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貴州企業家遭欠款又被捕 中國透支型發展縮影

本文共1183字

中央社 記者張淑伶上海28日電

貴州一名女企業家被地方政府拖欠工程款,討債過程艱辛且反遭尋釁滋事罪逮捕,引發關注。分析指出,這是中國各地「透支型發展模式」的惡果,整個政治經濟的運轉機制都有問題。

中國經營報26日報導,少數民族女企業家馬藝珈伊自2016年起,為貴州六盤水市承建10個政府項目,持續追討工程款8年。水城區政府一度提出以人民幣1200萬元(約新台幣5280萬元)化解總額可能達2.2億元的債務,被馬藝珈伊拒絕,而後政府以尋釁滋事罪逮捕她。

儘管水城區政府稱這是「不實報導」,但報導此事記者拿出證據,整個事件仍在調查中。事件激起各方關注,除了是對官方口口聲聲「促進民營企業發展」打臉外,多名學者也認為這反映了中國多地尤其是中西部財政嚴重透支、發展難以為繼的問題。

騰訊新聞今天發表武漢大學社會學院教授呂德文文章。他說,此事非貴州獨有,無論是東部發達地區,還是中西部欠發達地區,這些年都在走「透支型發展」路徑,透過金融、土地的槓桿加速地方項目的進程。

文章指出,不同於東部地區還能有資源不斷湧入、投資能產生效益,中西部地區縣城的土地和人口只有這麼多,建完就完了;而一旦經濟預期下降,無論東部還是中西部地區,都會面臨問題。

他表示,主政者完全不擔心還不了錢,「因為他有自己的政治週期」。甚至每任地方官還「被迫」加入這種不斷透支融資、引入資金和項目的循環,免得在自己手中「爆雷」。「表面看是地方債務問題,背後其實是整個政治經濟的運轉機制。」

學者王明遠今天在微信公眾號「阜成門六號院」也發文指出,過去20年貴州在脫貧開發的同時,很多基層地方的短期主義操作嚴重透支了未來。

透過公開資訊推算,他指出,像水城區這樣一個僅有60餘萬人口的西部貧困縣區,政府各類債務總和在200億元上下。而該區財政收入僅有21億,財政支出57億,財政自給率不足37%,如果沒有上一級政府的援助,該地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償還巨額債務。

在馬藝珈伊與水城區政府債務糾紛中,律師調取資料發現,政府平台公司在兩家國有銀行貸款5.8億元,但並未按規定用於借款用途。王明遠說,這顯然可能是用來償還其他更緊迫的債務。

水城區的債務在六盤水市還不是最嚴重的。文章指出,債務最多的是縣級盤州市擁有政府債務228億,如果加上城投債(政府成立作為各項建設融資平台的城投公司),估計在460億元左右。2022年底,貴州多個地級市的財政收入不到債務餘額的10%,也就是勉強可以支付利息。

一些中西部省分為了加速發展,近年加速加碼固定資產投資,但投資的效率越來越低,也就是投資能拉動的GDP成長越來越少。

王明遠不無憂心地指出,負債率高的不止有貴州,還是有青海、甘肅、吉林、黑龍江和天津等地,這些都是經濟發展乏力,財政沒有什麼增收潛力的地方。「現在至少有15個省分的廣義負債率處於財政部規定的300%紅線以上,處於100%綠線以下的僅僅有一個省分」。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上海精品超市CITY SHOP 無預警宣布停業
下一篇
中國大陸救房市 擬買爛尾樓當社宅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