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反送中改變香港政局 泛民主派不歸邊難立足

本文共2124字

中央社 中央社

國安法以來專題之二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1日特稿)香港民主黨前主席楊森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希望北京方面可以寬待香港,並降低選舉門檻。不過,有人覺得,這個期待似乎「來晚了」,香港政局已徹底改變,一去不復返。

明報早前刊登了對楊森的專訪,他大致說,香港既然已經「止暴制亂」,北京方面就應該放寬對港的態度,讓香港重回2019年前相對開放多元的環境;他同時期望北京中央降低選舉的參選門檻。

推薦

楊森是香港泛民主派的元老級人物,80年代參政,當時與其他人組成問政團體匯點;90年代,他加入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其後港同盟與匯點合併,成為日後的民主黨。

楊森自80年代起就爭取民主,目標與泛民一致,就是行政長官(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由普選產生。

香港主權移交25年來,泛民與北京中央就普選問題一向「談談打打」,既有碰撞,也有妥協。儘管未能獲得完全普選,但還是有所進展,至少在2019年之前,泛民除了在立法會擁有否決權的關鍵性議席外,在選舉特首方面也處於關鍵少數地位。

不過,2019年中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後,一切都改變了,香港政局有了新的遊戲規則,泛民不認同這個規則,就無立足之地。

「反送中」是香港歷來規模最龐大的一場政治運動,在長達約一年的示威中,動輒有數以十萬計市民參加;這場運動起初只是反對政府修改遣送逃犯條例,以及爭取民主普選,後來卻有人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又夾雜了「港獨」主張,令運動變得複雜和敏感。

「反送中」令北京中央全面介入香港事務,首先要求港府「止暴制亂」,接著提出落實「愛國者治港」方針。

從上世紀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問題時,北京方面已無數次表達類似「愛國者治港」的說法,但這次卻有實際行動,先後透過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訂定港區國安法及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

這也是香港回歸以來,北京方面正式為參政者劃下紅線,也令其與泛民的關係走向破裂,放棄了與泛民歷來「談談打打」的懷柔政策,直接主導香港政局。

港區國安法將香港基本法第23條中的分裂國家罪、恐怖活動罪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納入其中,並訂定具體罰則。

所謂的完善選舉制度,是改變特首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前者把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委員由1200人增至1500人,後者議席由70人增加到90人。

1500名選委由5個不同界別的代表組成,有些界別由選舉產生,有些界別屬於當然委員,比如第五界別為港區人大代表、港區政協及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代表。換言之,這個界別委員牢牢掌握在北京手中。

按照新的選舉制度,任何人要成為特首參選人,必須獲得每個界別不少於15人提名。

在立法會選舉方面,過去的70個議席中,一半由一人一票選出,但增加到90席後,直選議席減少至20席,其餘40席由選委提名及選出,30席由不同行業的界別選民選出。

對於泛民來說,影響更大的是完善選舉制度在本地立法後,成立了資格審查委員會,專責審查並確認特首、立法會等候選人的資格,包括是否遵守基本法、效忠香港等。

在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之下,任何人有意在港參選而進入政府管治架構,必須符合北京方面的「愛國者」定義,比如遵守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以及維護國家主權等。

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於1984年會見香港工商界代表時,曾解釋北京對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想法,當中提到,「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

有人說,在鄧小平發表有關談話的36年後,港區國安法終於成為所謂的「愛國者主體」的法理依據;在新的選舉模式下,去年立法會選舉產生的90名議員,也成為鄧小平所說的「愛國者主體」。

其實,按照北京方面的設計,這個法理界線早已存在於基本法第23條,只是香港回歸以來,港府一直未能就此進行立法。

2003年,港府本要進行23條立法,但同年7月1日,有50萬人響應泛民號召上街遊行,抗議政府進行相關立法,而這也迫使北京方面讓步,時任特首董建華終止立法。

但誰都沒想到,「反送中」運動促使北京方面直接行使其所謂的中央權力,訂定港區國安法,把23條部分罪行納入其中。

在國安法之下,泛民此前的許多主張或言行,比如推翻中共政權、「光復香港」主張等,都有可能觸犯法律,因此無法參選。

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前後,當局也依法逮捕了大批泛民核心成員,包括黎智英、黃之鋒、戴耀廷、胡志偉、何俊仁、楊岳橋、李卓人和毛孟靜等人,他們所屬的政治團體也先後宣布解散,包括民間人權陣線、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眾志、教育專業人員協會、職工會聯盟,以及多個主張「港獨」的團體。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隨著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和新選舉制度的推行,香港已進入「愛國者治港」時代,任何不符合要求的,難以進入權力架構,這無疑成為泛民組織的「死亡證」。

現有行政會議成員和立法會議員中,有個別議員過去曾屬於泛民陣營,前者有湯家驊,後者有狄志遠,但早於港區國安法訂定前,他們已經與泛民撇清關係,走中間路線,遵守基本法,效忠香港,更不可能會危害國家安全,被視為「忠誠的反對派」。

從湯家驊和狄志遠的例子看,有人認為,包括泛民在內的各黨派或個別人士,未來若想參政或透過參選進入權力架構,成為「忠誠反對派」似乎是唯一途徑。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中共新增7名「台獨清單」,陸媒詳述他們「做過的事」
下一篇
大陸房企資金吃緊 有救了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