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威海警方:「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失蹤兒已死

本文共965字

中央社 台北21日電

陸媒日前報導岳姓男子赴京打工尋子因而感染COVID-19,引發輿論同情關注。山東省威海市公安局今日通報,去年榮成市公安發現一具遺體經DNA比對證實是岳男的兒子,但岳姓夫婦不接受。

中國新聞週刊日前報導,在北京朝陽區居住的COVID-19無症狀感染者岳姓男子,本來在山東威海捕魚船做船員。2020年其兒子走失,因兒子曾在北京做幫廚,他便來到北京尋子,輾轉在20多個不同地點打零工,多日在淩晨工作,因此被稱為「流調(疫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推薦

這篇報導引發廣大網友同情關注,並批評警方推諉卸責。對此,威海市公安局20日表示,正開展核實處置,結果將透過官方發布。山東省公安廳也稱,高度關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

威海市公安局今日在微信公眾號通報,2020年8月12日,榮成市公安機構接到岳男的妻子報案,指在當地打工的19歲兒子岳某全在當日失縱。公安局透過調取監控、軌跡追蹤、走訪調查及發布尋人啟事等方式調查,未發現失蹤者下落。

2020年8月26日,榮成市公安局在當地水塘發現一具高度腐爛的男性遺體,因現場沒有犯罪事實存在,不符合立案要求。

通報並稱,榮成市公安局採集岳姓男子夫婦血液與遺體進行DNA比對,並經威海市公安局覆核,證實遺體是岳某全。但岳姓夫婦不接受鑑定結果,遺體仍存放在當地殯儀館未火化。

通報還稱,2021年來,岳姓男子多次到上級部門提出尋人訴求,公安機構多次進行安撫,但他們不接受。

不過,根據中國新聞周刊日前的報導,岳姓男子表示曾到派出所報警,希望警方定位他兒子手機、調監控找人,警方以兒子是成年人為由不願定位;再過兩三天,其子的手機就沒電關機了。至於調閱監控,警方說只管車,不管人,也不給調。事情過了3個月才立案。

岳姓男子曾到威海市公安局反映此事,威海市公安局把這個案子又推回榮成市公安局;他又到山東省公安廳也沒結果,其後去北京尋子。

岳姓男子並稱,2021年10月,當局要他去榮成市立第二醫院認屍,派出所曾說不是他的兒子;但他一上訪,為了結案就說是他的兒子。

港媒香港01今日報導,關鍵詞「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在微博已被刪除。有網友感嘆,一覺醒來「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話題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是根據什麼法律法規來處理。

另有網友說,以後流調發布很可能會有變化,細節部分可能都要省掉,免得被人做文章。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重慶限電長達11天 浙江、江蘇部分廠區斷電
下一篇
中國救少子化倡減少墮胎 公益組織憂遭濫用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