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pp
  •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深圳教師降薪 名校畢業生昔趨之若鶩今爆離職潮

本文共1120字

中央社 台北28日電

中國深圳市曾以高薪招聘一流大學畢業生引發話題。在歷經降薪潮後,不少名校畢業的教師紛紛辭職,也有老師坦言,教過書後要再回到網路公司上班不那麼容易。

2019年,深圳龍華區教育局曾高調給出大學學歷年薪人民幣26萬元(約新台幣114.4萬元)以上、研究所學歷28萬元以上的誘人待遇。一時間,「到深圳教中小學」成了北京大學和北京清華大學高材生熱議的選項。

深圳市卡拉教育諮詢有限公司經營的微信公眾號「卡拉與小夥伴」本月刊文指出,2019年,以南山外國語學校、深圳中學為首的深圳頂級中學,20個新招聘教師中,就有19個清華北大,「震驚了江湖」。

然而,隔年就爆發COVID-19疫情,政府財政大量消耗於防疫工作,多地陸續傳出公務員和教師降薪。

2022年3月,「深圳教師降薪」曾短暫成為社群平台微博的熱搜話題,很快又被撤下。網友反應,「承諾的30萬年薪到手只有20萬」。

今年2月,深圳一名教師家屬在網上自曝,稱前年就開始降薪了,其妻是深圳重點小學的老師,前幾年能拿到50多萬,這兩年最多也就23萬左右,「今年還得降,估計會降到17萬」。

教育領域自媒體「驊駿說教育」25日撰文,引述其在深圳當初中老師的朋友說,前幾年清大和北大來的博士生,「如今走了95%」。走的原因一是當老師太累,二是薪資大幅度下降。

在社群媒體小紅書上搜索「深圳教師辭職」,可發現許多離職貼文。

對於那些還留在教師崗位的深圳老師,在意識到老師這個工作比預期還要繁雜後,逐漸調整心態。微信公眾號「卡拉與小夥伴」文章訪談幾名畢業於名校且還留在深圳的教師,談他們的心聲。

其中,田老師是計算機系碩士,被阿里巴巴、華為等大公司錄用。但他當時被到北京招聘教師的深圳某校長口才吸引決定到深圳教書。這名校長說:「來深圳當老師能有30多萬,大廠也就多幾萬,還996…程序員(程式設計師)一般到35歲就有中年危機,我們就完全沒有這個危機。」

田老師很快就遭遇了降薪,但他對教師這份職業慢慢做出興趣,他認為「既然走上這條路了,就慢慢往前走吧」,並坦言計算機專業的技能幾年沒碰,已有些陌生,「要回計算機或互聯網,簡歷已花了,應該也是比較難」。

另一名女老師說自己「從來沒有領過高薪」,入職那一年就遇到降薪,現在教師的薪資,「就是一個很平均的吃大鍋飯的東西,待遇上基本不會有激勵,靠榮譽來激勵」。她也想回到河南老家當個老師,但聽說當地月薪只有4、5000元,不如就留在深圳。

她並表示,教師這份職業「工作時間特別長,學校事兒特別多,學生比想像中難管」。

另一名在深圳教書的陳老師說自己的體會:做老師需要能受得了委屈,能接受別人在不了解你工作的情況下對你指責,能接受工作和生活大部分的時候沒有辦法剝離開。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品保批年代旅遊演很大 籲承接業者不得重複收費
下一篇
百度衝刺 AI 投資文生視頻 董座李彥宏透露文心一言今年將貢獻營收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