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日本人想退出、中國人沒興趣,台廠獲利卻能世界第一!半導體材料老董:我從不怕人家看衰

提要

封測廠的軍火庫!長華科技靠「一小片」導線架獲利稱霸

黃嘉能白手起家創業32年,他的人生與事業都是隨著封測產業茁壯。池孟諭攝
黃嘉能白手起家創業32年,他的人生與事業都是隨著封測產業茁壯。池孟諭攝

本文共2475字

遠見雜誌 文 / 白育綸 攝影 / 池孟諭

一家隱身在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區、資本額僅3.6億的小公司,用一批10、20年的老機器,生產出全世界都需要的半導體封裝材料。長華科技如何把日本人想退出、中國人沒興趣的技術,做到獲利世界第一?

過去一年,晶片荒讓百業跳腳,使得凡半導體相關產業,從上游的IC設計到代工、封測,無論哪個環節,都陷入增產的壓力。到底有多嚴重?從本月生日的長華科技(以下簡稱「長科」)董事長黃嘉能,在《遠見》記者採訪到一半時,還得匆忙離席,去切第13個封裝廠客戶送來「示好」的蛋糕,便可略知一二。(原文刊載於2021年12月27日)

推薦

「有人說我們導線架叫dirty high-tech,意思是科技業裡的黑手,髒的啦!不像園區裡的公司,有五星級lobby,但別小看這一小片,半導體廠沒有我們,還真不行,」黃嘉能臉上總是掛著一抹跩跩的笑容。

從代理材料切入導線架生產

半導體封裝的三大原料分別是樹酯化材、金線與導線架,長科生產的導線架,用於承載IC晶片,也是晶片與電路板間的橋梁,雖然製程成熟、技術不難,卻因近期用量暴增、供應商又少,成為各方爭搶的戰略物資。

黃嘉能苦笑,已經好幾年沒見到這樣的榮景。

攤開長科業績財報,更能證明這點。長科至2021年11月止,年營收不只達到115億元的新高,是長科資本額的30多倍,第三季的毛利率更接近三成,與一年前相比,翻了一倍,獲利驚人。

但沿著財報上的年份回溯,卻也難不注意到,長科母公司長華電材在2011年時,面臨全年稅後盈餘僅剩1800萬元的窘境。想到那時,黃嘉能望向廠辦窗外的楠梓加工出口區,看見正在大興土木的日月光,陷入了時光的蒙太奇。

白手起家,創業32年,黃嘉能雖然不做工程師很久了,但他的人生與事業,從任何角度看,都是隨著封測產業茁壯的。

在事業上,1986年,從上班能抽菸、蹲在地上休息的中部鐵工廠,回到離家近的高雄日月光當封裝技師,黃嘉能忘不了第一次進到無塵室的驚奇。

日月光的經驗雖然短暫,但教會黃嘉能技術、廣結人脈,更讓他窺見崛起中的封測產業。

1989年自立門戶,黃嘉能看準半導體市場,創立長華電材代理日商住友的「環氧樹脂」,當時住友的原料,幾乎獨占全球封裝市場。

創業到第四年,住友在日本的工廠發生大爆炸,損及六成產能,讓全球封裝產業瀕臨崩潰一年多。爆炸看似危機,其實則為長華迎來市場翻轉的第一個拐點。

圖/在缺料的風口浪尖,晶片廠積極追蹤產業鏈,讓導線架成為重要戰略物資。池孟諭攝
圖/在缺料的風口浪尖,晶片廠積極追蹤產業鏈,讓導線架成為重要戰略物資。池孟諭攝

與日商搏感情,打通人脈

緊急時刻,黃嘉能憑藉著在日月光時期,與日商「交關」打下的人脈基礎,情商住友讓出備援的化材庫存給台灣,也協助台灣在地才剛起步的化材廠,完成供應鏈認證,填補原料缺口。

「再艱難的時刻,我沒有漲價,更沒有讓台灣少掉任何一公斤的封裝化材!」至今黃嘉能仍難掩驕傲的神情,語氣充滿了自信,這一役,不但讓日商看見他高效危機處理,也成功博得封測廠客戶的信賴,自此黃嘉能在封測廠間,打出名號。

