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中心
  • 訂閱管理
  • 常見問題
  • 登出

北京疫調尋子父親 意外扯出山東警方推諉卸責

本文共918字

中央社 台北20日電

中國北京市日前因為疫調,發現一名為了尋子從山東來到北京打工的無症狀感染者,他除了生活艱辛引發同情,還控訴有關部門在尋找失蹤人口上推諉卸責。山東威海公安局正調查此事。

北京當局在19日公布一名住在朝陽區石各莊村的COVID-19無症狀感染者,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其活動軌跡顯示,從1月1日至18日,他的工作範圍就跨越北京多區,輾轉了20多個不同的地點打零工,且有多日是在淩晨工作,因此被稱為「流調(疫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

推薦

中國新聞週刊昨天發布報導,指這名岳姓感染者1978年出生,本來在山東威海捕魚船做船員。2020年8月,他當時19歲的大兒子走失,因兒子曾在北京做過幫廚,他就來北京尋子,妻子和小兒子則留在威海,他還有生活無法自理的父母,一家六口靠他賺錢餬口。

在來到北京之前,為了找兒子,他已經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到了地方,我就在銀行的ATM機睡,天氣熱,蚊子又多。沒有錢,我就在當地打工,賺夠錢了,就去其他城市。」

由於北京市區白天限制工程車輛通行,他就在淩晨出發,做搬運水泥砂石的體力工作,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

據岳姓感染者說,兒子走失時是在食品廠工作,當天身體不舒服說要回家,後來在汽車站走丟。

岳姓男子在當地派出所報警,希望警方定位他兒子手機、調監控找人,警方以他是成年人為由不定位,再過兩三天,其子的手機就沒電關機了;至於調監控,警方說只管車,不管人,也不給調。事情過了3個月才立案。

疫調顯示,岳姓感染者17日去郵局寄信。他說,自己寄的是上訪信。

他曾到威海市公安局反映此事,威海市公安局把這個案子又推回榮成市公安局。他又到山東省公安廳,又到北京。「我認為,在我兒子剛走丟的那幾天裡,要是給定位的話,就找到了。當時,我老婆在派出所門口哭了兩天,他們置之不理,所長說話還很難聽。」

去年10月,當局要他去榮成市立第二醫院認屍,「這個死屍剛被發現的時候,我就問過派出所,他們說不是我的兒子。我一上訪,他們為了結案,就說是我的兒子。」

這篇報導在網上引發許多回響,根據法治日報,威海市公安局今天表示,正在對此事開展核實處置,核實處置結果將通過官方發布。山東省公安廳高度關注此事,正督促威海市局加快核查。

※ 歡迎用「轉貼」或「分享」的方式轉傳文章連結;未經授權,請勿複製轉貼文章內容

延伸閱讀

上一篇
三亞爆疫情 一張機票5萬也飛不走 8萬遊客慘遭滯留
下一篇
大陸外匯存底反轉 小幅回升

相關

熱門

看更多

看更多

留言

完成

成功收藏,前往會員中心查看!