鋼鐵人」。

※本文由《遠見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關心世界之外,《遠見》同樣關心台灣的現在與未來。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上一篇
客戶重啟拉貨動能 法人看好這檔車用CIS股強勁復甦
下一篇
台北車站K區地下街今試營運 目標年吸引150萬人次消費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