日月光、矽品在全球化材荒的那一年,靠著充足的原料,不僅維持產線,還收下不少封測代工的轉單,迅速起飛,奠定台灣在封裝代工的地位。

黃嘉能永遠不會忘記,隔年日月光的年營收首度攻上百億元,高興之餘,日月光卻也同時發現,當中有28億,付給了黃嘉能成立的長華電材。也向長華買材料的矽品董事長林文伯就曾開玩笑地對他說:「我們忙了半天,怎麼像在幫長華代工。」

既然通路已經建立,黃嘉能眼看另一項封測原料導線架熱銷,也順勢代理住友的導線架,當時仍屬於先進科技的導線架,需求成長快,單價好,手握化材與導線架兩種材料的長華,讓客戶能一站購足,很快就成為封測廠可靠的「軍火庫」,行業裡的第一。

怎料,好景不常,接近千禧年的時候,不需用到導線架的新封裝技術BGA(球柵陣列封裝)攻入市場,讓導線架價格一瀉千里,也使得已經從代理斜槓生產,入股住友台灣工廠30%的長華,只能認列虧損。

黃嘉能坦言,早年對客戶「喊水會結凍」,讓他變得有些不可一世,太過輕敵。「當時我們早就看到新技術,跟日商一起討論,都覺得應用還很遠,實在是太驕傲了!」黃嘉能事後反省,這是他走跳商場多年,唯一一件想起來會後悔的事。

圖/長華科技生產的一片片導線架,是成為封測廠軍火庫的重要「武器」。池孟諭攝
圖/長華科技生產的一片片導線架,是成為封測廠軍火庫的重要「武器」。池孟諭攝

老沖壓機改造成獲利武器

好在,2016年新的導線架技術推出,又逢日本的半導體業蕭條,住友將重心轉往毛利更好的電池正極材料部門,想要退出導線架事業。住友第一個就找上合作多年的黃嘉能。

走過低谷,長華加碼買下住友全部的導線架事業,由總經理洪全成,重新改造10、20年的老沖壓機,生產新型IC導線架,順利迎來高通、德儀、車用晶片廠等大客戶的訂單。

黃嘉能當時評估,此時購廠有兩大利多,首先是20年前,全球少說有說30家導線架的供應商,到現在僅剩五家能打進國際盃,其次,導線架經過這些年的蛻變,也漸漸與覆晶、BGA等先進技術走出區隔,在需要散熱、穩定度好的車用、5G應用上,導線架的用量不減反增。

從財報來看,果然一一應驗。長科的稅後淨利,從2016年前三季的3400萬元,逐年成長,2021前三季,已經達到11.2億元,是2016年的33倍。

產品優勢:與八成晶片相容

至於在半導體製程積極布局的中國廠商,為何還沒走入導線架市場分一杯羹?

黃嘉能笑說,不是他們不想競爭,而是過去產業規模太小,他們根本看不上眼。他解釋,細細的金屬架,最便宜的一片2美元不到,平時規模根本難以容下太多家廠商,還得克服金屬製程中的汙水問題,讓不少中資卻步。

分析市場,黃嘉能直言,後進者往往要花費不成比例的投資,才能做到跟先進者一樣的效果。因此長科不是品質最好,但成本最低,能與市面上八成晶片相容,就是長科的競爭力。

一路走來,黃嘉能雖然被不少人看衰,覺得代理商並不會管工廠,但是對於長科的優勢,黃嘉能瞭然於胸。他認為,市面上的競爭者,導線架多半不是那些公司核心部門,至於日商,品質精良,但成本太高、產量偏少,終究會被市場淘汰。

「我看到的就是市場上萬里無雲,產能邊提升,但訂單至今還看不到絕期,」黃嘉能話沒講完,又接起一通封裝大廠採購打來追單的電話。

黃嘉能

出生:1959年

學歷:中原大學機械工程系

經歷:楊鐵機械工程師、日月光製程工程師、華立企業協理

現職:長華電材董事長、長華科技董事長

※本文由《遠見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關心世界之外,《遠見》同樣關心台灣的現在與未來。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延伸閱讀

上一篇
曹興誠:被列台獨分子 聯電撤榮譽董事長合情合理
下一篇
非蘋出擊 三星最強折疊機上秀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